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大學總算替台灣經營了一個相對開放、多元的教學環境,一路走來,台灣大學能夠有今天這種最高學府的地位,背後有著長期的時間淬鍊,絕不僥倖。也因此,台灣大學的老師和學生普遍來說是比較活潑、多元與富有理想性。

    細察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今年台大特展「推開白色的記憶之門」展示1950年代當時情治單位的部分檔案,居然還有人失蹤到今天哩!更別提1981年7月3日陳屍在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的受害者陳文成,他也是台大的畢業生。如果我們對這些歷史感同身受,如果我們對這些事件深刻了解,那麼,替歷史留下一塊碑,又有什麼好扭捏的呢?(相關影片:台灣演義:陳文成命案

    表明拒絕威權立場

    替受害者與重大的白色恐怖事件立一塊碑,不意謂著政治力進入了台大校園。首先,這些受害者之所以受難,白色恐怖事件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威權政治暴力進入校園所造成

    所以,台大如果能替這些受害者與重大的白色恐怖事件立一塊碑,恰表明了台灣大學拒絕威權政治力的立場,不僅是對受害者與事件的追思與紀念,更是象徵學術良心對威權政治所做的最強烈抗議。另外,替這些受害者與重大的白色恐怖事件立一塊碑,也並不等於偏袒民進黨。

    支持轉型正義,是基於人類的良知、慈 悲與理想,並不是基於支持民進黨,這是很重要的觀念釐清。更何況民進黨在轉型正義上根本乏善可陳(更遑論國民黨),台灣大學若能主動帶領轉型正義,這不僅可說是學術界引導政客走向正確方向的良好表率,更能喚醒人民對轉型正義的支持,這可說是身為台灣最高學府的台灣大學必須一肩挑起的歷史責任。

    替陳文成先生立紀念碑,會是台大領導轉型正義的好起點。不必大肆鋪張,甚至不必特別圍一個區域,只要在研究生圖書館旁,立一塊小小的碑,讓路人可莊嚴地低下頭來遙想當年、追思當年,這就足夠了。


    國家靈魂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那一年承諾的 633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毒牛肉的郎中計





作者其他文章

釣魚台領土主權歸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