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著名的杜莎夫人(Madame Tussaud)蠟像館是在1835年創建於倫敦,館內陳列了許多王室和歷史人物、電影和體育明星、甚至惡名昭章殺人犯的蠟像。杜莎夫人蠟像館有十幾個分館遍布全球,其中柏林的分館是在2008年開幕。

    開幕的當天是7月5日星期六。蠟像館的大門一打開,有一位男子直接衝到希特勒的蠟像前。他閃開了警衛的阻擋,跳過警戒線的繩索,並滑過希特勒面前的大桌子,接著就跟打橄欖球一樣抓住蠟像的頭。不到幾秒鐘,造價20萬歐元的希特勒蠟像就被「斬首」了。這位41歲名叫Frank L.的抗議男子,當場被逮捕並送交警方羈押。但他的攻擊事件經媒體披露後,引發了德國社會廣泛的掌聲;一位專欄評論家甚至稱此為「一場成功的暗殺 !只可惜慢了75年。」

    其實這尊蠟像所呈現的場景,是1945年 希特勒即將自殺前的歷史時刻。在陰暗的角落中,希特勒坐在辦公桌前,一隻手放在桌上,他的頭部略為下垂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蠟像館規定參觀者「不准碰觸,不可親吻」,也禁止與這尊蠟像合照。然而,這位下令大屠殺的獨裁者的蠟像,仍然在德國引起社會大眾和媒體多方的嚴厲批評。

    正如同一位歷史學家,也是德國發行量最多的《明鏡週刊》(每周近110萬冊)的作家 Michael Sontheimer 的陳述:「對於我們德國人來說,不管我們喜歡還是不喜歡,歷史始終是存在的。」Sontheimer 並表示,他們不會對納粹罪行有「集體失憶症」;他們也拒絕希特勒這個惡魔能夠單槍匹馬誘惑和背叛所有「無辜、無知」的德國人的說法。

    這就是德國人面對自己過去黑暗歷史的態度,沒有逃避也沒有藉口。

    今日的德國政府和人民不會說殺人如麻的屠夫是「功大於過」,他們不能忍受獨裁者的塑像是「保留歷史記憶」,更不會用「愛護古蹟」為藉口以掩飾威權時代的遺毒。

    反觀台灣,去年初才新開張的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內,英姿煥發著軍裝的蔣介石一旁還有斗大的「秩序恢復/中央派軍來台」、「寬大處理」、「政府公權力」、「平亂」、和「宣慰與善後」等等令人無法置信的標語。

    更可悲的是,這種不肯正視歷史得過且過的心態, 仍然充斥於我們的國家。台灣社會的各個角落還有多少中正路和蔣介石的銅像?一個號稱民主化的國家,還有紀念堂在供奉獨裁者,這難道不是代表威權未死,也是台灣人共同的恥辱嗎?21世紀的今天,連伊拉克的海珊肖像都已經被拉倒了,但號稱一流大學的成大校園內,竟然還有世界殺人王榜上有名的蔣介石銅像。

    不論是生前還是死後,蔣介石從未為他犯下的罪行負責,台灣也沒有真正面對過歷史的真相,不論是228還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更沒有得到他們應有的正義和平反。當年直接在法院簽呈上親批「改處死刑」、「處以極刑可也」、「應即槍決可也」等等加刑的屠夫,即便到今天還是與台灣人如影隨行,存在於我們每天使用的硬幣上。一個無法正視歷史和事實的國族,一個只能把腐爛的傷口以膠布貼起來的國家,又如何能有進步的基礎和能量?


    國際視野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政治特偵組何時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特偵組鬥臭邱義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