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已經有一個禮拜沒上臉書了,下午抽空上去瀏覽,看到香港12 萬人聲援反國教的相片,贊嘆香港人好樣的,不畏中國的壓力,一群群身穿黑衣,聲勢浩大,串聯起來反對國民教育。香港在英國百年來的民主薰陶下,大多數人已然具足民主精神和法治意識,所以能不畏中國的權勢的威迫利誘,為了下一代的幸福,堅持要走自己的路。

    反觀台灣人民就沒有這麼自主,面對國民黨的壓迫,媒體的不公,反旺中的活動就只有少數青年學生參與,無法像香港一樣,氣勢如虹。

    晚上抽空看了『超級大國民』,感嘆像這樣的片子到目前還有很多人沒有看過。港人百年來幸運地在英國的統治下,沒有被中共洗腦過。現在中共才正要推行國民教育,港人就起來反洗腦。台灣很多人因為被洗腦過,到現在還在歌頌兩蔣,看到、聽到過去的史實都還不相信。

    片中的主角許毅生因為讀書會被扣上意圖顛覆政府的罪名,被關了16年,他家庭因而破碎,但出獄後,最困擾他的卻是半夜裡經常馬場町槍決的槍聲驚醒。

    他因為受不了拔指甲的酷刑,把讀書會發起人陳政一供了出來,陳政一卻一肩扛下了主謀的罪名,挽救了其他人的性命。

    陳政一被抓入獄時,背對許毅生手比二和一,意指《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款,死路一條。

    被關到綠島後,太太不久因為憂傷過度去世,女兒被親戚推來推去,後來跟阿姨生活,經常被學校老師叫去問話,被同學嘲笑。在主角出獄後女兒想接他回家一起住,可是他卻嚷著對不起朋友,獨住在老人院裡。

    他知道自己苟活於世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找出陳政一的葬身之處
    他探訪了獄中的朋友,甚至是逮捕他的人,最後終於在六張犁一處竹叢中找到了白色恐怖時期的亂葬崗。

    他跪在陳醫生的小墳碑前痛哭,在所有的墓碑上點上一根白蠟燭,深深告解,相信終有一天陽光會普照大地。

    片中有一段蔣介石閱兵的畫面,響起反攻大陸的歌曲,就讓人想起高中時代的記憶。

    畫面上白色恐怖時期軍警人員逮捕「思想犯」的情景,那反攻大陸的口號反而變成了諷刺。原來反攻只是做為封閉台灣,控制思想的手段。

    在這樣的思想箝制下,每一個人都失去了靈魂,生命停格在過去,或者隨時浮沉,只為生存,不敢過問政治。即便是過問政治也是買票、賄選,跟國民黨同流合污。

    我們從小生活在這樣的政治環境裡,習以為常,很難出污泥而不染。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人到現在還沉迷在斯德歌爾摩症候群而不自知。

    沒有透過一領一的切磋,是很難讓一般人醒悟的。但是要做到一領一的切磋,沒有很浪漫的信做基礎,再加上很由衷柔軟的身口意做前行,是不太可能達到的。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 《我就給他一個回不去的故鄉》

    假如他不肯像所有的凡夫俗子一般
    乖乖的做個聽話的好老百姓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每早閱讀我絞盡腦汁為他們過濾拼盤
    保證無毒色香味俱全有助消化的新聞
    每晚觀賞我費盡心機為他們營構攝取
    保證不用催淚瓦斯但賺人眼淚的電視劇

    我就給他一個回不去的故鄉

    假如他不肯跟沉默的大多數一樣
    認命的做個只管繳稅的好國民
    不示威遊行
    不抵制反抗
    黎明即起打打太極拳跳跳土風舞
    入夜放膽喝喝花酒摸摸女人的屁股

    我就給他一個回不去的故鄉

    假如他特別標榜狗屎的人權萬歲
    假如他老愛強調他奶奶的一千九百萬人的自決
    假如他成天在別人的國會拚命胡扯我已經痛風三十多年的跛腿
    假如他勾結亂黨膽敢對我搖旗吶喊破壞我和人民不太如魚得水的情感
    假如他太喜歡運作他那顆寶貝但脆弱如西瓜的腦袋專找我的麻煩
    假如他不懂得共體時艱守住他的書生本位做我的學術應召女郎
    假如他頑固堅持憲法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且誓不打折
    假如他自以為是人民的喉舌非要和我抬槓個沒完沒了不可
    假如他必須靠著主持只有鬼才相信他的正義來肯定他存在的價值
    假如他不安安穩穩守著他美滿的家庭自求多福
    假如他過度天真想移植不適合東方人體質的民主政治
    假如他死不信服在這島嶼我的話就是法律就是真理就是上帝
    我統統送給他一個回不去的故鄉
    當作壓歲錢過個絕對嶄新的新年
    好讓他把一生的記憶永遠壓在難忘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管他名叫馬奎茲
            索忍尼辛
            阿奎諾
            許信良
            或
            無名小卒

    我就是要給他一個回不去的故鄉
    讓他去喊破喉嚨唱破黃昏的故鄉
    也回不了他童年抓泥鰍挖蕃薯的老地方
    雖然因此他會在紐約時報巴黎通訊浪得一點小小的聲望
    但是故鄉啊故鄉──
    永遠站在他做夢也遙不可及的土地上
    我就是要給他一個回不去的故鄉
    用鄉愁把他憂憤的靈魂埋葬在異國流浪
    用監獄把他美好的青春封鎖在黑暗中腐爛
    用法律把他背叛我的思想一條一條揪出來吊死清算
    用報紙把他細瘦的身子膨賬成一百輛坦克也壓不扁的超級撒旦
    用謀殺把他對人性的希望分屍成千千萬萬段

    直到他心智迷茫
    不復記得地球上有個島嶼
    叫台灣

    上面這首批判當權者霸道的詩是臺南詩人王麗華寫的,發表在解嚴前的1986年。該詩寫出霸凌者對待異議者的手段,就是給他們(黑名單)一個回不去的故鄉,讓他們心智迷茫,忘掉自己家的名字,就叫台灣。

    用這首詩搭配本片《超級大國民》,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因為他們(政治犯)也被給了一個回不去的故鄉,因為不是死掉,也已心智迷茫永遠停格在過去。

    詩人王麗華的前夫張良澤,1970年在成大開「台灣文學研究」,一時「黨政軍情特」四面八方蜂湧而來,最後在1978年不得不流亡日本,任教日本筑波大學,成為黑名單,唱了15年「黃昏的故鄉」。

上一篇:在琴鍵上做定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充斥著逼真的荒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