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房間裡的風扇出了狀況。啟動後,葉片先是慢慢轉動然後靜止,有時甚至根本不動,通常,必須啟動一段時間,或是幫忙轉動葉片後,風扇才會恢復正常。太太說:「不能老是這樣,換台新的吧!」我覺得還可以用,暫時不必花錢買新電扇,但也始終沒有處理此事。直到今天…先將風扇葉片拆卸、清洗,然後在轉動的接合處上了一點潤滑油,於重新啟動後,風扇開始威猛地運轉,就像全新的一樣。

    原來,轉動不順是症狀,潤滑不良才是病灶,機械如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此,國家運作也不例外。很多人認為台灣今天之所以陷入種種困境,是因為馬英九的治國無能,但也有很多人感到不解,一個無能的人怎麼能站上大位,而且連任呢?

    其實,無能只是症狀,司法成為統治者的禁臠才是病灶,當統治者掌控了司法,就等於掌控了檯面上政治人物的生殺大權。馬英九沒有別的能力,但他玩弄司法的陰狠手段,絕對不容小覷。這一陣子,法界陸續出現許多怪現象,從林益世「大案小辦」開始,到簽結「宇昌案」以掩護涉嫌偽造文書的劉憶如等集團過關,緊接著「夢想家」也查無實證簽結了,即便是人神共憤的江國慶冤死案,一干人等竟也能藉由「破案立功」,全身而退。檢察官辦綠,高調認真又故意洩密,辦藍則是遵循偵察不公開,拖延又敷衍了事,這似乎已成了公開的祕密。

    有人說,台灣的檢察官那麼多,怎麼可能讓一個人收買?其實,沒那麼難,只要掌控檢察總長(全國檢察體系的首長),也就幾乎掌控所有檢察官的升遷。目前的檢察總長黃世銘,曾被《聯合報》以及提名他的總統譽為「司法鐵漢」,雖言鐵漢,卻也沒辦過幾件大案,辦了幾件案子,也都是以「無罪」收場。其中,最有名的「代表作」,就是他當檢察長的第一站(澎湖地檢署),他投下許多非法人力(工友、司機)一起參加辦案,最後以「貪污罪」整肅了民進黨澎湖縣長高植澎。結果,媒體封他為「無罪檢察長」,一天到晚起訴政治人物,博取版面,結果都判「無罪」。

    也曾有媒體報導黃世銘任職嘉義地檢署檢察長時,因為嚴厲徹查賭博電玩店,由臺北傳出從業者揚言花500萬來追殺他,並通過民意代表要求撤換他。當黃世銘轉任桃園地檢署檢察長時,由臺北傳出消息說嘉義地區的電玩業者放鞭炮來表示慶賀。事實上,當年在嘉義地區,真正打擊賭博性電玩最為用力的是前一任檢察長張春榮,而這則傳聞是當時的法務部長馬英九替他「造勢」、編造出來的「假新聞」。在「桃園」檢察長任內,黃世銘最大的案子,就是「縣長劉邦友公館」滅門血案,黃世銘並未展露如主流媒體所報導的,擅長辦大案的能力,在他調離桃園時,本案仍為懸案。--此段資料取自《法治時報社

    馬英九黃世銘都擅長作秀,兩人惺惺相惜,由來已久,法界也普遍認為黃世銘其實就是馬英九設下的伏兵。然而,也有人會說,檢察總長雖是總統提名,但也必須經過國會同意,怎麼可能想怎樣就怎樣呢?

    2010年1月24日,馬英九提名黃世銘為新任總長;立法院於4月13日行使同意權,結果黃世銘以75票贊成,2票棄權,32票反對(民進黨全投反對票),獲得通過。簡單的說,當時的國民黨佔立法院多數席次,而馬英九總統亦兼任該黨的黨主席,指揮黨籍立委,任命自己人擔任檢察總長,簡直如探囊取物。

    台灣生病了,一般人或許可以感覺到症狀不輕,卻無心或沒能力瞭解病灶為何。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人民普遍缺乏公民意識,才會讓黨國體制的幽靈,至今仍舊盤旋於台灣的上空。

    如果希望洗刷司法是效忠統治者的「東廠」惡名,如果希望見到「三權分立」的政黨政治在台灣生根,我們就必須取回監督政府的防禦性武器,就應該讓檢察總長、檢察官回歸直接民選,而這才是針對病灶的解藥。檢察官是人民的,靠黨主席提名、黨籍立委背書的檢察總長,很難不站在人民的對立面。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與虛空最親密的接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真正能管理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