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如果不是有人建議要把社會宅和一般住戶用圍牆隔開,我們恐怕不會知道原來台灣距離文明那麼遙遠。 

    我們讀過馬丁路德金恩的故事,我們知道南非種族隔離的歷史,但是我們始終以為那是上個世紀的事,是書本裡的歷史,我們以為那些人用血汗換來的平等,已經成為我們這一輩血液裡的基因,但那畢竟是種族之間的歧視,現在台灣活生生上演的,非關種族、非關性別、非關年齡,而是貧富! 

    因為你買不起房子,所以我要用圍牆與你隔離。因為你買不起房子,所以你住進來會影響我的房價。因為你買不起房子,所以要住進社區前你得是無前科的良民。因為你買不起房子,所以我歧視你。 

    不要問我當初存了多少年才買了這棟房子,不要問當我是年輕人的時候有沒有窮過,不要問我當年也是無殼蝸牛時有沒有歧視過我自己,總之,你現在比我窮,所以我歧視你。 

    這些人用收入、財富當做評斷別人價值甚或品格的標準,於是有人問:那住帝寶的理應是人中龍鳳,怎麼會變成犯罪率最高的一棟集合住宅呢?而建議用圍牆隔開社會宅的新北市美河市居民,是不是又該被台北市民集體歧視呢?如果這樣一層一層的歧視,全台灣應該要築起多少座高牆呢?提出蓋圍牆建議的人,你又該被台灣多少人歧視呢? 

    當然,想出這種建議的畢竟是少數,但當這些聲音出現,每個人都該毛骨悚然,今天可以因為財富的多寡而對立,明天呢?會不會因為省籍、性別、年齡、膚色、或是天生的一切而對立? 

    你買房子的時候有沒有被要求看良民證?你買房子的時候有沒有權力要求你的鄰居把房子租給什麼樣的房客?你買房子的時候只准房價漲,跌了還要市政府賠償,漲了歸自己跌了算別人,你有沒有一點羞恥心? 

    我們到底留給這一代或下一代年輕人什麼?一個債台高築的國家、一個寅吃卯糧的年金制度、一個被破壞殆盡的山林,現在還要加碼留給他們一個處處高牆的社會和貧富歧視的價值? 

    柯文哲認真面對自己居住正義的競選承諾,拚命想辦法找地找房提高供給,不管你有沒有投票給他,都該為他鼓掌,不為自己,而是為了下一代的台灣。

    原文刊登於:台灣 處處是高牆 (王時齊)


    公平正義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正晶限時批被打壓封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正晶限時吃自己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