返回列表頁

  • 壹電視總經理陳守國在臉書上的個人意見,是至今在媒體上發表過最接近「正晶限時批」被封口事實的一篇文章,相似度高達92%(不是9.2%),至於那8%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我必須感謝練董,讓好一陣子對公共事務失望,差點隱居到保護區成為上文下正的我,有一個舞台。在這之前,我是一個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學、趕才藝班、倒垃圾、和印傭一起做家事,學得一口標準印尼話的回收大叔。

    我必須感謝練董,在我主持「正晶限時批」的225天當中的前222天,我左酸右損,不知得罪了多少權貴,練董還真有種,一句關説都沒有,或許是在節目中聽到我説「不關説講一遍,關説講三遍」;只可惜這一切的一切,在最後三天變了調。而這次的封口令,著實讓我領受到慈濟的「念力」有多強。

    我必須感謝練董,台灣的媒體老闆只剩三種:(1)親中消音派(2)黨徽消音派(3)鈔票消音派。他只符合第三種,這已經好過其他95%的老闆了,其他大多是三種都有;但即便屬於第三種,他在慈濟事件之前也不曾干預過言論尺度。

    但是,但是,我必須説,現在媒體的老闆,大都缺乏人文素養和信念,少有例外。每一個員工,就算李白來上班,都只是個隨時可以取代的棋子。以這次的封口令為例,中國時報的創辦人余紀忠是個為黨國服務了一輩子的報老闆,但他要壓重大新聞抽稿子,會不惜追到記者家中,苦口婆心的說服你;而這次的封口令,卻是練董叫甲告訴乙轉給丙,在錄影帶前十分鐘傳到我耳朶,是「慈濟一個字也不能再提」,我聽了,躱到攝影棚的角落,落下了眼涙。

    我承認,我的閃辭「正晶限時批」,重甩了練董一個巴掌,重創了壹電視的形象,不太厚道。其實,就台灣目前電視圈的生態,壹電視算是模範生了;打了模範生一個耳光,或許下手過重了,但是也許可以讓其他劣等生意識到,粗暴地壓制新聞自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彭文正跳出來。欠練董個人的一份情,終有一天會找機會像馮諼回報孟嘗君一樣加倍奉還。

    我還想發聲,因為不公不義的事還沒完沒了,離開壹電視算不算違約?練董會不會告我?教育部會不會秋後?我想不了那麼多,封口到滅口之間的時間可能在彈指之間,我只想在天黑以前趕快點燃蠟燭。

    但是我再踏入媒體發聲,我會第一個問:老闆是誰?怕不怕死?有沒有在中國投資?

    看來恐怕我得開一個新節目,叫「正晶吃自己,自己吃正晶」。

    原文刊登於:彭文正臉書

    延伸閱讀:

    壹電視老總陳守國臉書:慈濟確實曾訪壹電視董座練台生

    壹電視老總坦承慈濟上週拜會練董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貧富歧視的臺北高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誰下軍令要林輝煌羅織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