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美國聯邦眾議院撥款委員會24日表決通過,中國的駐美華府大使館的地址(國際廣場3505) ,改名為「No.1 Liu Xiaobo Plaza劉曉波廣場一號」。)

    包括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共和黨眾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等十幾名美國國會議員,在529日簽署了這份「劉曉波廣場」的提議。時間點正好是北京天安門廣場軍事鎮壓的25週年(198963-4日)紀念前夕。當年也是天安門民主示威的支持和參與者,劉曉波先生因起草為民主請願的〈零八憲章〉,在2009年被中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判刑11年入獄至今。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人在獄中未能親自領獎,他曾經表示要把這個和平獎獻給「六四亡靈」。

    更名的簽署提議在624日於眾議院的撥款委員會投票通過。沃爾夫議員在新聞記者會上表示,街道名的改變可以讓「大使館收到的每一件郵件上,都有這位正被囚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名字」。不過,慶祝的煙火可能還要展緩一下。因為更名最後是否能夠成功,必需經過眾議院和參議院兩院協商的階段,因為此路段的所有權是歸屬於聯邦政府。

    其實這並非美國的首例。在冷戰時期,曾為了紀念也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俄羅斯異議人士安德烈·薩哈羅夫Andrej Sacharow),美國將前蘇聯駐美國大使館前的街道更名為「薩哈羅夫廣場」(Sakharov Plaza)。

    英國電訊報的報導,被中國軟禁在家多年的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當夏業良教授在25日早上以電話聯絡告知她這一起好消息時,劉霞非常的高興。夏教授說:「她立刻笑出聲,是非常響亮的笑聲,是欣喜的笑聲。」目前暫居美國的夏業良教授是著名的經濟學家,也是《零八憲章》的第一批簽名者之一。他原本是北京大學的教授,但因批評中國的政治體制,。夏已經在2013年遭解聘教授在電話中請劉霞女士將這個消息帶給劉曉波,瞬間,他們的電話通訊就被切斷了。

    「劉曉波廣場一號」的消息曝光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立刻在新聞記者會上做了嚴正的抗議,並形容改名的建議是一場「鬧劇」。華春瑩反問記者們說,「你們認為中國是不是也應該對美國採取同樣的行動呢?」

    發言人雖然沒有回答她自己的問題,但據傳許多中國網民提出不少建議,把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前街道改名為︰「囚犯酷刑街」,「斯諾登街」,「賓拉登路」,甚至「陸文斯基街」(克林頓的偷情對象)也榜上有名。

    這些提議雖然頗有意思,但最經典的還是中國微博網站的〈專業黑美國〉頁面的一段PO文。

    我可不認識什麼小波路【中國駐美使館前道路更名為某某某路】某某某是中國諾貝爾獎得主,但他並不是莫言。為反擊美帝國主義霸權干涉我國內正,在外交埠表示抗議譴責的同時,我建議把美駐華使館前的亮馬橋天澤路更名為奧薩馬•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登路,以此反制美帝。

    很顯然的是,這一位忠貞愛國的憤青,甚至無法在中國的網路輸入這三個稀鬆平常的字︰「劉曉波」。

    原文刊登於:某某某和某某某路  (2014-06-26 Tottoro)

    延伸閱讀:

    劉曉波廣場1 (項小凱)

    黎智英:反對聲音的迴響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人事不獨立審判不可能獨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主權不在民,平反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