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社會民主黨召開籌組說明會,提出的政策主張彰顯創黨精神及其理念立場。對這個新黨而言,2016年選舉,他們只要公民,不要選民,而且只要5%就夠了。 

    台灣很快就會有一個社會民主黨了。之所以這麼說是有意義的,畢竟在台灣的政黨政治裡面,左派的聲音與力量是非常薄弱。目前兩個主要的政黨,大概只有大右派與小右派的差別而已。

    這個即將成立的新政黨於日前召開了籌組說明會,他們開門見山地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政策主張,這些主張彰顯了她(他)們創黨的精神,也落實了他們政黨的理念及立場。

    一言一行透露出來「現實感」

    這個出場令人印象深刻,無疑地,它讓人感受到這一群知識分子的用心。他們的起心動念令人尊敬,坦白令人激賞,他們是真正有在思考這個國家的一群人。 

    不過,如果要問我,當天的說明會最令我激賞的是什麼?我的答案可能會是,他們的一言一行之中所透露出來的「現實感」。說得更具體一點,我對於他們如此熟悉政治運作的邏輯感到驚艷,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且,他們也知道自己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中可以達成什麼。 

    簡單的說,這就是一場小黨的籌組說明會。他們只想過五%的政黨門檻,只需要五%的選票,所以他們就直接跟那五%的選民講話了。 

    這就是我所說的「現實感」。如果仔細檢視他們所提出來的「五支箭」,我的論點將會得到更清楚的印證。

    五支箭中的第一支,他們鎖定提高薪資。根據他們的主張,提高薪資的第一個辦法就是修改《公司法》。他們認為應該要在法律中明文規範,二%的盈餘為員工積金,且這一筆積金將由員工來決定使用方式。 

    無疑地,這是一個創舉,印象中全世界好像也沒有任何資本主義國家有過這樣子的硬性規定。可以想像,台灣的老闆們絕對會跳起來反對。同時,國民黨與民進黨的立院黨團會表態支持這項主張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

    政治光譜極左的主張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從禁止派遣工作這一項主張中看得出來。這也是一個創舉,而且是一項風險很大的創舉。它牽涉到數以萬計的派遣工的薪資,同時也牽涉到數以萬計的老闆們的利益。 

    當前社會經濟疲弱與勞動型態的多樣性,是派遣工出現的結構性因素,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所有的執政黨都知道派遣工被剝削,不過,他們很少會做出如台灣社民黨這般的斷然措施。 

    我相信,社民黨這些學者們一定知道,禁止派遣工在立法院絕對不會通過,它不僅會讓資方跳腳,同時也很有可能會導致黑工現象增加,實際工作機會減少等非預期性結果。不過,由於他們壓根就沒想要成為執政黨,所以,他們大可以放心地在現階段去提這種光譜左端的斷然措施。 

    另外一個光譜非常左端的主張出現在他們的另外一支箭上頭。在「財團富人增稅」這個範疇下,社民黨主張,廢除自由經濟示範區與廢除產業優惠制度。前者的特別條例現在卡在立法院,而後者則是從幾十年前就一直以各種形式實行在台灣。 

    不管是自由經濟貿易區或是產業優惠制度,某種程度來說,都是政府在為資方創造更有利的投資環境,都是政府在利用公共資源替資方降低成本。 

    表面上看起來,這似乎是在圖利財團與資本家。不過,這種陰謀論其實也不是完全正確,因為,多數的政府之所以願意這樣做,是希望這些產業能創造工作機會以及相關收入來做為「回報」。這大概也解釋了為什麼全世界這麼多政府會對自由貿易區如此樂此不疲的原因,他們其實沒有更好的方法。 

    台灣如果不發展自由貿易區會立刻亡國嗎?答案是否定的。一個公司設在工業區、科學園區,或是自經區,當然對其營收有至大的影響,不過,對於整體國家而言,應該不至於會出現立即性的危險。 

    不過,廢除產業優惠制度則不同了,因為這會對台灣目前的產業結構產生立即性的巨大衝擊。台灣的經濟能否撐過這衝擊不得而知,所以,目前國內兩個可能執政的政黨應該都不會做出如此斷然之作為。理由很簡單,它們必須為國家的整體經濟負責。當然,極左派的學者對這種論點會嗤之以鼻,他們認為,取消了政府的補助,這些大企業仍然會有營收。 

    只和自己的選民對話

    在這裡,我們就看出了小黨跟大黨的差別。前者在光譜的極端,所以他們思考的對象是部分選民;而大黨,尤其是有執政經驗的大黨,他們思考的對象是整體選民。如果他們要贏得政權,他們別無選擇會採取較為溫和與中間的路線,比如說,減少優惠而不是廢除優惠制度。 

    經過上面的陳述,於是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社會民主黨的發起人范雲在回答記者關於第三勢力整合的問題時,她會說,問這些問題的人「都還是選民心態不是公民心態」。答案很清楚,2016年的選舉,他們只要公民,不要選民,而且只要5%就夠了。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兩國一制的體制穹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段「大中華膠」的煉成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