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之前接觸瑜珈,在大休息式裡,第一次體驗到心靜止、卻沒有睡著的狀態。每次做瑜珈,彷彿就是為了做完以後,完全空掉的那一刻。空掉之後,心地會變得特別柔軟、乾淨,容易感受到生命的苦楚,卻有很寬大溫柔的空間,可以接納。

    那時候就發心,要跟所有的有緣人,分享這個寶。

    開始教瑜珈後,有機會好好觀察學員的身體,發現,真正進入深沉的大休息時,腹部的起伏,會反映出一種全自動、沒有控制的呼吸狀態。我好奇,這樣的狀態,一定要做了九十分鐘以後的瑜珈,才能夠達到嗎?

    從在聖脈開始,正式學習打坐。

    聖脈每年的重頭戲冬禪和夏禪,一天打坐至少七小時,是鍛鍊打坐功力的最好機會。第一次參加時,雖然搞不清楚什麼是長呼吸、短呼吸、鼻觸點、收縮膨脹,但光是十天的收攝和規律的作息,就讓感官變得前所未有的敏感,師智慧與慈悲的開示,毫無障礙地流入身心,洗滌了許許多多囤積已久的塵垢,生命記憶重組,宛若新生。

    聖脈的打坐,特別強調呼吸。師說:「呼吸,是與虛空最親密的接觸。」

    這句話很吸引我,也令我想到,以前在練雙人舞時,越困難的動作,越是需要跟舞伴的呼吸同步,因為,呼吸同步時,比較能夠進入彼此的身心狀態,跳起舞來才能默契十足。

    如果說,透過呼吸,可以進入別人的身心狀態,那麼,是不是也可以透過呼吸,讓有限的我,回歸上帝的無限呢?

    入定

    第二次參加時,已經是皈依弟子,當時心底偷偷認為,這次在打坐上,應該會有很殊勝的體驗才是,結果,卻期待落空,沒什麼太大的進展。

    禪修圓滿那天,小組分享時,聽到一個第一次參加禪修的人,描述她入定的體驗,說著說著,她的大眼睛,就盈滿了淚水,閃閃發光,她說:「身體界限消失了,那個世間沒有別人的感覺,好美好美!我再也不要對別人不好了!」

    她的淚水,使我的不單純,顯得如此突兀,甚至醜陋!

    我看到,從小總是用成績和受歡迎程度來排名次的競爭環境,讓自己變得好小鼻子小眼睛,連入定也要爭,偏偏,入定是爭不來的,就像真愛。

    師說過:「你相信親教師永遠永遠用柔軟的眼睛看著你嗎?你越相信,入定就越快!每個人生命裡面,永遠要有一對永遠欣賞你的眼神!這個人不必是親教師,他可以是陌生人,但是你相信嗎?你相信有一個陌生人,永遠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你嗎?這就是對生命的信,如果對生命有疑,你不可能相信的。」

    原來,入定不是為了入定,而是為了重新開鑿對生命的信心之泉。

    第三次參加,我的心很單純,態度也放鬆了,只是認真地照著引領,好好地體會什麼是每一個當下最好的姿勢,最自然的呼吸,真的讓身體、讓呼吸變成主體,我,退為盡忠職守的觀察員。

    突然間,身體內外兩種氣體張力,到達了平衡,感覺,我不是自己坐在那裏的,而是被虛空擁抱著,被天地支撐著。念頭來去,但是沒有引力。看著呼吸,就好像在夏夜的沙漠裡,看著一團暖暖的營火,那柴薪、火焰和星火之舞,引人入勝,不忍闔眼。

    吸氣,呼氣,甚至止息,都完全不需要我。

    我什麼都不能、什麼都不是, 我是呼吸之流裡、愛的泡泡。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以前的自己就是這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黨主席掌控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