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嶄新世代所面對的世界》

    嶄新世代面對的新世界,比他們父母的更加嚴峻。

    以前,只要好好讀書,就可以找到工作。只要好好工作,就可養家活口買房子。現在失業問題嚴重,房價狂飆,實質薪資倒退,貧富差距愈來愈大。

    以前,只要經濟持續成長,就業機會就源源不絕,社會財富便可分享。現在是「台灣接單,中國生產」GDP不斷成長,創造的就業機會卻都在國外,對台灣毫無好處。因此嶄新世代不再相信「政府幫助財團,財團就會創造就業」的謊言。他們要求政府更公開、更透明,反對官商勾結、利益輸送,主張企業必須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

    以前,企業偷雞摸狗的事不是沒有,但名門大戶不屑為之。現在連老牌的味全,都在生產黑心食品。何以致之?源頭就在政府縱容土地炒作。

    桃園航空城計畫還沒發布時,附近農地每坪三千元,現在已經飆到七萬元。我最近聽一個人說,有棟房子很便宜,「每坪不到一百萬呢」。天哪,十年前,每坪才三十萬。

    以前,獲利10%的生意就可以作,20%30%就算是高利潤。現在炒作土地可以賺取幾十倍的暴利,誰還會正正當當的做生意呢?

    有次報載某房地產業者要求政府紓困,我跟一位朋友說,「應該讓它倒」。這位前財經首長看了我一眼,回答:「可是它倒了,貸款給它的銀行也會倒,全民會遭殃啊」。原來,我們的政府已經被綁架

    可是,德國的房價可以十年不漲,台灣不可能作不到。從三代公務員的家庭變成房地產鉅富,頂新魏家買帝寶豪宅可以向銀行貸款99%,就知道問題何在。

    另外一個原因是,台灣人避談「意識形態」,卻迷信統治者灌輸給他們的意識形態,即所有價格,包括土地與房地產,都應該交由市場決定。這種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流行,已經造成全球性的貧富懸殊。雖然在金融危機之後備受批判,卻仍被台灣的政府與學者,不分藍綠地奉為圭臬。最近朱敬一有篇文章說,我們的財經官員以及畢業於「25年前的經濟學博士….知識都還停留在石器時代。」哀哉!

    但嶄新世代不吃這一套,他們認為所謂意識形態,就是價值觀。在反媒體壟斷、大埔事件、反服貿運動中,他們都把視野提高到價值觀的層次,大力反對新自由主義。

    甲午變天的深層意義是,一個價值觀翻轉的新時代即將開始。因為這次變天而獲勝的柯P以及民進黨,知道嗎?

    《民進黨的價值危機》

    其實民進黨不是沒有價值觀,只是愈來愈模糊。

    民進黨的群眾基礎來自勞工、農民、自營作業者,也就是勞動階級。因此比較能夠體察民情,在在野時就提出福利國、敬老年金、國民年金、勞基法適用白領等政策。執政後又馬上縮短工時,實施就業保險,開辦所有勞工都領得到的退休新制。

    民進黨人常說要恢復創黨精神,講了半天,原來是說「清廉、勤政、愛鄉土」。但那只是從政者的低標。

    應該恢復的是「站在勞工、農民及其他勞動者的立場,建立公平正義社會」的價值觀。

    1999年阿扁競選時,我跟一群朋友合寫了勞動政策白皮書。後來我還擔任勞委會主委陳菊的顧問,協助她落實這些政策。有位學者問我,「阿扁會不會阻撓你們推動這些政策?」我說,「不會啊,他根本不管我們在作什麼」。信不信由你,阿扁可能是民進黨領導者裡頭,最懂得授權的一位。

    阿扁不講價值觀,沒有整體的執政路線,部會往往各行其是2001年春天,爆發全球不景氣。大家都慌了手腳,出現各種偏方,其中之一就是要讓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當時各報社論一再鼓吹,經濟部也說勢在必行,但勞委會反對。降低外勞工資,一定會拉低本勞工資,而且會使更多人失業。八月間,總統府秘書長召開相關部會的協調會議,企圖說服勞委會讓步。陳菊要我準備說帖,跟她一起去。那場會議劍拔弩張,只差沒有拍桌子,最後才擋住經濟部的壓力。

    後來,召開全國經濟發展會議。我們設法讓建立勞退新制成為主要共識之一,加上陳菊親上火線推動,才將這個影響深遠的制度,在延宕12年後,於2005年開始實施。後來又推動勞保年金和國民年金,整個退休制度才稍具雛形。

    勞退新制通過後,我認為這是可以比擬羅斯福新政的重大突破,建議邀請陳總統來盛大慶祝,並作宣示。可惜他的幕僚無法看到重要性,沒讓他來。更好笑的是,後來有位前行政院長跟我說,「劉老師,你說勞退新制是重大政績,我到處宣揚,民眾的確很高興。但有個企業家朋友責怪我,說害他成本提高了,我就不敢再說」。我聽了哭笑不得。民進黨避談價值觀,缺乏執政論述。即使找到閃爍耀眼的金沙,也無法提煉成照亮時代的大結晶。

    前幾年,民進黨討論十年政綱,其中也有亮點。譬如,以創新為主軸,提高國際競爭產業的附加價值。以就業為主軸,擴大在地產業。兩個產業部門以稅制連結,便可將從全球賺進來的財富讓全民分享。但這也可能只是我一廂情願的詮釋。我擔心不談價值觀的民進黨,會把偉大的政策微小化,最後迷失在自己的足跡中。

    當然這不只是民進黨的毛病,而是戒嚴教育下避談政治的結果。譬如眾所矚目的柯P,他只談技術性的SOP,避談路線;只強調程序層次的「開放政府,全民參與」,避談達成自由、平等、社會正義的具體途徑。聲稱「反對權貴」,竟然聽任大老闆安排他與陳德銘「巧遇」。逃避價值的結果,將使他的從政之路充滿荊棘。

    《明天屬於他們》

    甲午變天,不只變國民黨的天,也將變所有因循「舊政治」者的天。

    嶄新世代沒有藍綠包袱,不怕談統獨,不怕談政治上或經濟上的意識形態,他們將無情地監督執政者,甚至取而代之。

    明天,屬於他們。

    原文刊登於: 甲午變天 (劉進興)


    國家靈魂 / 世代正義

       

上一篇:聖誕與元旦的區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東亞貴族不懂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