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由美國與德國三位知名生物學家共同獲得,其中一位是來自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蘭迪謝克曼Randy Schekman)教授。謝克曼早在20年前就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的院士,歷年在頂尖期刊發表的重要論文多不勝數。然而就在上上周諾貝爾獎頒獎典禮的前一天,謝克曼在英國《衛報》發表了一篇令人意外的短文,宣稱以後他的實驗室再也不向頂尖的期刊發表論文,還直接點名《自然》、《細胞》與《科學》這三本生命科學界最頂尖的期刊。

    謝克曼認為這些頂尖期刊為了衝高其「影響指數」(impact factor),以非科學的目的引導研究方向,猶如限量發行的名牌皮包,刻意製造一個不健康的競爭環境,嚴重扭曲科學研究的動機與客觀性,讓這些頂尖期刊不再是最佳科學成果的保證。其實這是離一般大眾相當遠的議題,但這篇短文一發表立刻被瘋狂傳閱,不數日便有上萬人引用,顯然已在英美的學界激起共鳴。

    計算點數扭曲研究

    頂著諾貝爾桂冠的光芒,謝克曼講出了許多研究者敢怒不敢言的心聲,但由上述期刊的主編回應來看,似乎對謝克曼的抵制不置可否,並不在意。這些期刊的態度之所以如此傲慢,來自供需失衡,對這些頂尖期刊而言,諾貝爾獎得主不算稀客。 

    隨著研究總量的暴增,學界為了方便行事,用各式各樣的指數來量化研究成果的優劣,再以計點制來評鑑研究者。但若只知機械式計算點數,研究工作將被扭曲為病態的競爭。結果就是讓許多好的研究者,尤其是剛進學院的年輕教授,為了生存只好去追逐熱門題目、漸進式發表研究成果、共同掛名、在熱門問題上對小枝小節敲敲打打,這種策略性的研究,對一個初入門的不知名研究者而言,是比創新一個新的研究方向更容易擠進頂尖期刊的。等而下之的,更有製造假數據,買賣論文的怪異現象。 

    其實對「影響指數」或名牌期刊的迷信,這幾年已普遍在美國學界引起反思,謝克曼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許多系所已逐漸捨棄以期刊的計點做為評鑑教授研究的唯一標準,我們認為,做為一個經過學院完整訓練的評鑑者,應該具備能力根據內容來判斷一個學術論文的好壞,而不必機械式的計算它在哪裡發表的點數。台灣學院的評鑑觀念,似乎也到了要調整的時候了。

    原文刊登於:頂級期刊的迷思(李中志)

    延伸閱讀:

    蘭迪·謝克曼:期刊Nature, ScienceCell如何破壞科學

    孟津:我怎麼看諾貝爾獎得主抵制CNS

    諾獎得主抨擊三大期刊選材浮華只吸引眼球

    「影響指數」已扭曲科研本意

    「拜雜誌教」折射中國科研評價弊病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杯葛頂尖期刊

    英國《衛報》:頂尖期刊傷害科學

    希格斯粒子發現者:我的低產量不足以被學術界接受

    掙脫奢妍期刊緊箍咒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大明劫》照見中國當代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透過畫筆控訴冷漠與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