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舵手左舷發現旗魚,他手臂挺舉,繩直的眼神和僵愣的指尖死命盯住海上目標反覆高聲叫嚷;推油門、迴轉舵輪,鏢魚船噴了口烏煙,船身左傾進逼海上獵物;鏢手和二手翻過塔台一躍而下,從晃蕩不安的前甲板奔上鏢台就位;船上每個人包括這艘船的意志一口氣全凝在鏢手高舉的鏢尖上,這一刻船上的所有心緒都懸掛在緊繃欲斷的同一根弦上多少年過去了,當年鏢魚船海上邁浪獵魚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公視年度紀錄片<戰浪>,讓我彷彿重新回到鏢魚船甲板,跟著追逐吶喊,跟著心血沸騰 

    每年中秋過後,俗稱丁挽的白肉旗魚隨東北季風、隨黑潮來到我們東部沿海。這時節的牠們,好比花紅正豔一身油脂,以海鮮角度而言,牠們是上好的生魚片食材。因而,風浪雖大,鏢魚船仍冒風犯浪紛紛出航,以傳統站鏢台持鏢獵魚的方式在坑凹顛簸的海上追逐旗魚 

    大海是魚的家園,鏢魚船上的獵人憑藉一艘小船浮在動盪海面。這種傳統鏢刺漁業,除了船隻動力及長鏢桿外,依賴的就是眼力、膽識和全船一致的默契,這是一場人魚之間較為公平赤裸的海上搏鬥。北風呼嘯,波峰浪谷聳揚不定,所有的不安,鏢魚船獵人必要以熟練的鏢魚技術為信心,並且一再凝鍊渴望獵物的決心,才能面對這場海上戰鬥 

    這群海上獵人,屬於較不被台灣社會看見的「討海人」身分,他們一輩子守在鏢魚這專業領域,一輩子承風受浪與大魚搏鬥。一輩子鍛鍊跟累積,自然而然形成讓生命緊緊貼合生活的精神。這種精神使他們不受時尚影響,不受利益誘惑,他們以自己的認知認真生活。甚麼都講究快速,甚麼都講求效率的現代社會,往往就形成了不利於他們繼續存在的環境條件,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他們呈現的是現代人少見的生活質感和生命美感。所謂「厚工出好蜜」,這群海上獵人,他們以手工對比自動機器,雖然並不刻意,但他們確實以傳統價值彰顯了現代社會的缺憾 

    除了鏢刺漁業,現代捕旗魚的其他漁法還有被稱為死亡之牆的流刺網、漁撈效能極高的延繩釣和定置網。隨便哪一種,漁獲效率都遠超過鏢旗魚。無以為生,所以後繼無人,如今鏢魚船上只剩下平均年齡六十好幾的老鏢手擔綱,他們常自我解嘲地說:「一艘船上總共好幾百歲。」這種傳統、原始、精彩且累積近百年的沿海漁業文化,眼看著就將在這批最後的海上獵人過去後,完全消失 

    一種產業的消失或許只是時代遺憾,更大的遺憾其實是文化傳承的中斷。過去許多年,我嘗試以文字記錄鏢旗魚種種,但畢竟文學在台灣只是小眾,心裡一直期待,有一天會有影像紀錄來得及在這些精采畫面完全消失前留下我們鏢旗魚、我們海上獵人的最後身影。公視<戰浪>這部跨國合作的紀錄片,克服萬難,及時做到了。這部紀錄片呈現了一場原始陽剛的海上搏鬥,呈現了一場鏢魚船獵人默契一致堅心決志充分展現獵殺渴望的過程 

    透過<戰浪>,也許提供給「只剩海鮮文化,沒有海洋文化」的我們進一步思考,如此精彩的沿海漁業文化可有保留且繼續傳承的機會。或者,在沿海魚類資源快速枯竭的今天,回過頭來,讓我們有機會想想,對於自然資源,超高效率以及量的追逐之後,我們失落了甚麼。

    原文刊登於:2013-09-18 最後的海上獵人--- 推薦公視年度紀錄片〈戰浪〉


    永續生存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如果你像連勝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投對票才能翻轉選舉制度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