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近日網路上瘋傳著中國前央視調查記者、主持人柴靜的自費紀錄片《穹頂之下》,片中血淋淋地呈現了中國追求現代化與工業產值背後付出的巨大代價。雖仍帶來引用數據是否有效、缺乏對政府的批判等爭議,柴靜本身也有爭議性,然而正因她以一個非環境專業的普通母親身份提問尋答,更貼近大眾。這份挾著她的高知名度做出的深度報導,可望加快中國環境問題的改善。

    20126月,我赴美前偷得空閒去了趟北京。身歷其境才知霧霾的可怕,北京街道的能見度低,尤其在無風的日子,下個街口的號誌都看不清楚。從北京市區搭巴士前往市郊皮村的路上,少了密佈的高樓,更見識到周遭天空灰暗的程度。當時北京尚未禁止新建高污染工廠,市郊廠區黑煙白煙瀰漫,巴士上的工人們臉上大多灰撲撲的。在北京待了幾天,我開始感到呼吸道不適,忍不住問那裡的朋友:「你們怎麼忍受得了這樣的空氣?」她苦笑說沒辦法,要工作,不然早想逃離首都。

    我當時不禁心想:長年住在這裡會死人的。而事實果然如此。除去其他污染,中國單單空污就造成每年數以萬計的死亡,2014年一份北京清華大學的研究報告更指出,高度依賴燃煤的發電空污,在一年內已使67萬人喪命柴靜在《穹頂之下》亦談及這些恐怖的後果:肺癌、心血管阻塞、各種慢性阻塞型肺病,以及中風。中國菸民很多,想想竟覺悲哀,抽點菸大概也無妨,因為在中國大城市,不抽照樣容易得肺癌吧。

    常聽人抱怨中國河北地區的霧霾害我們台灣空氣也變差了,這是事實,懸浮微粒確實會漂洋過海、大舉入侵,但台灣自己土地上製造的污染,又在安全範圍內嗎?單憑嗅覺,我們或許難以判斷。呼吸的感覺是比較出來的,平時沒感覺,但每次在花蓮待幾天返回臺北,我都會聞到空氣夾雜令人不悅的味道,汽車廢氣、餐廳油煙、工地四散的粉塵。今年初有次和友人騎車路經高雄鳳山一帶,沿路都是化工廠,強烈的刺鼻氣味甚至令我無法呼吸。

    而身為中部人,最感憤怒的便是中彰投地區林立的工廠不但許多緊鄰農地,假日沒有環保局取締時,從公路上就能看到一支支大煙囪嘩啦嘩啦地排著煙。記得去年底網路上流傳一張由台灣零時政府(g0v.tw)觀察空污監測系統動態發現的「入夜後南投上空驚見大黑丸」嗎?黑色便是懸浮微粒濃度破表、達到10級,秋冬在東北季風吹拂下,西部尤其容易空污超標,晚上7點後,12月底曾一連三天從南投到台南都超過100μg/m³,高雄左營更曾出現高達160的濃度。而年均標準值?WHO建議10以下,台灣規定15以下。因此驚懼於中國空污前,該先想想我們是否曾正視、嚴查台灣的污染源。

    中部市郊那些偷排的煙囪,比起六輕,或許都不算什麼。龐大的六輕帝國南北兩端的雲林與彰化鄉鎮裡,人們切實感受著六輕帶來的污染,卻不得一窺高牆後的秘密,而六輕永遠強調一切「符合標準」。我的同事鐘聖雄與攝影師許震唐拍攝彰化大城鄉台西村的《南風》一書,便詳實地記錄了當地農民、漁民在台塑六輕廠污染下的掙扎。曾經,他們有海可漁、有田可耕,但自從六輕設廠,每當夏天的南風吹來,挾帶酸臭刺鼻的氣味,漁獲逐漸消失、西瓜不結果,生養人們的土地河海枯萎,而村民接連罹癌。位於六輕北側的大城鄉,是全台罹癌率最高的鄉鎮。


    (許震唐攝影:彰化縣最西南角大城鄉台西村六輕
    與台塑六輕的
    398隻煙囪傍著濁水溪互望)

    而最臨近廠區的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體內驗出比附近其他學校學生高出近兩倍的氯乙烯(VCM)代謝物「硫代二乙酸」,為第一級致癌物,不得不閉校、遷回橋頭國小本校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切現象與數據都指向六輕環境污染,更發生數次工安意外,政府卻總是縱容,設備與污染總量的黑數始終難以掌握。

    柴靜紀錄片中,環境單位主管提到河北鋼鐵廠「取締不了」,除了因為多數是沒有經過審批的「黑戶」,更因為這些工廠帶來就業。但這樣的就業機會是否得不償失?據學者統計,台灣石化業人口約33千人,然而這些工廠同樣帶來上萬農漁民的失業;光是六輕二氧化碳排放量就佔全國總數的18%,但全國石化業加起來貢獻GDP不超過4%。這些甚至都還沒計入它們排放的有毒物污染帶來的環境成本,以及如去年高雄氣爆那樣慘烈的生命財產傷害。更別說我們仍在納稅幫工業用電補貼,電價給全民付、污染給全民擔,環境的傷害是長遠的,這種債留子孫的產業政策,若再不改變,只是殺雞取卵,無益於長期經濟發展,更有損公眾健康。

    隨著中國產業發展方針調整、開始制訂污染相關規範,不少高污染工業遷至越南,而亞洲另一個開發中大國印度,也已嚐到污染之苦果。相連的天空下,國家該做的,不是把高污染產業往別國推,而是研發及推動替代方案。除了發展綠能以減少化石燃料使用和廢止高風險的核能,我們習以為常的資源濫用也需要調整——現代化生活伴隨著過多不必要的浪費,更完善的回收再利用、重複使用減緩器物消耗、多乘大眾運輸等等,都在全球人口壓力愈發沉重的今天不可避免。

    中國小女孩說著沒見過星星的模樣令人心痛,然而天空沒有疆界,我們都活在同一座穹頂之下,空氣污染是全球問題。北美上個冬天酷寒,北極氣旋南下和4月降雪使北方城市的人們叫苦連天,而根據德州農工大學師生20141月發表於《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的研究,來自以中國為首的亞洲開發中國家排放的大量懸浮微粒,也就是PM2.5,竟是主因。升入大氣的懸浮微粒影響雲層的形成,進而影響氣旋,是全球氣候變遷的重要禍因。

    現代文明帶來的大量懸浮微粒已經改變了大氣運行的邏輯,而災害與之息息相關。我們很難不注意到,天災的規模正在加劇。冬季北國暴風雪成災,夏季熱帶氣旋形態也益加難測,2012年珊迪颶風竟能一路往北爬到紐約、造成慘重傷亡;更莫忘6年前的八八風災,中度颱風莫拉克帶來前所未見的超大降雨量,奪走台灣約700條人命。

    《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裡,人類面臨地球環境徹底崩壞,僅存可生長的作物玉米(玉米確實是地表最頑強的高能量轉換力作物)也即將遭疾病蔓延,而頻繁的沙塵暴遮掩了天空。現今的人類,或許離那樣的末日光景不若想像中的遠。

    中國高官鉅富之中,許多將子女送到海外,或輕易就能移居;而台灣的高官與富人們也不遑多讓。環境問題就是階級問題,第一線受害的永遠是最貧窮、最沒能力遠走他鄉的底層百姓,而這或許也是為何明擺著污染事實,政府的作為卻太過有限。資產豐厚者或許逃得了肺癌、心血管疾病和黑心食品,但氣候變遷是不分國度的。在環境污染直接殺害前線無路可退的人們之後,它加劇了氣候變遷,而氣候變遷帶來的天災和生態浩劫,在同一座穹頂之下,終將逐漸一視同仁地覆蓋每一個人。

    原文刊登於:在同一座穹頂之下 (劉美妤)

    延伸閱讀:

    1. 環境資訊中心系列報導:《自從六輕來了

    2.《南風》攝影展目前在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3/15起也將在台北寶藏巖展出,台西村民將帶來「證言劇場」。 


    公平正義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內建台獨更重要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前人生命記憶的疏隔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