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現於台北市議員簡余晏辦公室擔任助理、並正在幫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顏若芳助選的劉子鳳,被極度信仰升學主義的父母帶大。在受訪的過程中,她多次提到「大學之前的人生真的一片空白」。在進入陽明大學心智哲學所後,她才逐漸受到同儕與環境的影響,漸漸開始思考人生與社會。

    被升學主義綁架的大好青春

    在回顧她大學以前的人生時,劉子鳳以一連串驚為天人的舉例作為開場白。

    「小時候就是一個禮拜只能看一小時的電視。
    國中畢業才第一次自己過馬路。
    高中時都沒機會跟同學出去玩。
    我在台北長大,但大學時才第一次去淡水老街。
    我進研究所之後才第一次去夜唱。」

    在劉子鳳升學的過程中,她的父母非常在意成績。從小,她便背負了「要考上北一女」的期待。國中時期,即便她的班導師已是校內數一數二嚴格的老師,但劉子鳳竟然還得面臨「爸爸跟老師搶時間」的狀況。

    「老師要我們留下來考試,但我爸卻認為今晚應該讀這些書才對;老師要求的課外閱讀心得,爸爸則覺得是浪費時間。」

    「我爸有一整套詳細的讀書規劃、生活計畫,單位甚至可以以小時為計。」

    一路遵守著升學至上的遊戲規則,也背負著父母的期待,但劉子鳳卻沒考上北一女。當時,成績放榜後,爸媽低落的心情持續了兩個月。

    「考得不好,但我也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因為那也不是我真的想要的,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後來我去讀延平,延平算台北市很好的私立中學,很多同學也跟我一樣,哥哥姊姊上建北,自己沒考上,就被父母送來延平。」

    到了大學,對自己的人生依然沒有想像

    劉子鳳始終以被動的態度過著自己的人生,考完大學卻發現自己其實一點也不快樂。考上台北醫學大學醫務管理學系,但依然沒達到父母的期待,當時的她,對於未來的人生完全沒有任何規劃或想像。

    「對我來說,過去的人生就是為了那一次的大考,有一種人生目的已盡的感覺。」

    從國小到大學,劉子鳳的爸爸幾乎為她做了一整套的人生規劃。「讀完大學,再讀個醫務管理碩士,然後進醫院這個穩定的體系工作,再趕快找個人結婚。」父母也經常或軟或硬的告訴她,「你無法做更好的選擇」、「這麼做是為你好」。

    對於這段人生,劉子鳳下了這樣的註解:

    「對很多事情,你可能有感覺,但你不知道那是不是你真正的感覺。」

    消失的「乖女兒」

    在她開始參與社會運動之前,家裡其實是幾乎不談政治的,就如前面所述,她能從父母那得到的,幾乎就只有與升學有關的資訊。關於政治,劉子鳳提到她家中的一個有趣的故事。

    「因為我家一藍一綠,爸爸是綠的,媽媽因為從小就在眷村長大,所以是藍的。他們選舉當天就會把自己的身分證交給對方保管,以保證自己不會去投票。」

    劉子鳳第一次身體力行參與公共事務,是在碩一開學不久後,跟著研究室的學長姐到台北101 大樓參加「佔領台北 (Occupy Taipei)」,那是一場為響應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而發起的行動。之後,她便在研究室學長姐的耳濡目染下,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不公不義,並參與越來越多的社會運動,例如反媒體壟斷、士林王家、還有擔任固定班底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也在這過程中漸漸認識大學部或是其他學校的社會運動參與者。

    對於她參與公共事務,始終期待劉子鳳盡快找到工作並結婚的父親持的是消極態度,「要抗議就不要投他就好啦,幹嘛一定要到街上抗議。」在這段參與運動與思辯的過程中,劉子鳳除了理解何謂社會、公平正義以外,也漸漸找到自己的「自主性」,因此,也就不像以前這麼「乖」了。

    在去年夏天,劉子鳳決定要搬到外面住,並且進到台北市議員簡余晏的辦公室工作。

    建立自己的價值體系,對於政治工作是重要的

    從小到大只需要煩惱讀書、考試的她,第一份工作就是市議員的助理,而這卻又是一份「什麼都要做」的工作,馬上讓劉子鳳感受到自己社會經驗的不足。在投入「政治工作」之前曾參與社會運動的她,也在工作的過程中不斷地自我反省與自我批判。

    「過去在參與社會運動時,我們經常在討論「標籤」或「去汙名化」的問題。但在這份工作上,因為時間壓力或其他因素,經常需要使用這些背景資訊去對事情或人做初步的判斷。但我也知道,我不能因為這些標籤而影響我對他們的方式。」

    除此之外,劉子鳳也強調,過去那些參與社會運動的經驗,對她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在參與社會運動的那段期間,就已經建立起自己的價值體系,這件事對我來說是重要的。因為這工作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快速反應,事情很多、每天都很忙,經常沒辦法讓我跟對方好好辯論。若沒有那些清楚的價值體系,我認為人是很容易在這過程中迷失的。」

    雖然在讀了研究所之後,劉子鳳在人生規劃與參與政治等事務上,似乎與自己父母的價值觀越來越遠,但拜太陽花運動所賜,她與家人的對話空間也因此打開,政治立場深藍、甚至曾試圖幫馬英九辯護「鹿茸說」的母親,也寫了《 318 衝進立院的寶貝,生日快樂!》一文,以表示對女兒的支持。

    3 18 日生日的劉子鳳,選擇用衝進立法院當作自己的生日禮物,不只改變了黑箱服貿的結果,也改變了台灣社會,更改變了自己的家人。

    原文刊登於:【後太陽花的運動臉譜】掙脫「升學至上」的枷鎖 現任市議員助理劉子鳳:大學之前人生一片空白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928香港的暴力鎮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警察是凶是吉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