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核災的腳步更近了! 核二廠一號機反應爐爐心襯板裂了!還要急著重啟運轉! 抱歉,星期天又要向大家報告一件要讓大家嚇出一身冷汗的事! 現在大家除了要認識核電廠反應爐的「錨定螺栓」,還要再認識一個更接近爐心的安全結構「爐心襯板(Core Shroud)」。Core是反應爐心,也就是核燃料的位置,反應爐內圈2.5吋(約6.35公分)的不銹鋼阻隔板;Shroud核工界翻譯為「襯板」, 原意為「壽衣」、「裏屍布」,像著名的耶穌「都靈壽衣(shroud of Turin)」即是shroud。台灣核工界有時翻譯為「爐心襯板」,有時翻譯為「爐心側板」,因為這是兩圈焊接起來的360度不銹鋼結構物,我個人應該 用「襯」較為貼切,「側」則讓人以為是在一邊。所以要上網查資料時「襯板」和「側板」都要找,「板」有時是「鈑」,有時是「版」,也沒統一。 反應爐爐心襯板是不銹鋼的結構體,包圍在爐心(核爐料棒組成)的外面,襯板外的冷水向下流動,流到裡面的爐心加熱,熱水向上流動,氣水分離器。最重要的結構,噴射幫浦(Jet Pump)等安全系統也掛附在上面。 核二廠1號的的爐心襯板裂了,這將引起爐心失水的核災,德國最老的奇異沸水式反應爐1970年完工,在1994年就因爐心襯板龜裂而關閉,而核二廠竟然至少拖8年,還在運轉,沒有發生意外事故,除了天佑台灣的奇蹟外,沒有什麼其他的理由。 立法院朝野對立給了原能會與台電可乘之機,但「世事難料」…… 原本原能會和台電計畫在立法院兩黨對決美牛、油電雙漲案時,悄悄的重啟錨定螺栓斷裂的核二廠1號機,原本在6月11日這一週就要把重啟申請送進原能會,原能會告知台電,只要收到申請,3-4小時就會批准,核二將可立即啟動。5月23日原能會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報告不成,造成立法院「藍綠對立」的局面,符合原能會與台電的「期待」,主任委員蔡春鴻在立法院國民黨團加碼演出,揮涙保證「清大核工的『六親不認』」,信誓旦旦所有的審查委員都同意台電對錨定螺栓的說 明,這讓核二廠重啟之路再得到原能會一致的「安全無虞」保證;在朝野對立的緊張氣氛下,台電和原能會非常高興,因為美牛可以用「行政命令」進口,核二廠更可以由原能會逕行批准重啟,不尊重立法院教育委員會「需先報告後才能決定重啟」的決議是民進黨提出的,又不是法律,原能會、原能會在5月23日就要積極布署重啟工作。原本在6月5日要求所有審查委員簽名同意後即刻重啟,但消息被我在臉書上批露後,大家打電話遏止了他們的啟動意圖。接下來的立法院因美牛、油電價格、證所稅問題的對決,更讓台電、原能會稱心如意,像是吃了定心丸,要在這一週內重啟,而且保防工作更好,消息封鎖滴水不漏。 正如最近馬英九總統掛在嘴邊的名言:「世事難料」,沒想到這個趁著朝野立法院對決,重啟核二的如意算盤,遇到了另一項原來沒料到的事件 -- 爐心襯板龜裂! 使得重啟計畫再遇阻力,台電和原能會準備把這件事銷案後,立即重啟核二廠1號機。 據台電人員表示,爐心襯板龜裂已經從來久矣,早在4個運轉週期(6年)前,就已經發現了裂紋,反正爐心襯板並不是一個安全的結構(此說法並非事實),也有其 他的核電廠發生過,有人換新的,有人修了,不像錨定螺栓那麼敏感。過去原能會曾經指示過要注意,但是近幾年也沒人注意,可能是因為核二廠1號機在外面「盯 得緊」的情況下,無法重啟,結果夜長夢多,原能會忽然又提起這件事,只好提出報告,因為這幾年來都沒有檢測紀錄,原能會長官很不滿意,要他們「盡快補正」 後再說。 「盡快補正」,就是「先上車後補票」或是「就地合法」的意思,坦白說我不太相信這麼輕鬆的說法,台電和原能會最大 的「特異功能」就是可以把什麼天大的事都化成芝麻大的事,只要具備一點常識的人,都可以了解台電口中說的「沒什麼」,其實是驚天動地的事。過去沒有紀錄, 就不能證明什麼,沒紀錄就補紀錄,這是台電和原能會的默契慣性;但在品質保證上,沒有當下的紀錄,就無法還原真相,這是台灣核工沒有品質的地方。 德國Wuergassen反應爐,67萬瓩,奇異公司的沸水式反應爐,是前西德最老的反應爐,和台灣的核一廠相近,1971年開始運轉,到1994年發生爐 心襯板龜裂事件,更換的預算為650萬美金,而廠方只想用較簡單的修復方式解決,但是德國的核能管制單位拒絕了修復計畫,要求更換,廠方決定關廠,終止了 運轉23年的核電廠。(參見:http://www.nirs.org/factsheets/bwrfact.htm)Wuergassen反應爐 1997年開始除役,2009年6月開始切開反應爐壓力槽,2010年2月拆完壓力槽。 2000年日本東京電力也曾過爐心襯板事件,2000 年 7 月時,日本通商產業省(即目前經濟產業部)接獲情報指出,東京電力公司所屬核電廠,委由 GE II (General Electric International Inc.)公司所執行之檢測作業,在所發現之裂紋、徵候及修理作業等方面,東京電力公司疑有不當記載(項目包括爐心側板,側板螺栓等 29 項),到福島核災的機組,當年都名列其中,所以福島核事故一發生的時候,除了地震、海嘯外,引起外界最大質疑的事件,就是「爐心襯板」龜裂的事故,這也是讓福島核電廠3個機組在海嘯後不久發生爐心熔毀,因為掛在爐心襯板上重要的安全系統都受到地震破壞,無法發揮安全停機的作用。 其實電廠內的備用電池還是好的,柴油發電機泡水無法用,可以支撐8小時,但爐心的安全停機系統壞了,外面有電有水也沒用,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反應爐熔毀 → 核災不可收拾的必然結果。 我們需要先認識「爐心襯板」的位置和功能,它是一個不銹鋼筒狀的結構物,包圍在核燃料外面,是兩個環狀支撐結構,是反應爐內部重要的安全結構。按照奇異公司的核二廠GE-BWR6的說明簡介,襯板支撐承受了平常和失效操作時襯板本 身、蒸氣分離器、噴射注水系統,以及震動與壓力產生的各種應力。(相關圖片) 反應爐基座的兩圈的錨定螺栓今年發現斷裂(黃色圈處),這絕非偶發的「單一個案」,而爐心襯板龜裂更是多年沈痾,還有多少我們想都沒想過的問題,勾勒出台灣核災的圖譜。 更重要的是,確保反應爐急停冷卻的高壓、低壓爐心噴灑系統都是裝在爐心襯板內側,反應爐水的注入系統則是裝在襯板外側。在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NRC出版的核 電廠老化問題手冊(Generic Aging Lessons Learned,簡稱GALL)中,長篇累牘的關於爐心襯板的報告,如果大家要自行追查了解這個問題,可以自行下載這份8百多頁的手冊來閱讀。(相關圖片) 許多安全系統掛在爐心襯板上,如果襯板裂了,就無法發揮作用,這也是地震、海嘯襲擊福島核電廠,很快釀成爐心熔毀,一發不可收拾。台灣的大修期短,維修檢查不確實,我們也在步向福島後塵。 爐心襯板除了要承受極大的水流、震動壓力,也是非常靠近核燃料,會受到極大的輻射照射,是一個非常容易老化的零件,但是在設計上,爐心襯板是無法移動的,也 是牢牢焊接,固定在反應爐壓力容器中,如果要更換也是一項極為複雜,且輻射劑量極高的工作,這也是為何德國Wuergassen反應爐寧可廢爐,也不願意更換,因為更換成本太高。 台電在十多年前就目視檢查發現到爐心襯板上的些許裂紋,但是並不以為意,據了解,經過了6年,這裂紋已經「成長」到十多吋,而這過程中,無論台電或監督的原能會都沒有仔細觀察到底裂縫是如何「成長」的。 按照核二廠的老員工經驗,如已退休的技工李桂林等表示,核二廠在初期運轉一直跳機,每次跳機都會造成反應爐內非常大的震動。核二廠以「輻射廢水橫流」而著 名,就是因為核二廠的功率是最大的,跳機的震動大,還有忽冷忽熱的「熱應力效應」,許多管線閥門都受不了,反應爐中的輻射水流了一地,就連平時在反應爐基 座應保持乾燥的「乾井」也都乾不了。(詳見拙作《核能馬戲班》,1992年出版) 這是一連串核安問題的冰山一角 當不該斷的「錨定螺栓」都斷裂的事故發生時,基於常識就可以知道,當一個結構體上最堅固的部份都斷了,其他的部份當然難保。 「爐心襯板」龜裂了十多吋,如果單獨來看,或許還有些可以商量的地方,但是配上了「世界第一」的「錨定螺栓斷裂」,就格外引人注意。按原能會與台電慣用的藉口「單一個案」來看,這兩者之間一定還有無數的「單一個案」。 當3月底發現錨定螺栓斷裂時,我們就斷言:「絕非單一個案,反應爐心一定還有其他地方受傷的,包括燃料棒、控制棒等。」在原能會召開第一次的審查會中,還有人主張要像日本每次大修的「全爐心退出檢查」,以確保安全,但是又經過了3次審查會,就沒有人再提出異議。 看蔡春鴻公然哽咽說謊 5月23日原能會主任委員蔡春鴻在立法院國民黨團記者會上公然說謊:「經過分析以後,委員也都同意分析的結果,就是在假設這113根,包括這個修復的這7 根,都已經存在有2.5mm的,已經有的裂縫,經過我剛剛講的這兩個最嚴重的狀況的應力之下,它安全無虞。我們最後的結論就是說,核一廠1號機,假如繼續運轉一個週期,18個月的話,也安全無虞。」請注意,他說的是「核一廠1號機」我沒有聽錯,也沒有打錯字,或許就是為了未來可以迴避責任。 事實上原能會的審查委員在5月23日根本還沒同意分析的結果,在5月14日的第4次審查會還有數十個疑點未澄清,到6月也未解決,5月23日蔡春鴻迭不忙的保證「安全無虞」,甚至信口開河說即使所有螺栓都有2.5mm的裂縫也是安全的。 蔡春鴻也好,核管處長陳宜彬也好,專家委員也好,或是台電的人員,沒有系統性的審視核電廠已經受到的傷痕累累,可以見樹不見林的說大話,這樣的「勇氣」令人毛骨悚然。我常說這些「核電勇夫」是世界「反核先鋒」,他們成功的把台灣核電推往核災的邊緣,如果台灣發生核災,讓全世界更反核,這些人非但不會失業,反而會得到更多的預算、授權,去「救」他們創造出來的人禍。 日本東京電力闖下了福島核災的濤天大禍,比地震海嘯更可怕,頂多社長下台,私營變國營,但是得到更多的救災、廢廠、除污的經費,當大家都苦哈哈的時候,核電人卻享有更多的錢與權,他們是專業,運轉靠他們,出事以後,還是靠他們。 蔡春鴻的烏紗帽比我們的未來還值錢嗎? 台電、原能會本來就是國家的,難道我們再把他們「國營」不成?作家立委張曉風問他們,如果發生核災,誰要切腹?蔡春鴻回答,公務人員依法行政,法律沒有規定切腹。此為「天下一皮無難事」。蔡春鴻貌似忠厚,他公開以他的烏紗帽為核二重啟做保,卻沒有看到核三廠1號機大修不確實,重啟7天就跳機。一年內原能會就會被併入科技部,蔡春鴻早就打好算盤回清華大學教書,他哪在乎什麼烏紗帽? 台電、原能會藉著朝野對決的緊張氣氛,將不安全的核電廠啟動,根本無視最近幾年到未來十年台灣根本不缺電,也無視於連日地震豪雨,下週還有颱風來襲,就是要運轉核二廠1號機,完全沒有道理。 這群核子狂人,即將終結台灣島上400多年創造的文明、奇蹟,而號稱民主自由的台灣竟要眼睜睜的看著這場災難發生,這不是全球核子危機,而是否定了台灣人的勤奮努力,我們的選票選出了一群冷血的劊子手,用世界最強大的核子輻射武器摧毀我們與未來子孫的未來。


    永續生存 / 綠色科技

       

上一篇:台灣史以中華文化為主體?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無論漲跌他都是正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