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12年總統大選之前,自不量力的在下想協助部份台灣選民決定「是否該再投票給馬英九」,當時製作了一份簡單的問卷調查。事隔兩年半後再回去閱讀那篇稿子,忍不住要自吹自擂,就像老是吹噓馬政權是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好政府」的馬先生一樣,很不見笑的用「先知」來嘉獎自己。

    舊的問卷調查中一共有20個問題,以下只列舉四例︰

    1.假如你認為一個因中國特使的來訪而自稱「先生」的總統,但只落得一聲「您」,然後在事後反問台灣人民說「要不然該怎麼辦」的人,會是捍衛台灣主權最佳的人選。

    2.假如你認為一個在四年內讓政府舉債額度(共1.6兆)超過民進黨前朝八年總數的總統,真的能夠振興台灣的經濟。

    3.假如你認為一個拒絕馬克杯的人,去大啖富邦的魚翅宴(至少兩次),絕對沒有「瓜田李下」或利益衝突的問題。

    4.假如你認為一個自詡正直清廉的總統,去密會地下組頭大亨的舉動(又是至少兩次),不僅沒啥大不了的,而且關你台灣人民屁事。

    然而不幸的是,即使兩年多前馬先生的政績、民調、和滿意度都奇差無比,但689萬的台灣選民就是不信邪,照樣含血、含恨、含淚把票給了馬先生。而更不幸的是,不到三年,馬先生已經開始和中國老大哥談「統一進程」了。當然,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當今的2300萬台灣人民之中,有多少「人間極品」會在自己老爸的骨灰罈子上寫下「化獨漸統」這種東東?至於「黃金十年」的台灣經濟,就煩請諸位算一下荷包裡的零角和台灣現今的消費指數吧!也難怪,馬先生近日以來的代號除了「Bumbler 馬」和「馬卡茸」以外,在台灣最夯的就是「9趴總統」。

    當然,任何人今天看到在下又使用「您還要再投票給馬英九嗎」的標題,稍有常識的就會表示馬先生已經連任過,而且任期不到兩年就要結束,哪還有什麼「再投票」給他的問題?但事實上,「馬英九」今年確實又參選了,只不過是換個姓名罷了。

    當年馬先生演「Long Stay」和「Homestay」的戲碼,種田、採柚子、洗澡不帶毛巾、還學到了「鄉下狗不會看紅綠燈」的知識;今天則換上連先生玩「Working Stay」,修摩托車、當一日洗車工、端豬肝湯、順便還喝杯保鏢準備的溫咖啡。

    當年馬先生自詡「正直清廉」,卻動用國家機器以「宇昌案」和「立可白」抹黑對手,順便砸爛台灣生科業的招牌;今天家財萬貫但錢財來路不明的連先生,卻大聲質疑把財產全部攤在陽光下的對手不夠清廉。

    當年馬先生吃了「富邦的魚翅宴」,把賺錢的北市金雞母賤買給富邦銀行;今天的連先生,我的媽呀, 甚至在中國有龐大的連家家族企業,其可能的利益衝突問題是更為嚴重。

    當年馬先生「天天喊改革國民黨」,結果六年多來台灣出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返』貪腐」的集團;今天的連先生則是還沒當選,就已經把「大明王朝」和「丐幫幫主」這麼偉大的改革派格言給活活吞下去。

    當年馬先生發明的道歉模式為「假如我說的話讓你不舒服的話,我願意道歉」;今天連先生的道歉模式為......,呃,對不起!還沒聽過連公子道歉過。所以社子島還是「島」、內湖南港依舊是「黑丫丫」、「鄭成功遊台北」是你們耳朵不好自己聽錯的。

    當年的馬先生,還會在當選之前年年發表「六四感言」欺世盜名一番;而今天的連先生,面對香港佔中的抗爭,看到手無寸鐵的人民被警棍、催淚彈、和辣椒水霸凌時,和中國習先生交好的連公子也只能「呼籲各方謹慎處理」。當然,這番不痛不癢的談話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記得連公子當初是如何抨擊太陽花學運的嗎?「這段期間大家悶了很久,希望大家團結一致打贏年底選戰,就是給衝撞體制者最好的教訓。」

    當年馬先生以僑生資格矇進了建中和台大,又靠中山獎學金弄到哈佛法學院的文憑,結果紐約律師資格考試卻一再落榜;今天的連先生從輔大進了全美數一數二的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結果參加兔子派對太多的連公子,一樣沒有考上紐約州律師執照。加上陳長文還曾投書報社,就在公子考台灣律師執照那年要求放寬錄取名額,1993年的錄取率提高到14%,成為有史以來錄取率最高的一年。結果呢?公子就是公子。不成材的公子,累死再多的書僮也是沒啥用。

    諸位,看累了咩?

    坦白說,以台北市的政治生態而言,今天如果是丁守中出線競選,柯P再怎麼優秀也沒戲唱。然而中國國民黨就是這種政黨,講究的是關係和血統,靠的是家世和銀兩;所以就算從來一次,如宋耀明律師口中「國民黨不該栽培像連勝文這種人」的連公子,依舊會在中國黨的初選中大獲全勝。除非,明天開始有一半的台灣人知道丁守中的老爸是誰。

    連公子最愛說「人的出生是自己無法選擇」,大家把「權貴」加諸於他身上是非常不公平。從參選以來,連公子極盡能事要撇開自己「好命」的事實;連連老爸也出面告訴大家連公子從來「不靠爸」;近日,連公子更強調連家不靠台灣,四代以來對台灣貢獻非凡。其實如果在下我是連勝文,一定會承認自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對自己不是普通的好命感激涕零;我這輩子衣食無虞,隨時有貴人相助,連三年多前的槍傷也是好運道的奇蹟。也因此希望把自己的下半輩子貢獻給台灣社會,希望給台北市民更好的生活和環境,更希望把自己的好運道分享給台灣人民。

    不過我不是連勝文;還好,我不是連勝文。

    諸位,您,真的還要再投票給「馬英九」嗎?

    原文刊登於:您,還要再投票給「馬英九」嗎?(Tottoro) 


    公民意識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警察是凶是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紐約第一天速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