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北地院民事庭長張瑜鳳,遭司法院決議免兼庭長一職,由於其曾審理王金平黨籍案並判國民黨敗訴,致引發政治力介入之聯想。惟不管有無外部壓力,卻已凸顯出現行庭長續任與否的決定,既不客觀、也不符合正當程序的要求。

    法院庭長,不僅於具體案件審理時擔任審判長之工作,亦須負責該庭之行政事務,更對同庭的法官有考核績效之權,其角色實屬重要。只是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關於庭長的任免,竟完全委由司法院自訂的內部規則為決定,不僅不符合法治精神,也易成為司法高層整肅異己的工具。更糟的是,在大法官釋字第539號解釋裡,竟認為法官兼任庭長一職,因無職等敘薪等之變動,若遭免兼亦無權利受損,致無法提起行政救濟之可能,這就更使庭長任免的決定,完全流於黑箱作業

    難除黑箱作業污名

    2011年,立法院通過《法官法》,其中的第11條規定,總算將庭長的任免加以法制化。只是關於庭長連任與否之決定,僅在此條文第3項言明,司法院應徵詢該庭長曾任職法院法官之意見,但關於如何形成此決定,根據此條文第5項,還是委由司法院以辦法補充之。如此的規定,實等同是種空白授權,由司法院恣意決定庭長續任與否之問題,恐會繼續存在。

    因依《法官法》授權,並由司法院所制訂的法院庭長任期調任辦法,其中第4條第1項,對於庭長是否續任的考核,除徵詢任職法院法官與院長的意見外,竟又附加母法所無的上級法院法官之意見,不僅嚴重違反上位法,亦使對庭長的考評,完全流於一種浮面、膚淺且極度主觀的印象判斷。而雖依該辦法第5條第1項,司法院須設庭長任期審查委員會,以來防止決定的恣意與專斷,但11位審查委員中,竟規定司法院秘書長、副秘書長及各高等法院院長等5人為當然委員,再加以法官代表3人,屬法院系統者早已過半,即便有檢察官、律師與專家代表之加入,實也無足輕重。故此等委員會就不具有任何的外部性,雖不能說是橡皮圖章,卻也難期待有任何的公正與公平性。

    《法官法》的通過,即是期盼司法人事決定的法治與客觀化,惜在只做半套下,現行庭長續任與否的決定,與過往比較,實僅有五十步與百步之差,而無太大的進步,既顯得諷刺,也難去除黑箱作業之污名。

    原文刊登於:張瑜鳳為何被拔去庭長 (吳景欽)

    延伸閱讀:

    呂秋遠:張瑜鳳不適任?請踏過我的屍體

    黃錦嵐:張瑜鳳為何不適任庭長?請提出憑據


    公平正義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小清新「到山林走走」練痟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下一個「薩哈羅夫廣場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