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眼睛之內另有一雙眼睛
    夜的燦爛更勝白晝

    我驚慌著的那把鑰匙
    掉落
    在祢正伸手探去的黑暗中
    恩典如一對初豐的鴿翼翔入失聲已久的老鐘塔

    才看見
    迫切
    正是最質純的虔誠
    才知道
    早已膩了濃妝豔抹的禱詞
    寧可雪的本色在我腦海浮起且純化而結晶

    而這所有的發生不過在比一瞬更短的永夜中

    當祢全然凝視
    再堅硬的冷
    一一
    融化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那完全入流的表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用定課跟世間結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