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佔領行政院行動的總指揮、清華大學社會所學生魏揚,被台北地檢署以聚眾施暴等6項罪嫌聲請羈押。魏揚一家四代人,一棒接一棒坐牢吃苦,簡直是台灣民主運動史的具體縮影。魏揚被指控為「暴民」,令人嘆息。

    魏揚的外曾祖父楊逵、外曾祖母葉陶,在日本時代從事農民運動,關心社會底層勞苦大眾,曾多次入獄。1934年楊逵以小說《送報伕》獲文學獎,是第一位成功進軍日本文壇的台灣左翼作家。戰後國民黨接收,因統治失敗掀起二二八全島反抗事件。楊逵葉陶在二二八事件中雙雙被捕、判死刑,槍決前一天幸因「非軍人改由司法審判」的命令,撿回一命。

     

    二二八事件後,台灣社會一片戰慄噤聲時,楊逵並未退縮。1949年他發表《和平宣言》要求還政於民、釋放政治犯、打破經濟不平等、實施地方自治,600多字的宣言,換來12年的牢獄。面對日本殖民政府與戰後的「祖國」,他曾喟嘆:被日本人關了10幾次,刑期不到一年;坐「祖國」一次牢,就關10幾年!

    歷代接棒獻身民主

    楊逵在綠島的難友董登源,因叛亂案刑期10年。楊逵的次子楊建董登源長女董芳蘭,兩個政治犯子女相濡以沫,也就是魏揚的外祖父母。戒嚴時期,政治犯家屬受到社會孤立與歧視,生活困頓、加上過多的壓力,終身憂苦。不僅如此,巨大的陰影不斷侵擾董芳蘭的心靈。儘管白色恐怖案件已經過半世紀,她卻無法擺脫父親突然被捕的記憶、半夜闖入家中黑衣人的恐怖身影,到晚年仍對著漆黑的窗外,聲色俱厲大罵「走開!走開!」這是政治犯家屬永難抹滅的精神傷害。

    楊逵的孫女楊翠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但她仍未屈服。她與她的夫婿魏貽君,在戒嚴時期投身黨外運動、也曾在《自立晚報》工作,為台灣民主發聲。如今,楊翠的孩子魏揚接下父祖的棒子,繼續為台灣民主獻身。

    威權戒嚴時期,許多青年因為關心社會、追求理想的生活方式,而成為國家的敵人。原本一些知識份子、社會菁英,大可獨善其身,追求物質與名利。但是,因為良心與正義感,他們願意為社會付出、犧牲,在所不惜。這正是威權獨裁者最害怕的事! 

    故技重施抹黑良心

    統治當局總是避談自己濫用權力。為了鞏固政權,他們逮捕、壓迫社會良心,更可怕的是,透過體制、媒體,進行全面污名化,使良心者不僅是國家的敵人,還成為社會的敵人、全民的敵人。過去美麗島事件中,民主運動者被抹黑為「居心叵測」、「有心人士」、「暴民」,權力當局以「顛覆政府」、「叛亂」名義將他們定罪。歷史證明,這些人其實是今日台灣民主體制與文明價值的推動者。

    拜民主化之賜,過去威權獨裁體制的擁護者,如今在廟堂之上行使國家公權力。面對民意,他們一意孤行、拒絕對話、強硬鎮壓,迫使學生採取佔領行政院的手段回應。佔領行動遭到流血驅離後,暴民論全面來襲,「有心人士」、「運動失控」、「製造動亂」、「暴力、脫序」等指控,再度上場。

    這次,我們還要相信嗎?

    原文刊登於:從楊逵到魏揚 (陳翠蓮

    延伸閱讀:

    魏揚與黑島青的「自由年代」夢願

    楊翠臉書:不要看輕自己的孩子

    楊翠:開花放火──「太陽花革命」的幾個觀察


    歷史眼光 / 好國好民

       

上一篇: 暴民:暴政下身心靈受傷的人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們還有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