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肥咖法案》正式實施後,中國富人兼全國人大代表宗慶后終於宣佈放棄綠卡。宗慶后宣示,他之所以放棄美國身份,是因為「中國變得越來越好而且一定會比美國強」。這句話當然是刻意迎合習近平「實現國家強盛和繁榮的中國夢」,但宗慶后卻沒想到這句話實在半點也經不起推敲。

    我不想問宗慶后放棄美國綠卡的真正原因,我想問的是另一個問題,即宗慶后據什麼判斷「中國會變得越來越好而且一定會超過美國」。一個國家要實現強盛繁榮的夢想,其前提是先保證該國人民的正常生存與發展。這好比造一座高樓,先得打好地基,人民的正常生存與發展就是國家實現強盛繁榮夢想的基礎

    *發展繁榮之夢的三個前提*

    世界各國高唱「發展主題曲」,迄今已有大半個世紀。從上百個第三世界的發展之路中,世人悟出一個基本道理:一個國家要發展,首先需要有良好的社會制度做保障。這個制度的標準並不複雜,即對人民要保障民權,對官員的腐敗至少能夠懲治。這個制度的正常運行需要依靠真正的法治,各級官員的行為必須受到法律約束和有效的社會監督。但目前中國的政治制度,連這幾點最基本的要求也無法達到。政府權力肆虐,人民的各項生存權利被嚴重剝奪習近平才喊了幾嗓子「懲治腐敗」,下面就有人勸告其「反腐敗反得不好也要亡黨亡國」;法律法規形同虛設,成了權力部門任意捏弄的泥團。僅以環保一項來說,據說從中央到地方、部門立法共1700多項,但最後卻將中國的大好河山折騰成了霧霾漫天、污水橫流、良田成毒土,癌症村遍佈中華大地。各地的環境維權活動要求政府履行環保責任,但政府卻不想履行這正常的社會管理職能。相反卻建立並完善維穩機制,壓制人民的利益訴求,並用這條巨大的利益鏈條餵肥了一大批官員。

    中國經濟要發展,還得要有「資本」。按照中國現在堅持不肯放棄的馬克思主義發展觀(無論是「原教旨馬」還是「新馬」),處於弱勢的國家要以資源、廉價勞動力等與經濟大國交換,處於強勢之國則以技術、資本與經濟弱國交換。30多年前,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就是以資源與廉價勞動力這一「比較優勢」作為「資本」,讓中國經濟獲得了長足發展。鄧後的兩代領導人卻不知求變,直到將中國地下的礦產掏盡、地上的森林伐淨,中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資源進口國、糧食進口國,以及「新興的飲用水進口國」,帶血的GDP(煤、礦等)與帶毒的GDP(污染企業)輪番成為經濟支柱,目前只剩下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的房地產泡沫,還被包裝成「新城鎮化」,準備用來引領下一個五年的中國經濟。

    中國要強大繁榮,民心向背是關鍵。目前的中共政府,不要說得民心,連本統治集團內部的「官心」都無法凝聚,逾百萬裸官的存在,以及更多的官員不憚在官方調查中表明對「裸官」現象可以理解。與黨積極靠攏的經濟精英階層,也與中共同床異夢。據公開資料,改革開放後的30年間,中國向海外移民數量可能達450萬人以上;約27%身家價過億的企業主已完成投資移民,而正在考慮的人占比也高達47%。放棄美國綠卡的宗慶后全家,與其說是「相信中國變得越來越好而且一定會比美國強」,還不如說是被《肥咖法案》的巨額稅負逼回中國——《肥咖法案》實施後,他們不想交納最高稅率可達39.6%的普通收入稅與那高達20%的長期資本利得稅。更何況,宗慶后一家放棄綠卡,改變不了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出口國這一事實。僅2012財政年度美國批准的7600個投資移民簽證八成給了中國人。至於那些在「美麗中國」連謀取衣食住行都非常困難、老無所依、病無所醫、死後連塊墓地都難保的人,早就對這個政權抱著「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的切齒之心。

    在擁有世界上最壞的政治制度——只保證體制內人士的優越生存條件、體制內掌權者巨額腐敗而不受懲,資源、市場均對外高度依賴,人民的詛咒聲不絕於耳,「強大繁榮」的「中國夢」何能實現?政府花巨金打造航母、太空梭,擴充軍力,權貴們以世界最快速度成為坐擁數百億美元資產的巨富,人民卻為了孩子健康成長滿世界搜求奶粉而遭受抵制,這樣的中國算不上「強盛」;富裕階層生活在金錢壘就的花園洋房裡賞玩名牌珠寶、名貴字畫,底層民眾住在有如垃圾的環境中,連喝口淨水都不得的中國,算不上「繁榮美麗」。

    從十八大以來直到本次「兩會」結束,我一直在仔細觀察。我看到了習近平竭力窮智地在消弭權力鬥爭的惡果,完成了權力交接的「平穩過渡」。但我沒看到「強盛中國」與「美麗中國」的半點可能。我敢肯定,那些暫時低首下心依附中共的經濟精英,一旦見勢不妙,撈錢機會日益稀少之時,還是會棄舟他就。

    *誰在「空話誤國」?*

    權力常常會讓人變得昏庸,中共總書記這把交椅就是個例子。胡錦濤一介平民出身,只是由鄧小平隔代指定成為接班人,居然在上有太上皇與無數元老、中有紅色貴族出身的太子黨、下有惡官頑吏的情況下最後平安下車,不能說他是個糊塗人。但胡坐在那把交椅上,十年內說過的「以德治國」、「科學發展觀」等治國方針,全是不知所云的昏話。習近平在中國官場,原來還算是個說話實在的人,十八大召開之後,他表示過「空談誤國,實幹興邦」,但所說過的話現在看來,幾乎多是空話、套話,除了一些小事如領導視察不鋪紅地毯、接待官員的飲食要簡單、「兩會」不穿名牌豪衫等落到實處,中國政治最深的惡卻半點也看不到改善的希望。他那被中國官媒經常傳頌的一組排比句,「中華民族的昨天,可以說是『雄關漫道真如鐵』;中華民族的今天,正可謂『人間正道是滄桑』;中華民族的明天,可以說是『長風破浪會有時』」,幾乎全盤繼承了毛文革時期紅衛兵擅寫的大字報風格。

    美國夢是人民的,是在民主制度保障下的民生,很實在:一份工作,一套房子與一輛車;「中國夢」是中共權貴集團的,它不屬於人民,說是「復興」,不知是復興大唐之興盛,還是大清之廣大疆土,或是毛澤東時代的「世界革命領導者地位」?說是「富強民主文明和諧」,人民看到是權貴們的富強、「兩會」上政治、經濟與知識精英三界和諧聯歡。這樣的「中國夢」就算實現了,又與我等民眾何干?

    原文刊登於: 「中國夢」是誰之夢? (何清漣)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教育是台灣的政權工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場盲婚啞嫁賣給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