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礙於政治現實,我國民主化後無法循正常的憲政原理制訂新憲法,只能以「五權憲法」的架構做補釘式的修改。歷經147次修憲,成就了總統直選,卻輕忽了權力平衡。最後更以國會3/4的修憲門檻替這部《憲法》釘下棺材釘,再也翻身不得,只能任憑國會結構失衡,總統有權無責不受監督,馬政府完全執政後更如脫韁野馬,完全失控 

    這部《憲法》窒礙難行,人盡皆知,但民進黨蘇主席在歐洲訪問時竟然表示「現行的《憲法》運作上沒有太大困難」,令人錯愕。以此指責蘇主席或有斷章取義之嫌,他是在面對學者提問「制憲建國」的意願時,急於表達民進黨目前並無此規劃,才畫蛇添足,鬧了笑話。但蘇主席對制憲的反射性否認,正好反映不少國人把制憲與建國綁在一起思考的習慣

    朝野虛耗空轉的病灶

    如果對《憲法》的理解只重象徵,不重功能,必將《憲法》過度神聖化,賦予其維持法統或宣揚主權的神聖任務,完全違背憲政主義發展的目的。法亡則國亡,於是產生死守這部《憲法》的心態,即便是修憲也被不少正藍旗視為「獨台」的詭計,馬政府更滑天下之大稽,認為歷史課綱要受《憲法》指導。獨派亦然,以制憲為建國儀式,只在意《憲法》上國號的書寫,而不是它的憲政功能。

    謝長廷的「憲法共識」,也是想利用《憲法》做為一中符碼,滿足中國的國族想像。 但《憲法》不只是意識形態象徵性的宣示,它還有憲政上功能性的目的。

    《憲法》是為政府運作而寫,且當國家處於憲政危機的時刻,它必須能提供有效的憲政機制來解決紛爭,這才是《憲法》最重要的任務。 

    但事實證明,我國這部《憲法》完全失去這些功能。當九趴總統染指司法、騷擾國會,所有的《憲法》反制手段,彈劾、倒閣、罷免,都只是具文,毫無可能實踐;而平常法案的審查,甚至覆議的成敗,也都只是總統府的即興意志。 

    建立良好憲政程序

    這十幾年來朝野的虛耗空轉只是表象,統獨與兩岸的爭執也只是施力點,贏者全拿與國會失衡的憲政設計,才是制度性的根本原因。為社稷謀,沒比修訂一部正常《憲法》更迫切的功課了。可是以目前的修憲門檻,沒有國民黨配合絕無可能,而國民黨做為這制度的受益者,當然不願改變。但經過兩次政黨輪替的實驗,這部《憲法》所衍生的亂象歷歷在目,若能撇開意識形態,要凝聚修憲的社會共識並不困難。

    民進黨不但不應該避談,還要以鼓吹修憲為下次大選主軸,承諾勝選後召開國是會議,在後馬時代朝野再次共同修憲,建立起權責分明,可以有效制衡、協商的憲政秩序。

    如果國民黨拒絕正視,惟有發動全面抗爭,效法當年三月學運,形成壓力,啟動第二次寧靜革命,這才是民進黨2016要開闢的主戰場。

    外交必定是內政的延伸,惟有先建立良好的憲政程序,台灣共識才能穩定展現,兩岸議題的分寸也才能由這個共識來監督。在此之前,兩岸的任何方案都只是各言爾志,誰說都不算。 

    原文刊登於:民進黨應鼓吹再修憲(李中志)


    公民意識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威脅新聞自由的新病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賺中國錢不必中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