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55
    年,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合影。

    今天登記完畢,與同仁聊了一下這陣子的新聞,講到蔣經國。

    我說,你們都年輕,不知道蔣經國、蔣介石那個時代的氛圍,所以有些事情你們聽了也無感。

    然後想起我的一位遠房大表哥。

    大表哥上中學時,家世非常好的姑爹與姑媽,因為「匪諜」罪進了一個好像叫做「清風園」的地方。

    很長一段時間,父親都會帶我去探望家中沒有大人的大表哥、表姊以及小表哥,可是大表哥因為精神受到刺激,狀況時好時壞,嚴重的時候,會在我們面前摔杯子、咆哮,我當時唸小學,印象很深。

    姑爹、姑媽的「匪諜罪」,親戚間傳說不一,我聽到的版本是,他們與留在中國的長子聯絡,可是我也聽說,情治單位在他們家搜到密碼機。兩位長輩出來後,已去美國德州念書的表姊將他們接至美國,大表哥又成了父親照顧的對象,當然,其他親戚也都費心照料他。

    然後兩岸開放,父親覺得這樣不是辦法,於是帶大表哥回老家上海,並在上海近郊找了戶人家照顧大表哥,後來聽父親說,大表哥狀況很好。

    我從美國回台灣定居,有時與父親聊天,談到大表哥,父親都會跟我講一些家族裡的事,有時聽著,彷彿進入張愛玲的小說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回父親從上海探親返台,閒聊時他說,去看了大表哥,並且想帶他去上海與親戚們團聚,「你知到你表哥怎麼說嗎?」父親說,「他說,『舅舅,你騙我,我知道,你想帶我回台灣』。」所以堅持不跟父親回上海。

    我那時聽了,心裡很難過,現在講這事,也常常鼻頭一酸。真的,只有在極權社會被迫害過,你才會驚弓之鳥成這樣。

    這兩天,蔣經國的功過又成話題(右圖:19651月,蔣經國在中橫公路。),我只想說,一個執政者,他做出多少政績,都是他應該做的事,沒有什麼好炫耀的,他難道沒有拿薪水嗎?所以,蔣經國時代的政府官員,如果其政商關係被嚴格規範,有什麼好拿來說嘴的?至於蔣經國的清廉,我們只能說,當整個台灣都是蔣家的時候,他有什麼好貪的?有人會去貪自己的家產嗎?

    可是任何執政者,他沒有權利做出殘害人民的事情,他的施政如果讓國人或者噤若寒蟬、或者道路以目,此時,不管他的「政績」如何,他在歷史上的評價都不會也不應太高,因為「施政」不是只有物質的建設,施政更包括典章、制度、藝術、文化的傳承、進化與累積,而獨裁政治,你再怎麼美化它或合理化它,它扼殺一個國家、社會的文明進程,絕對是個不爭的事實。

    我想,我要更努力打這場選戰,因為,當對於「價值」的堅持,是我與其他參選者最明顯的差異時,我必須與伙伴們,更賣力地來捍衛身為台灣人之所以驕傲的兩件事:我們台灣人的尊嚴,以及台灣這塊土地上辛苦建立的民主制度。

    原文刊登於:馮光遠臉書

    延伸閱讀:

    太陽花學運郝柏村:是政變、是暴動

    「領倒們」的黨國利益


    公民意識 / 歷史人文

       
  • 台灣只許國民黨執政,任何威脅國民黨執政的運動或選舉或公投,都叫「政變」、「奪權」、「叛國」。為什麼?因為整個台灣自古就屬於國民黨。

上一篇:冰桶挑戰的偽善鬧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不是中國的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