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完「鄭南榕像炸彈客」發言全文,嚇一跳,一個自稱「一直在教歐洲十九、二十世紀民主政治發展」的史學教授,怎麼會「自由民主精神」與「自由民主價值」分不清?精神,一種無形規範;價值,一種抉擇,一種「直教生死相許」的「取捨」。

    1775年,新大陸發表「獨立宣言」前一年,宣言起草人之一,美國革命英雄派屈克.亨利(Patrick Henry)在一場永垂不朽的演講中,以「不自由,毋寧死」鏗鏘作結,驚醒了數百萬顆猶豫困頓的心靈,這是價值取捨。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法文版「不自由,毋寧死」成為巴黎街頭最夯、最流行,震耳欲聾的示威口號,這是價值取捨。

    1849年,死在沙俄鐵騎下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Petőfi Sándor)26歲,家有嬌妻,他留下轟動全世界,聞者無不動容的偉大詩句:「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這也是價值取捨!

    再回頭看,美國革命英雄派屈克.亨利如何取?如何捨?他說:難道生命如此可貴,和平如此甜蜜,就值得以「被手鐐腳銬」、「被奴役」做為保住生命、換取和平的代價嗎(to be purchased at the price of chains and slavery)?「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做;至於我,不自由,毋寧死!」

    史蹟斑斑,多少人犧牲生命,才換得國家與同胞的自由。死,容易嗎?按照王教授的邏輯,若由她來取捨,活著最重要!文天祥幹嘛死?托爾斯泰筆下的「安娜卡列尼娜」幹嘛死?這跟「爸爸不給錢就自殺」何干?

    原文刊登於:history? shitory!   (范姜提昂)

    延伸閱讀:

    鄭南榕的路、我們的課題、台灣史的未來 (周婉窈)  

    不是炸彈 是太陽 (顏利真)

    鄭南榕、李敖與陳水扁的《自由時代》/姚人多

    「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離開好遠了嗎

    鄭南榕自焚事件警方蒐證影帶


    歷史眼光 / 鄭南榕

       

上一篇:台灣歷史、公民教育的失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王爾德對自由與愛的追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