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要送二女兒江鈺回新莊的學校。在收拾東西時,她發現自己帶回來的限量版茶杯已經被我和沛雨用了好幾次,裡面已經附著了一些茶漬。但意外的是,以前容易生氣的她竟然不在乎的說:「哇!我的杯子竟然能物盡其用,讓很多人使用。」

    江鈺是在我以前未學法前帶大的,以前的我愛抱怨,造成她也稍不如意就在意、生氣。現在雖然長大了,但感覺隨著自己心量的開展,願意常常看有不看無,竟也在無形之間,改變了她的脾氣。

    在新聞中得知1969經典電影「虎豹小霸王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主題曲《雨滴不斷打在我的頭上》的作詞者_霍爾‧大衛( "Hal" David)過世。霍爾一生獲獎無數,他曾說,成功的歌曲就像一部小電影,能盡量用簡單的句子,在三、四分鐘內完整的說一個動人故事,。但主播卻說他「不幸」去世,沛雨很不解的問我,霍爾能發揮他的興趣與才華為世人創造扣人心弦的歌,現在他離開91老朽的身體,也許他很高興又能重新開始一段年輕活躍的新生命,為什麼要說是「不幸」呢?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獎那會說謊的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嚮往這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