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提早出門去聖脈中心,打掃環境,準備半日關,一到達,卻看見五樓禪堂的地板,亮晶晶的,明明常住們都不在啊,難不成有隱形小天使?上六樓,想要收廁所垃圾,卻看到有一雙拖鞋,啊,就像灰姑娘留下的玻璃鞋,讓隱形小天使現形了!一如一手拿著一袋垃圾,另一手拿著拖把,笑瞇瞇地說:「剩這一塊擦完就好了!」

    感覺師的愛,就展現在這樣的小細節上。

    今天學員們的背景很多樣化,內容似乎需要更簡單。

    一開始,花了比較久的時間讓大家好好放鬆。先是兩兩一組的半套禮佛,幫助同伴拍拍背部,感受呼吸。

    然後,回到自己的墊子上,仰臥屈膝,感覺腹式呼吸。

    吐氣吐完,刻意停兩、三秒,再讓下一個吸氣進來。練習幾分鐘後,放掉控制,讓呼吸完全自然,去感覺左右鼻孔呼吸量的不同。從那裡,轉右側臥,注意力放在左鼻的呼吸就好。

    臥禪整整15分鐘。臥禪完畢,起身前,請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脊椎,再帶著脊椎起身,進入打坐姿勢。

    調身。微微轉動骨盆,如果骨盆完全動彈不得,代表座墊要高一點點。接著,放鬆骨盆和雙腿的重量,感覺雙腿外側和膝蓋被地板支持,感覺會陰接觸座墊。從尾椎骨長根,像棵大樹,往下深入地心。

    藉著往下扎根的力量,讓脊椎一節一節往上長高,吸氣、往上延伸,呼氣、讓身體多餘的重量、緊繃、疲累,像水一樣往下沉落。

    接下來,尋找頭的位置,如果肩頸很僵硬,就先慢慢柔柔的轉頭,比較鬆了,再回來找頭顱的正確位置,沒有低頭、也沒有後仰,位置對的時候,感覺頭的重量直直落到骨盆、進入地板,肩膀完全沒有負擔。

    頭的位置找到了,就可以找手臂的位置,肩鬆、肘沉、結手印在丹田前方,或將雙手放在大腿上。

    找到了舒服、安穩的姿勢以後,就可以開始觀察呼吸。注意全身上下,哪裡呼吸起伏的感覺最明顯,就把注意力放在那裡,呼吸一起一落、一進一出,就像海浪,讓注意力乘著呼吸的浪,單純地跟隨,陪伴。

    觀察的時候,如果感覺緊、感覺卡,就把眼睛睜開,看看前方任何垂直地面的線條,讓這條垂直線進入你的身體,幫助你撐開身體的姿勢。記得,你不是自己一個人坐在這裡的啊。

    坐了半小時,開始出現腳痛、腿麻,讓大家休息五分鐘,去頂樓花園走走,上洗手間。

    休息回來,練習經行。提腳、落腳配合腹部的起伏。有呼吸、才有動作。一步一步,走得很篤定,很有信心,因為,每一步,都是在走向生命中的最愛,感覺自己可以完全地敞開。

    突然感覺到,每一個動,每一個呼吸,都是一種供養祭祀,將自己奉獻給天地間的最真。

    突然體會到,動作,來自呼吸,呼吸,來自對生命的深情。

    最後這一支香,比較短,練習不動姿。

    身體不動,只有呼吸在動。

    不是我在呼吸,是身體在呼吸。

    頭接天,會陰接地,我是天和地之間呼吸的管道。

    我吸氣,是世界在呼氣,我呼氣,是世界在吸氣。

    姑姑有重聽,很多東西大概聽不清楚,但表情像是沉浸其中;駱媽媽的姿勢,雖然看起來不太舒服,但她認真得像頭一天上學的小學生。有好幾尊菩薩,莊嚴寂靜,他們的影子,就印在那面白色的、潔淨無比的牆上。

    因為時間晚了,而大家的語言又太不一樣,今天決定不要大組分享,鼓勵大家留下來小組分享。

    Mia的朋友宛騏說,以往覺得自己蠻緊的,不太會呼吸,但是,今天真的感覺到身體鬆了,呼吸很自然。以後週末有活動,都想來參加。

    以往,當新朋友表示要繼續來參加活動,甚至已經報名時,都會很高興,好像意謂著活動很成功,但是,師今天問的:「時間那麼短,這個活動是要做什麼?」像是喇叭的重低音,一直一直在提醒自己,活動中的受用,不一定能持續,也不等於跟師的法相應啊。

    用定課跟世間結緣,幫助身心放鬆,當然很好,但我們真的要做的,是呼喚每個人皈依三寶,佛法僧,缺一都不可。

    我和三位朋友一起用餐,談了很多關於打坐、以及聖脈的修行。其中兩位都有參加過內關,問到我四念住,打坐的次第,還有打坐中超自然的體驗。我跟他們解釋,聖脈的打坐,重點是心,是我們到底為了什麼而打坐,技巧是其次的。而那些體驗(他們主要是講打坐中出現的相),我們也不強調,重要的是打坐中,該如何進退,而不是要到達某個目的地。就像每天一睜開眼,就要面對自己的念頭、感受、外在的境界一樣,我們要鍛鍊的,是生活中靈活進退的能力。

    問他們,有沒有規律練習,他們回答:說的比實際做的多。我說,打坐,就像遛狗,為了遛狗,我們會暫時放下一切。如果沒有這個停,我們永遠會被時間逼著跑,永遠有做不完的事情。

    今天第一次打坐的Parker問:打坐一定不動嗎?我說:不是僵住不動,而是不要亂動。不隨便亂動,會讓我們看到想動的衝動,打坐中,不跟隨衝動的鍛鍊,會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停的力道,能夠觀察從接受刺激到做出反應的過程。

    今天,不管是引領,或是跟人互動、說話,都有種停格,進來,再出去的感覺。確實接收到對方的眼神、表情,再進行下一個訊息的傳遞。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凝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只願給世間清淨迴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