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去「做瑜珈」教課,路上,突然想起了剛開始教瑜珈的種種,記得,有個學生曾說,我都沒有理她、只顧著自己做,還有另一個學生說,我對他說話的方式很不屑,好像都在貶低他。

    天啊!那是我嗎?那真的是我嗎?

    當時的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要做一位稱職的老師,只是,不太知道方法,好像土法煉鋼,在錯誤中摸索學習。每次教課,總像要登台演出似的,卯足吃奶的力氣,把自己弄得很high,上完了課以後,就變成一隻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小鳥兒,深怕聽到任何負面的評價。

    很不喜歡那種因為自卑而硬撐的感覺,更不喜歡那個不由自主追求他人肯定、討人喜愛的自己,雖然我明知道,瑜珈課的主角根本不是我,而是學生,但缺乏真正信心以及信仰的自己,很難做到把自我放下。

    真正的改變,是從交日記連線開始。

    每晚,我坐在電腦前,獨對天地,向師告解,如實回觀一整天,身口意的支出,以及六根的攝入。因為要記錄,日常生活中,很自然地開始注意,我現在要說的這句話,是真心的嗎?背後的動機是什麼?時機對嗎?有幫助彼此情感更流動嗎?

    練習了一陣子以後,我跟朋友說:「那感覺好奇妙,好像,我的生活裡多了一個人商量,我不能再用『我』來思考了。」的確啊,我已經打開了門,讓師住進來了。

    這樣的練習,帶給自己很大的進步。以前,在教課時,只要說了一句缺乏尊重的話語,或做了一個不由衷的表情或舉動,那種覆水難收,甚至漣漪般的擴散效應,往往會令自己渾身不對勁,但是,因為整個過程不明不白,再度輪迴的機率很高。現在,因為當下有觀察,事後有整理,苦難形成的過程,像是被畫成了分鏡圖,中第一箭、第二箭、第三箭的時間點,清清楚楚,於是,當類似情境再度發生時,我不會無意識地繼續中箭或射箭,我知道我可以選擇,不讓災情繼續擴大。

    漸漸的,我和我自己所遭遇的,產生了一種距離,停止慣性衝動的力道,增強了。就算看到自己又落入一樣的輪迴,追根究柢的科學家精神遠大過失敗的挫折,也因為時時刻刻去揣摩師的心量廣大、心眼清淨,我越來越能夠從師的角度,來接納自己的不足,然後動力滿載的重新出發。就這樣,純淨、喜樂、無邊無際的自己,越來越常出現了。

    原來,老師是「光線」與「空間」的創造者,讓學生在生命中無懼地探索,發掘真正的自己。這是我跟師學習的體驗,而當自己扮演老師的角色時,也是如此地提醒自己。

    所以,今晚上課前,我們是這麼祈禱的:願,透過這堂瑜珈課,我們可以在動作與呼吸中,認識真正的自己。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10年前的代罪羔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躁動就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