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挪威首都奧斯陸今年遇上了30年來最溫暖的冬天,沒有雪的耶誕節讓許多人大失所望,但一份在耶誕夜前夕公佈的全國人民生活滿意度報告,則有如獻給挪威王國的耶誕大禮,根據挪威輿論研究機構MMI(meningsmålingsinstituttet)和奧斯陸大學共同公布的調查報告,今有90%的挪威人表示自己以身為挪威人為榮,這項調查進行的時機,且避開了國慶日前後可能的情境效應。

    1985年起,MMI和奧斯陸大學便持續透過稱之為「挪威視鏡」(Norsk Monitor)的全國性調查,鎖定挪威人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做研究,國人中,以自己是挪威人而感到驕傲的比例,已從1985年的68%提升到去年的90%

    不可諱言,近三十年來,挪威因為北海油田創造出的國家財富,大舉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此地已是全球數一數二富裕的社會,但就MMI direktør達倫Erik Dalen)在報告中所提及,挪威人對自己躍升為經濟強國,坦白說並沒有真的覺得很自豪;然而國家一夕致富,人民如今卻能安然處於一個極小貧富差距的「均富」環境,遂讓他們對自己國家良好的財政運作方式產生無比信心,進而間接提振了挪威人的光榮感。

    有錢之後,挪威人在無需擔憂個人財務狀況下,或許開始變得熱衷於物質享受,且過往低調謙和的一面,也已顯露出不再那麼不事張揚,手邊閒錢愈多,的確讓挪威人過得愈加滿足快樂。縱然浸淫在幸福洋溢的環境裡,如今還信仰上帝的挪威人,已從1985年的53%降至今天的40%,但於此同時,挪威人也漸漸學會以更寬容、開放的態度,去面對與日俱增的外來移民,這段期間另外也是挪威人最樂於繳納重稅的一刻。

    根據MMI的調查,挪威人相信自己今天所能支配的財富,其實遠比自己實際生活所需的還要多,因此相當樂於繳稅,只有少數人會以追逐累積個人銀行戶頭裡的存款為樂,或者主張減稅,好留下更多金錢供其揮霍,相反的,他們會希望透過財富公平分配,盡可能減少人民之間的貧富差別,有70%的挪威人支持政府現行的高稅收政策,以作為確保社會公平發展和福利國家運作無礙的必要手段,只有15%的挪威人希望減稅,1985年,高唱減稅的挪威人曾一度高達50%

    事實上,「挪威視鏡」調查報告雖未提及,但對挪威人而言,亦是國人幸福感來源之一,則出於財富公平之外的階級平等.去年夏天挪威國會大選,挪威工黨(Arbeiderpartiet)政治明星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錯失總理寶座,下台後,便轉任國會議員,臨去總理官邸之前,他先受國王哈拉德Harald V)召見,國王依例詢問他關於新任總理有何適當人選,史托騰伯格一如傳統儀節,稟報國王:「國王陛下,個人認為,保守黨主席(Høyre索博Erna Solberg)將是最適合的挪威總理人選。」(右派保守黨為左派工黨最大勁敵)幾天後,史托騰伯格即一席輕便運動衫,汗流浹背地現身在國會大樓的健身房裡,對挪威人來說,下台從容優雅的身影,還勝過台前高高在上的官僚身段。

    這個國家政治人物所享有的特殊權力極少,這讓他們不至於被吹捧昏頭,國會議員各個尤其都是專業的光桿議員,且不另聘私人助理,國會辦公室就只容得下自己個人一張辦公桌(助理全歸黨團所有),出國無論洽公還是度假,一樣得在一視同仁的安檢門前排隊等待檢查,無所謂禮遇通關;人氣衛生部長史托勒(Jonas GahrStøre:已卸任)前去參觀挪威年度最大旅遊展,一樣要買票進場;前任外交部長艾迪Espen Barth Eide)下台後,履任新職,隨即改搭公車上下班;手握預算大餅的貿工部長吉斯蓋Trond Giske:已卸任),出門到住家附近的超級市場買菜,且不需隨扈、秘書緊隨在側,而是自己提著兩袋水果,小心翼翼地步行在積雪泥濘的路上。

    事實上,挪威不僅官民平等,階級扁平化的社會氛圍,還普及於各領域階層,商場自然也不例外,因此有些習於以上對下指揮命令的外國企業老闆,移居挪威,初期經常適應不良,嘴中總不時叨念著底下員工竟然自以為能和其平起平坐,甚至比抱怨當地高物價、高稅賦還要頻繁。

    避免職業不同,製造出身份高低貴賤的差異,且以樂於繳稅創造財富平均的社會,兩者同為挪威的核心價值,當地且有90%的人因為自己是挪威人而自傲,一個國家在追求富庶強盛之餘,挪威經驗對他們來說,或許還別具深意。

    原文刊登於:一個會讓人民感到自豪的國家 (李濠仲)

    延伸閱讀:

    Historically proud to be Norwegian

    We have never been more proud to be Norwegian


    國際視野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王爾德對自由與愛的追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內黑熊首次特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