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收讀<反核在主流媒體的話語權>一文,下午剛好看到陳昇的反核音樂「應該是柴油的」-陳昇+黃連煜 聽歌的當下,內心為台電的壟斷、黨國體制的竊國以及馬英九的無能,導致台灣現狀的種種荒謬感到痛心,也為臺灣人擅於自我解嘲和充滿忍耐力適應力感到一種疼惜的驕傲。

    一連串的意象,不禁讓我聯想起了亨利.盧梭1894年的一幅畫《戰爭》

    這幅畫是晴空中飄著朵朵晚霞的地平線,一個少女赤腳側騎著一匹黑馬、奔馳在一片死屍遍處的焦土,左手握一把熊熊的火炬,右手還揮舞一把劍。大烏鴉們在死不瞑目的屍體上盡情啄食。

    近百年來的台灣就像盧梭這幅畫的描述,無厘頭的為日本帝國戰、為反攻大陸戰,太平洋戰爭,面對美軍轟炸,反共抗俄,面對中國國民黨和蔣介石把臺灣人當三合一政敵(中共+黨外+台獨)糟蹋整肅,接踵而至的苦難,換來多數人對在地歷史的失憶,對公民權的無感冷漠、噤聲。只知道埋頭苦幹、乖乖納稅,遇司法迫害就認命接受,「邦無道則隱」,有門路的就盡早移民海外。


    普世價值 / 綠色科技

       

上一篇:生命的新軸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10年前的代罪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