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張顯耀下台,從請托案變成共諜案,各路說法充滿疑點,放消息者眾,知詳情者少。就算官爺們先後出來開了記者會,仍沒有標準答案,百姓是越聽越糊塗。

    為什麼會鬧到這麼難看?只因為一開始他們打算「私了」,後面整盤棋就全「壞了了」。

    這些「神秘人」、「府院高層」、「黨政軍有力人士」,碰到出包的第一瞬間反應都是私了。「老大說」,就讓張顯耀回鄉孝敬老母,順便撈個董座,船過水無痕吧!

    無痕個頭。私了,是幾十年來國家統治高層的積習,上行下效,底下的人也一堆模仿貓,大事小事都想自己做主蓋掉。洪仲丘案就是軍方想私了的實例之一,結果玩到一身大便。

    公事私了在法律上的問題不少人談過,我要談「私了」這種手段的道德錯謬。

    有些私事的確沒必要公開,你在家自己放屁自己聞,也沒犯了那條王法,當然不需要對社會大眾道歉。當你的行動牽涉第二個人,就有可能轉變成為公德之事。像是在電梯放屁,如果有人同在一「梯」,或是你離去之後隨即有人進入,這個道德責任,就沒自己放屁自己聞那麼簡單。

    有俗諺云:「家醜不可外揚」,這話在道德上是對是錯,尚待討論,但這種「家事心態」卻往往被帶離私領域,在公領域中大行其道。小到巷口麵攤,大到國家高層,身邊的人一出事,不是「大家公開談」、「法院見」,而是能搓掉就搓掉,能封口就封口。「這是我們家的事,我們自己處理。」

    當你進入公領域,就算沒看見第二個人,你的行為也會對不特定他人產生影響,具有某種「外部性」。所以你在公領域出包,就不再只是你家的事,而是「大家的事」,應該受到廣泛的監督與公開處理。

    麵店裡有員工私自偷工減料,客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有所損失,老闆需不需要公告周知、道歉賠償?道德上是要的,只是大家通常選擇私了。

    如果你主張麵店偷工減料影響不大,那換個領域,如果政府裡頭,有公務員私自亂搞……這話還不用講完,大家就會跳腳了,大喊「這怎麼能私了!移送法辦!公開辦!快辦呀!」

    公務員亂搞的嚴重性,大家都很清楚;高階公務員出包的嚴重性,大家更清楚。這種認知是道德常識,那為何「府院高層」不懂?他們當然也知道,不過一旦利益衝腦,事情又非常大條,什麼道德常識,就都消失無蹤。

    依陸委會王主委的自述,他是先知道張顯耀「有狀況」,向金溥聰和江宜樺請示之後,要張致仕還鄉奉養老母,也為了給他「公平對待」,所以附贈董事長職缺乙個。

    聽起來好像非常合於人情義理,但仔細一想,說穿了,這票人不全都是為了自保?下官出事,上官不公辦,還拿公器想辦法把人「餵」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為了國家?為了張顯耀?拜託,怎麼看,還不都是為了自己,為了「這幫人」。

    若非張顯耀心有不甘大鬧,或許早已接受「安排」,飄然遠去。然後呢?如果他真有賣國投敵,那國家也賣了,董事長的薪水也領了,還不會被法辦,真是有夠爽。馬王朝一樣穩在那,總統還可以滿臉憂愁的開記者會說:「請相信我們在兩岸事務上一定會好好把關!門打開,阮顧厝!」

    給這種做事態度的人「顧厝」?

    「你們」和馬英九有至死不渝、宛如家人的濃厚友誼,那的確是你家的私事。但拿這種私人關係來搞國家大事,實在是相當缺乏道德常識。

    這就是「家天下」之弊,國家就是我家,公事就是私事。家醜不應外揚,就算已經外揚,也要裝成沒有外揚。你等著看,他們還打算裝很久呢。

    原文刊登於:國家就是我家 (周偉航


    國家主權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忠黨愛國即行政中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他被剝奪辯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