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28紀念日,柯P表現顛覆不少人的思維,但他代表的不是行政階級觀的小市長,而是政治受難者與一般人民,即「沒有階級觀」的人民立場。所以,拒絕與階級體系的馬大總統握手,可以理解。

    以往很少人討論「權力機關與人民的關係定位與衝突」,更沒有注意到台灣的司法定格,可能是舊時代的判官矮化地位,與法治國家第三權的獨立性司法定位,全然有異。台灣雖然解嚴,但舊司法系統仍存「階級思維」,且嚴重遺傳為「官僚主義」,甚或有的因而有裁量恣意,影響到是非判斷,並因不正常的裁判,戕害人民的權利

    搞地溝餿水油者、日月光污染河川土地者,造成全民撻伐,但刑事司法,竟可只當「輕罪」處置。大寮事件與黃世銘案、劉政池案,更彰顯司法「自我定位」的偏差、乖離,惹出諸多脫離民意或真實發見的疑慮。此外,對於聯合開發弊案、金控合併弊案、BOT弊案,公權力強徵民地案,應屬嚴重鉅型貪瀆與鉅型經濟犯罪,卻讓行為人可有巧門規避,有些司法坐視不顧或從輕處理,所謂「刑不上財團」,恐為當今人民對司法刻板印象,也恐是造成渠等為1%的財團利益捍衛者的污名格局。

    法治國家的核心價值,在於「是非」(司法);而不在於「利益」(經濟)。司法應該是民主的象徵,而不是權力者的捍衛機器。

    但在此地,以行政法院為例,大部分顯然不符「法治國家的法院定位」。而刑事法院,在捍衛人權案例,亦顯然不明顯,不乏落人話柄的裁判。所以,難以正視聽,難獲人民愛戴。

    固然,司法人員中也有為數不少的理想人物,良心善者,但在此「階級封閉體系」中,不敢發聲,沒有振聾發聵功能,而「沉默」,則正是腐化的主力因子。台灣的正面司法人雖有些微個人的進步,但被負面司法人拖累,導致整體定位,仍與「獨立性的司法」扞格不入。

    在法治國家的「獨立性司法」,是「定位」站在行政權以外的「外部人立場」,所以,永遠以「公正、獨立、是非」的判斷,為其職志。裁判者的定位,其與「官員」性質,截然不同。但在台灣,卻被定位為法「官」、檢察「官」,如此一來,渠等難免就陷入「兩難困惑」,究竟是裁判者、公正訴追者;抑或是「官員」?前者是外部人定位,後者是內部人定位。

    尤其,行政法院法官,顯現困擾的定位,究竟是維護行政的官員機關,抑或是維護人民利益的裁判?如果是後者,為何渠等往往不依據證據法則判人民勝訴,仍然用模糊的論點,判官方贏?!為何不能突破此「官僚體系」束縛?在於其被舊官僚系統慣性綑綁所致。

    此外,對於財團為一造者,不論何種法院,似乎不乏常有轉彎的奇特判決出現?愛好稱「官」,與第三權不符,倘若能夠「去官」化,將之定位在於「外部人的權利維護者」,才會有朝向「真正的獨立性」的司法的可能

    台灣的改革阻力,在於認同舊系統「階級觀」心態作祟尤其是被「對人不對事」的階級利益所操控。這在軍隊、黑道著稱,有階級觀就沒有獨立性,蓋二者互斥。

    司法站在人民立場,就沒有階級可言;但司法若被納入官僚體系,她的首長(司法院長、及各級長官),就要被納入階級評等,其派下員,亦然。以前被當做「皇后」,現在則可能是捍衛行政的衛隊。當司法和官僚越發靠近,即越進入官僚體系者,就顯然越發離開人民越遠。這就是「階級司法」,沒有獨立性的司法,也就是教父電影中的幫派階級。

    有問題的司法人,往往與黑心官員、黑心商人之間,具有3C的密切關係,即:Cronyism(內線人親朋黨屬),Conspiracy(勾串共謀,壟斷)及Corruption(貪瀆)的圈子利益共同關係,這也是階級關係(恩威庇從)的同一性。如果用這點觀察,就可以瞭解台灣司法的主要病症正是在此。

    司法改革,如果不切入此核心的3C病症,顯然只會虛幻改革,是偽改革。

    原文刊登於:司法人不該稱官 (陳志龍)


    公民意識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霧霾調查––穹頂之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內建台獨更重要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