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竹南大埔張藥房等四戶被強行徵收與拆除一案,經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審後,改判內政部區段徵收不合法、苗栗縣政府拆遷違法,致應歸還土地給張藥房等戶。此改判確實還給住戶一個公道,唯此果真是最後正義?

    依據《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二項,只要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就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同時,根據同條第三項,若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國家機關還可向公務員求償。只是就大埔案來說,雖然更一審判住戶勝訴,但在判決尚未確定前,欲期待苗栗縣長承認錯誤,並為國家賠償,實為緣木求魚之想法。也因此,苗栗縣政府必會不計任何代價為上訴。

    而由於目前都市更新條例等土地徵收之法律,規定不僅繁雜,更動輒以空泛的公益理由為徵收基礎,而讓地方政府有相當大的裁量空間為圈地,人民的財產權就有隨時受侵害之風險。而在法律不明確的情況下,影響所及者,亦包括法院針對同一案件、同一法條可能產生歧異的對待,大埔案於第一審與更一審判決的天差地別,正顯露出如此的現況。

    而即便大法官對此等爭議不休的問題,有做過釋字第709號之解釋,但其語焉不詳之程度,是否能解決法院各行其是的解釋與判決,仍待時間觀察。若大埔案在更一審上訴後,又遭發回,則此案恐將陷入上訴與更審的惡性循環中,則被強制拆遷之住戶,是否能夠獲得賠償或回復原狀,就顯得遙遙無期。

    而即便最高行政法院駁回上訴,而讓大埔案確定,但被強制徵收與拆屋,早已是既成事實,甚至在土地可能已經轉售或轉為他用下,住戶能否回到原土地繼續居住,實也屬未定之天,致最終僅能以有限的金額為賠償,則所謂正義的代價,竟是如此低廉。更糟的是,此等國賠的金額,若政府未能積極向最該究責的縣府官員為求償,最終仍是得由全民來買單,則如此的正義伸張,就更顯得荒謬。

    原文刊登於:正義早就被徵收拆除了 (吳景欽

    延伸閱讀:

    傅偉哲:大埔四戶勝訴,然後呢?

    大埔案宣判政府徵收不合法,張家遺孀:政府應把房子蓋回來

    大埔四戶勝訴彭秀春:劉政鴻,把一切還來!

    踐踏土地法院判還堅持公民運動的勝果

    焦點評論:立即廢除區段徵收(徐世榮)


    公平正義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大法官釋憲低能或無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以權謀私的兩岸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