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政壇經常使用「乞丐趕廟公」的俗語,形容本末倒置的荒謬做法,這句話在1957郭國基參選省議員時,第一次出現在政見發表會上,後來成為大家朗朗上口的俗語。

    郭國基不只是高雄的名人,更是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的要角。中國國民黨應該很後悔當初在二二八事件時沒有將他處決,只關他210天,讓他後來在台灣民主運動上發揮偌大的影響。

    郭國基出生於1900年的屏東東港。18歲赴日本,入東京青山學校中學部、明治大學。21歲投入當時由林獻堂蔣渭水推動的社會運動、民族運動。參與「台灣文化協會」、加入「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 1927年台灣人的第一個政黨「台灣民眾黨」成立,加入為基本黨員。因其剛烈直言,林獻堂稱譽他「郭大砲」。沒想到他也以這個名號,見稱於戰後的台灣議壇。

    1942年二戰期間,郭國基因涉「東港事件」被捕,初審判無期徒刑,複審改判十年。但入獄不及三年即保外就醫,旋因日本投降而免刑。

    郭國基原本有強烈的中華民族主義,於東京留學時,秘密加入中國國民黨。戰後初期,擔任中國國民黨高雄市黨部黨務指導員,兼省黨部指導員。然而,戰後國民黨接收台灣之後的種種貪污腐敗、特權橫行、族群歧視,讓郭國基反感,使得他在二二八事件中險些喪命,終與國民黨分道揚鑣,走上對抗之路。

    郭國基戰後開始發揮議壇「郭大砲」角色,始於19464月當選高雄市參議員,隨後又當選為全台30名之一的台灣省參議員。雖然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捕入獄210天,但沒有改變他往後繼續「為民喉舌」的志趣。他馳騁台灣省議會多年,與郭雨新、吳三連、李萬居、李源棧見稱「省議會五虎將」。晚年更轉戰立法委員。

    郭國基的志事與平生,多采多姿,難以盡述。這裡說四則他的小典故,可以瞭解他的性格與思想。

    傅斯年事件  願光榮死在議場

    郭國基在擔任省參議員時,質詢台大校長傅斯年,傅校長在接受質詢中腦溢血去世,引起台大學生百人聚集省參議會向郭國基抗議。郭國基慨然答覆:「傅先生為一代學人,值得尊敬,但政治家既許身謀國,死在議壇,應無遺憾。這如戰士馬革裹屍、水牛求被海葬,是最光榮的事。我願傅校長的英靈能庇佑我,有一天引導我,賜我光榮死在議壇。」21年後,郭國基果然在立法委員任上「光榮死在議壇」!

    「乞食趕廟公」俗諺的創始人

    1957郭國基在台北市(當時還是省轄市)參選省議員,有一次在廣州街警察學校政見發表會上,有許多聽眾叫鬧着不許他用台語演講,郭國基激昂陳詞:

    「我生為台灣人,是食台灣水活的,是食台灣米大的,日本政府還不敢禁止咱講台灣話。台灣人在台灣,不准講台灣話?你們少數作風如同『乞丐趕廟公』、「關老爺借荊州、霸荊州」、『豆油借你醞,碟子都搶去』」這兩句「乞丐趕廟公」、「豆油借你醞,碟子都搶去」後來成為社會上許多人朗朗上口的俗語。

    用金雞獨立姿勢  抗議唱黨歌

    郭國基民主政治理念清楚,對於黨國不分的「國民黨黨歌」兼「國歌」深不以為然。他曾在省議會質詢主張將「吾黨所宗」改為「吾國所宗」,在省議會裡引起風潮,但無結果。每逢省議會開議唱「國歌」時,他絕不起立,他說那不是國歌,而是國民黨黨歌(此事實至今猶然)。有一次有外賓來省議會參觀,議長黃朝琴緊張了,拜託郭國基在唱「國歌」時勿再坐著,否則外賓問起,實在不知如何解釋。郭國基給了黃朝琴面子,答應可以不坐著,但絕不肅立,只站一隻腳。果然,唱「國歌」時,記者們的眼睛都在注意郭國基的腳,郭果然只站一隻腳,喧騰一時。

    要求民青兩黨解散  另組新政黨

    雷震主持的《自由中國》雜誌在1950年代末期積極呼籲組織新的反對黨,但尚無具體行動。1960年逢地方選舉,在選舉後的518日﹐無黨籍人士和雷震等人在台北市民社黨總部召開「在野黨及無黨無派人士本屆地方選舉檢討會」。會中激烈批評選舉舞弊。郭國基在會中慷慨陳詞:

    「今天民青兩黨的力量太小了,我希望民青兩黨自動解散,另外組織一個強有力的新黨。〔中略〕和台灣一般民主人士共同來組織一個強有力的在野黨,發揮民主的力量。」

    與會人員原來無立刻組黨之念,經郭國基的一席話的刺激,大家遂激動地計畫要籌組一個新的政黨。最後終於有「中國民主黨」的具體提出。雖然旋遭國民黨發動「雷震案」而致新政黨胎死腹中,但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卻是一個重要里程碑,郭國基絕對可以重重記上一筆。

    從以上四個郭國基的故事,可以瞭解郭國基的品格與人格!可以知道他的志氣與骨氣!

    原文刊登於:郭國基的4個故事 (李筱峰)


    國家靈魂 / 真劍鬥士

       

上一篇:「領倒們」的黨國利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冰桶挑戰的偽善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