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行政院被攻占不久
    我就在天津街跟北平東路這坐著
    我跟我妹兩個
    身著厚重大衣兩手手套頭帶著安全帽 

    靜坐過程就不贅述
    在展開驅離行動前
    我仍就坐在警察人牆盾牌正前面
    前面警察問我你為什麼帶著安全帽
    我輕描淡寫說等等會發生什麼事大家都知道
    而這位新竹縣調派過來有點胖胖的警察說你做對了
    剛說完沒多久前面一整排警察一個輪轉調換
    瞬間變成臉色肅殺的鎮暴警察 

    這時左邊帶著眼鏡的大哥忽然面色凝重跟我說
    等等除了警棍要特別小心自己的腳會被盾牌砸 

    兩個小時前我得知他是保四總隊出身的
    我絲毫不懷疑他說的話
    只後悔我腳下穿的不是軍靴 

    就在此時
    現場指揮就說希望我們能離開
    他們說行政院裡頭人會很安全
    大家可以平安撤離了 

    我身後這時一群小弟弟小妹妹開始在那邊一陣討論
    每個都非常疑惑不解
    還有人遞上麵包要給前面的警察吃東西
    我在前面就馬上制止
    說如果你現在的心態還能讓你笑笑著做這麼溫馨的事情
    我勸你現在馬上回到立法院那靜坐
    那裏非常需要你 

    15分鐘後我已經身在衝突中
    盾牌狂亂的推擠配合著警察暴力的叫囂
    警備車上的指揮不斷要著警察推進
    而此時媒體早就被驅離在外頭了 

    我親眼看著我右邊的男生被警棍打到頭破血流
    鮮血染滿了他身上的防風衣油油發亮
    而另外在旁邊準備逃離現場的同學摔到地上跌倒連滾帶爬
    而警察此時還追著他用盾牌跟警棍往他身上敲
    這幕情景震撼到讓我瞬間忘記警棍依然在我右手臂上猛打 

    擠到人行道的許多女生嚇到痛哭
    而我也看著妹妹被一群朋友擠到牆邊蜷曲著
    此時大家群情激憤的叫罵著
    卻依舊阻止不了許多朋友被警察痛毆
    那種暴力方式會瓦解你認為警察會跟你站在同一線的最後希望
    你雙手舉高他痛打你
    你躺在地上他痛打你
    你用力反抗他痛打你
    你消極抵抗他痛打你
    打你同時還配合近乎殘暴似的叫囂
    只因為現場沒有任何媒體能記錄你的慘狀
    而多數人身上不僅手無寸鐵
    連安全措施都沒有 

    對不起各位我不是英雄
    雖然我做好充分準備
    但因為事發前我爸特地打電話叫我要保護好我妹妹
    所以最後我依舊盡快離開了現場
    離開時有些鎮暴警察甚至溫柔的用言語安撫同學
    但仍舊無法讓大眾忘卻剛剛殘暴的畫面 

    一場抗爭大家各有看法
    但大家要清楚一件事
    理性和非理性的抗爭都是社會抗爭的一環
    常跑社會運動和在組織內打過滾的都知道
    這些學生領導也知道
    理性的不合作運動的長期抗爭
    有時也需要非理性的一些抗爭行動延續一些熱度
    甚至用鮮血爭取一些籌碼 

    有些人扮白臉就會有有些人扮黑臉
    國際談判是如此
    政黨協商是如此
    現場的鎮暴警察是如此
    群眾運動也更是如此 

    你們大眾可以批判我們
    媒體可以批判我們
    任何人都可以批判我們
    說我們是暴民
    說我們模糊焦點
    說我們徒勞無功
    說我們破壞整場抗爭運動 

    畢竟當我決心站出來的同時就做好準備接受公評了
    但我仍願意用我的鮮血為這場抗爭取籌碼

    或許你可以不花一秒鐘就輕鬆按下2
    但如果你們有開始看到民眾側錄下的畫面就會清楚
    當國家暴力決定要行使在你們身上時 

    不會更暴力!
    只有更暴力! 

    到時

    不會理會你溫情的吶喊
    不會理會你貼心的小紙條
    不會理會你充滿人情味的轉貼新聞

    國家暴力行使在你身上時
    你會看到你最不願意看到的真相
    而這會是今天所有辛苦到行政院的抗爭朋友們
    給你們看到的真相 

    或許我們理念不同
    但我們想訴求的目標絕對是一致的
    各位在立法院靜坐的朋友們加油
    恕我離開現場休息一下了


    作者是總統府211憲兵退伍的,後來補充:

    鎮暴操搬拒馬蛇籠車徹夜未眠管休假碰過多少次
    我告訴你多數那些警察站在你們對面可是氣炸了
    上面命令一下警棍就會下來
    你跟他們想當好麻吉反而是為難他們
    最後這件事情的確是個險棋
    產生負面影響時同樣也會升高輿論壓力會讓這次抗爭
    帶來成功或失敗就要看學生領導的操盤 

    但我很明確跟大家說立法院就算和平抗爭一個月
    馬英九立場也不會撤
    想想百萬紅衫軍阿扁都沒下台了
    更何況現在馬英九還一手好牌

    現在不再做煽動性抗爭學生很快就會冷卻下來了
    但現在立挺政院抗爭的同學會更加炙熱
    而批判政院抗爭的人更會認為立院和平抗爭才是對的
    同時還增加了對警察行使暴力職權的心理準備
    大家要明瞭立院前現在進行的就是階級鬥爭不要天真的想否認這件事情體制外的抗爭總是會帶來不理性
    但有時這些不理性才會讓大家看到赤裸裸的真相

    這不是我跟我妹妹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
    所以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警察行使暴力
    就好比文林苑抗爭事件好了
    你就能理解國家機器在面對社會抗爭時就是如此粗暴
    社會抗爭有時很多本質就是體制外 為什麼要從體制外?
    那是因為身為弱勢族群在體制內的談判桌上打從一開始的籌碼就跟對方天差地遠

    你要談理性和平可以但是對方就可以輕鬆在體制內禮貌性的將你強暴一遍又一遍

    洪仲秋案最後回歸體制內的結果大家都心知肚明

    回到前面那既然走體制外警察行使職權國家暴力時會不會打人會啊!打的可兇了
    所以你有看我在文章裡說警察打人很可惡之類芸芸的嗎
    我只說國家在行使職權暴力時毫不留情的

    但北平東路上有許多學生在被呼籲第一時間離開時
    卻被鎮暴警察反包圍在人行道旁被痛毆
    他們手無寸鐵他們沒衝進過行政院他們沒踏進過違法區域
    他們甚至只是想離開現場就被警察如此暴力對待
    這符合比例原則嗎?

    原文刊登於:警察沒有很暴力只有更暴力 (JuliAn7)

    延伸閱讀:

    你是人民的保姆?還是劊子手? (簡吉聰醫師)

    一位醫生在行政院的所見

    我反服貿,鎮暴警察說要我的命


    2014-03-24 朱淑娟臉書:

    請問郝市長你昨晚有到行政院嗎?學運變質?

    我昨晚在行政院、以及之前幾天來來去去立法院,學生都只有八個字:「退回服貿、守護民主」

    他們知道等下有摧淚瓦斯,你知道他們準備什麼抵擋嗎?

    學生想到的竟然是,濕紙巾!

    其實現場根本沒有多少人,學生蠢到以為安靜坐著,還舉起雙手先投降,警察杯杯就不會對他們怎樣,竟然連安全帽或任何防護的東西都沒有,只能說,他們相信這個國家的領導人不會這麼狠 ! 如果警察手段正當,為什麼昨天在現場的記者看到這一幕都哭了!

    警察人數眾多,很容易就可以驅離,但面對沒有抵抗的學生,有需要用這種致人於死的方式嗎?誰才是暴力?你還肯定警察?

    我只能慶幸本人在選舉時含淚投給了蘇貞昌,不是支持他,只為了反暴力的國民黨!


    國家靈魂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在台陸生的公民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允許無差別醫療待遇的政權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