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篤信扶乩的六不總督葉名琛)

    1857年,英法聯軍攻打廣州,當時的兩廣總督是葉名琛。

    英法軍隊圍城,幕僚向葉總督獻策,「應趁英夷尚未完全布陣之際,召集兵勇,必有所獲。」

    葉名琛大驚,「我軍士氣低落,又無後援,敵軍軍容盛大,豈可輕捋虎鬚!」

    幕僚心中一轉,大概大人準備投降,「大人何不為廣州城百姓免去一場兵災,與英夷議和,當可成就功德無量。」

    葉名琛大怒,「我泱泱大國、天朝風範,英夷乃一時得志,豈可懷憂喪志?爾等食朝廷俸祿,竟有此打算,真有損國格!」

    幕僚眼見戰不可,和不成,那麼小心翼翼的建議,「不然建築防禦工事,使英夷不易進攻?」

    葉名琛搖搖頭,「爾等切勿驚慌,勿浪費民脂民膏。」

    十天後,英法聯軍即將攻入廣州,攻勢銳不可擋,幕僚鼓起勇氣問葉名琛,「城破在即,大人仍留駐公署,是否有為國殉節之計算,流芳萬世、留名千古?」

    葉名琛嘆一口氣,「大丈夫死則死矣!然上有高堂老母,豈可盡忠而不盡孝?」

    幕僚見大人眼中泛淚,心知大人實屬為難,又斗膽建議,「大人,現今尚未城破,能否開城乞降?以保全性命?」

    葉名琛擦乾眼淚,「你這混帳東西!葉某因上有高堂,因此不能盡忠,豈可

    再有此喪權辱國之舉?」

    眼看英軍已打入廣州城,即將接近總督府。幕僚急得團團轉,只得向葉名琛說,「大人,眼下只得出城避一避,待英夷出城後,再行回城收拾殘局。」

    葉名琛臉色鐵青,「大丈夫不能以死報國,然守土有責,萬不能離城棄民於不顧,此事休得再提!」

    英軍隨後攻入總督府,俘虜葉名琛,關押在孟加拉,直到葉名琛老死,方以棺木一只,送回中國。

    當習近平會見郁慕明許歷農再度以「一國兩制」羞辱中華民國,根本沒有任何中國官方承認所謂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重重的打了馬政府臉時,馬政府的回應竟然還是「政府一向主張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現狀,這也是最符合台灣利益的做法。」

    這種「不統、不獨、不武」說法,與葉名琛的「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有何兩樣?

    常有人說,「這一代的年輕人覺得沒有未來」,可是我想問政府,如果連中華民國未來要往哪裡走都不知道,你是要年輕人有什麼未來?如果只看錢,只顧自己,就是一種未來,那麼跟寵物又有什麼兩樣?

    沒問題,政府可以不支持以「台灣」的名義生存下去,但是,不統又不獨,到底政府要什麼?以中華民國的名義繼續下去,到底我們的未來是什麼?如果是尋求一個未來的統一中國,請告訴我;如果要尋求一個未來獨立的台灣,也請讓我知道。

    你們可以是葉名琛,但我們都是只能在台灣的老百姓呢!

    原文刊登於:2014-09-27呂秋遠臉書


    國家主權 / 歷史人文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928香港的暴力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