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江宜樺院長與馬總統一起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如魚得水,官運亨通,再也不必維持一個美麗的誤會,於是親口告訴國人,他不是自由主義者,而是亞里斯多德主義者。雖然江揆不願多花一小時告訴我們他是哪門子的亞里斯多德主義,但值得注意的是,和儒家一樣,亞里斯多德一直是當權者最愛誤用的思想體系之一。 

    例如,中世紀教會以亞里斯多德做為教條塑造自己的權威,近代許多學者更直指海德格爾亞里斯多德的理解,造成他認為納粹能為德國帶來新秩序。又如海德格爾有名的學生,也就是江宜樺最為推崇的鄂蘭,雖然對極權批判不遺餘力,但她對政治社會乃至於文化的古典看法,導致她無法正確理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的目的與手段,甚至不支持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學校黑白分離違憲 

    既然連這些思想巨人都不免掉入知識的陷阱,學官如江宜樺者如何不迷失在與權力糾葛的偽知識之中?為官以來,其思想深處隱藏的黑色力量展露無遺。不但把人民不滿的示威抗議看成社會脫序,還渴望掌握一個能立竿見影的國家機器,嚮往警察國家以國家暴力管訓人民。如今面對一波波的反政府示威,不以對話、調整政策來化解衝突,卻以激化、反動員來自保,更要以納粹原創的「預防性羈押」做為恢復秩序的法寶 

    繼馬王鬥之後,這不過是亂政連續劇的另一單元,我們完全看不到這個政府對三權分立起碼的了解與尊重,也完全不知江揆視司法獨立審判、無罪推論的原則為何物?我們只看到檢察一體無限擴大,整個政府對付日漸失去耐心的人民,竟回到解嚴前「一清專案」對付流氓的心態。早年《違警罰法》與「檢察官羈押權」的幽靈,將以「預防性羈押」借屍還魂。 

    現代民主國家以自由主義為原則,視個人的權益神聖不可傾犯,而羈押以國家之力對身體限制自由,往往被視為最嚴厲的處罰,國家使用時必須慎戒恐懼。因此,陳前總統審判期間的不必要羈押,已在國際上大損我國的司法形象,但國人礙於個人對扁案的主觀判斷,並不全力捍衛陳前總的司法人權。一年多前馬江政府更利用打擊酒駕,在社會上偷渡了「預防性羈押」的反動法理,配合幾個令人心酸的酒駕受害事件,除了少數法學界,社會普遍不以為意。 

    如今馬要預防性羈押反政府了,內政部誓言警察將採取更強勢的作為,逮捕民眾,既不是為了阻卻立即的危險,也不是為了辦案需要,而是越過司法程序,自行認定「累犯」、「首謀」,或「暴力激進份子」,以羈押達到嚇阻的作用,「預防」民眾反覆抗議。這不是法西斯國家,什麼是法西斯國家?明天呢?要預防性羈押台獨主義者嗎?威權統治從來不是一步到位,是人民因為事不關己,一點一點讓渡出去的。 

    原文刊登於:被誤用的亞里斯多德 (李中志)作者原題為這不是法西斯,什麼是法西斯?

     


    國際視野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核電廠養大的孩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資本擴張的負面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