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後藤生前最後一本著作《比起鑽石,更希望得到和平》講述非洲娃娃兵和其他戰亂地區兒童的著作。

     

    今天早上還在沉睡中的時候,室友突然進來跟我說:「後藤被殺了,我心裡沉了一下,有點難過,想睡個回籠覺,卻怎麼也沒睡著,我的室友在榻榻米上坐了一會兒說:「真的挺難過的。我想今天的東京肯定又有大遊行了。 

    NHK還在播後藤的紀錄片,這幾天日本人逐漸的開始尊敬起這個大叔,不僅是日本人,最近連我們這些在日留學生,每天都在為後藤捏一把汗,我還是忘不了他在被綁架之前的最後映射裡對著鏡頭義憤填膺的說出了:「我真是想問問IS這群人,到底想對無辜的敘利亞平民做什麼!?。這看似孩子氣般卻充滿正義感的一句話,卻是一個大叔勇敢的一生。 

    後藤健二48歲,標準的基督徒,自由撰稿人,紀錄片導演(基本是自費),戰地記者,慈善家。這個大叔家境不錯,卻經常出入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在沒被綁架之前,就一直在中東地區活動,包括阿富汗、約旦、科索沃、伊拉克、敘利亞都是他的活動區域,而他的報導基本都是圍繞戰亂地區的兒童問題。在早年接受富士電視臺採訪時,記者問他為什麼經常出入這些危險場所,他說道:「我就是想讓大家知道,作為發達國家的日本,大多數孩子都是衣食無憂,幸福快樂成長,而你們無法想像在世界的另一邊,一群孩子在經歷煉獄般的生活,我想讓大家多關注這些孩子,多幫助這些孩子。,從他的言行和作為來看,後藤真的是個過於理想主義的大叔,但這不能說他傻,後藤經歷過戰火,知道戰場的危險性,所以他每次出訪,必定是寫好遺言,或是拍攝視頻,告訴家人這都是自願的,一切責任都有自己承擔,對於一個職業的記者來說,這也是應有的素養 

    理想主義者都熱愛生活,並帶有一顆聖人般的心。他們出生於安樂窩,卻懂得世界的陰暗,同樣的,南美那個不羈的革命家格瓦拉,是我喜歡的為數不多的共產黨人,作為一個較為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生長的孩子,他自然懂得物質生活的美好,但經過環游南美,也深切的懂得了窮苦大眾的磨難,我相信當20歲出頭的他望著秘魯的麻風村病人時留下的眼淚,是一個真正的理想主義者的眼淚,當大多數的無產階級革命家都當上了共產主義皇帝的時候,格瓦拉卻還在玻利維亞的深山老林裡打遊擊。我不知道他最後有沒有說出過「不要開槍,我是格瓦拉這句話,但這麼多年的戰鬥生涯,他已經證明了自己,他在知道前途艱險的情況下仍然向理想發起衝擊,同樣的,我不知道格瓦拉到處輸出革命的行為正不正確,也不知道如今這位後藤健二的努力能不能得到實際的效果,但他們為他人奮鬥的精神不容置疑,而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便是今次同樣作為人質被殺害的湯川遙菜 

    中二病(ちゅうにびょう)與理想主義者的區別,就是對於目標,有太多的轉折性,他們總是把沒實現價值想的過於輕鬆,並對自己將要面對的危險認識不足,他們總是為了得到些關注而做著愚蠢而又莽撞的舉動。先前被殺害的湯川遙菜,就是個經典的例子,本身就是個厭世者,從2008年開始就無固定收入,人際關係惡劣,離婚後三次自宮,做女性化的整形,因為受了電子遊戲的影響,幻想成為雇傭兵,然而當他真的被恐怖分子俘虜時,在視頻裡哭得像個孩子。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確定自己為什麼要去敘利亞,連目標都不知道就這樣不明不白死了,很閑可笑,同樣的,歐美一些年輕人,看了幾部ISIS的視頻,覺得很有範兒,就輕易加入了恐怖組織,可真到了那裡,他們或成為炮灰,或成為用人,想逃回的,都被自己人斃了。這樣的人可笑但並不可憐。 

    中國人有一個我不太理解的習慣,就是在人死之後,在對其作出評價的時候,都喜歡拋出一句「死者為大作為終結。在今次的湯川後藤相繼被殺後,我看到了其評論欄下充斥著這四個字,我想這連個人怎麼能夠混為一談呢?後來我發現其實國人是充滿了智慧的,這個「死者為大的「大,其實應該由兩種解釋,一個是大傻逼,一個是大英雄。傻逼死了也掩蓋不住他生前是傻逼的事實,而後藤雖然稱不上英雄,卻擁有著崇高的精神,難道就不值得多加讚揚?  

    理想主義者的結局,一般都是悲慘的,格瓦拉被俘後,屍體被損,雙手被砍,死狀淒慘,而後藤健二,更是像牲口一樣被屠宰,身首異處。但這種對他們遺體的侮辱,遮擋不住他們的光輝。只能讓我們更加肯定他們的價值,這便是理想主義者的力量。 

    原文刊登於:理想主義與中二病的區別 (揚卡洛夫)

    延伸閱讀:

    他們的反恐戰 (2015-02-02張翠容)

    記住他最好的方式,是記住他做過的事


    國家靈魂 / 真劍鬥士

       

上一篇:中國帶給亞洲鄰國的痛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還給我們50年前的古蹟真相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