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直覺的篩選

    他,是朋友的朋友,多年來見過幾次,大略知道他的背景、工作,但是,我們的生命,就像兩條平行線。

    交集,是從朋友家聚餐的那個晚上開始的。

    我們就坐在彼此的正對面,他的眼神讓我有點不自在,但同時,又覺得很熟悉,那是成人世界裡,男人把女人當成女人的眼神和態度,他會主動為妳挾菜、幫妳開門、提重物…。

    那天夜裡回到家,夢到他,內容有些駭人,我差點窒息而死,驚醒才發現,自己手臂繞著頸子,真的沒辦法呼吸。

    過兩天早晨,收到他的email。我把眼睛揉揉,再揉揉,心想:「有沒有看錯?」那裡頭有訊息,嗯嗯,他對我有興趣。

    人類大概有一種自動篩選伴侶的能力,這個人的外表、談吐、背景、工作、甚至氣味…,都已經通過我直覺的篩選,被評鑑為「優等」,而那晚的夢境,又為這段關係,添加了神秘色彩。

    那之後,我們持續以信件往返,從試探,到確定。但因為這戀情來得太突然,彼此暑期早有行程安排,所以,在朋友家的那晚之後,整整過了三個多月,我們才再度見面。

    蓋了章以後

    這三個多月裡,彼此對愛情的期待,已經透過文字書寫,陳述得很明白,此刻的相見,彷彿只是要補上過去三個多月缺席的身體。我們的話不多,或者說,我們沒有太多的話可以說,見面幾個小時後,就變成了身體在說話,身體開始說話以後,故事情節,就變得跟我原先想像的,不太一樣。

    傍晚,我們外出用餐。我想討論我的信仰,我的修行,他卻以「尊重」為由,表達他的不想討論和不想參與。

    這令我非常非常地吃驚,因為,我從一開始就強調,我們的交往,必須建立在幫助彼此靈性成長的基礎上。那晚,第一次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排斥力。

    就像師曾經開示的:「性行為是在淬鍊同一個靈魂,因此,一旦發生性行為,『同心的需求』就會飆到最高,像是蓋了章以後,自然會很認真地去研究契約內容。原本沒有很認真在看彼此的差異性,有了性關係後,期待會突然轉高,差異性會變得很嚴重,造成相互排斥、甚至厭嫌。」

    天啊!為什麼不在蓋章之前,就仔細閱讀合約內容呢?為什麼總要等到訂了貨以後,才去檢查有沒有問題呢?

    我的直覺告訴我,如果,我不同意他的遊戲規則,這場遊戲會提前結束。我不想要一切提前結束啊,於是,在接下來的相處中,我自動做了一些「調整」:

    當我在他身上看到我不認同的東西時,我告訴自己,那是因為我還不懂得欣賞。

    當我看到彼此的激情多過心靈交流,我告訴自己,那是我對性愛有成見,不夠放鬆。

    當我感覺自己在他面前,無法暢所欲言,喉嚨像是被鎖住了,我告訴自己,那是因為過去的我太隨性了,現在要學習三思而後言。

    當我開始質疑自己的生活現狀,想去攻讀學位,以匹配他的身分地位,我告訴自己,那是這段關係帶給自己的正向刺激。

    當一切都由他打點得好好的,而我覺得自己像一隻被豢養的寵物時,我告訴自己,唉呀,妳要懂得享受身為女人的好處,不要做一個憤怒的女性主義者。

    當兩個人觀念的交集,低於我所期待的標準,我告訴自己,這就是我修行的課題啊,我要好好用功,拉近彼此的距離。

    當他的過去,有太多的不透明,他的現在,又有太多我無法參與的,我告訴自己,真正的愛,是全然的相信、尊重與包容。

    就這樣,三個星期後,我覺得,自己的存在,變得有些混濁,有好多我看不透或不想看透的蒼白,自己的身心不再有過去的澄澈清明

    真正的自然

    跟師獨參。我問師,我沒有去「要」這段關係,是這段關係自己來找我的,這不就說明了,這段關係是上天給我的禮物,裡頭,有我要面對的功課嗎?

    師:「妳確定妳沒有在要嗎?妳的每一個眼神、動作、言語,都在釋放訊息啊。」

    我:「放電難道不是感情的自然流露?故意壓抑,會不會變成不自然?」

    師:「自然,跟妳的內建或設定有關,妳的設定到哪裡,一旦到了那個覺察的臨界點或閾限(threshold),就會來電。很多人說我很自然啊!但其實,絕大部分是業力習氣或慣性反應。」

    我:「難道我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覺?」

    師:「所謂直覺,就是被制約(being conditioned),裡面有妳的家庭背景、學校教育、社會文化、個人經驗…所形塑的好惡判斷。當妳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自動根據妳的好惡,幫妳過濾外在的刺激,剔除妳不要的,留下妳想要的,這就是直覺。直覺裡頭攙染太多恐懼。所以,不要太相信妳的直覺,一定要讓它boiling down,經過煮滾再沉澱,像在過濾水一樣,一定要等它靜下來。」

    就像觸電時一陣不安的燒紅,當我充滿覺知地去觀察它的起落時,它就只是一陣燒紅,它不會啟動下一個作用力的迴圈。相反地,當我刻意打壓,或者,過度詮釋這個現象時,反而賦予了它不斷重複、不斷強化的力道。

    那時候,突然了解了,如果沒有一顆安靜的心,我絕對不可能辨別什麼是自然,什麼是制約下的慣性反應,也無法辨別什麼是欲望,什麼是真愛。愛不怕被打斷,欲才怕;愛不會感覺掃興,欲才會。

    無我的關係

    師說:「不管是男女、男男、還是女女關係,都是做真正的自己,不怕失去自己、不怕失去別人,都是在鍛煉淬礪無我,都是在去除自我中心的控制欲、征服欲與種種我慢。」

    恍然大悟,無我,不是任由慣性制約重複與強化,無我,不是隨順因緣、隨波逐流,無我,是清楚什麼是真正的自己,而且,除了真正的自己,什麼都不要!

    這輩子,花了很多時間,在兩性關係裡跌跌撞撞,只因為,從未認識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靈魂,是生命中最精華、最根本的東西啊。在找到真正的自己之前,所謂的「靈魂伴侶」、「天作之合」,都不過是自己的投射與幻想罷了。兩個「不真」的人,絕對不可能因為在一起而變真。

    戀愛無法經營、也不用經營,能夠經營的,只有自己的最真。從這個基礎上,開展出來的一切關係,包括兩性關係,才可能無條件無所求無對象的給和接納,並且,在給和接納裡,成全彼此的最真與最流動。

    皈依

    那晚的獨參,此生永誌不忘。

    師的慈悲教導,將過去那些日子的混濁,洗滌得乾乾淨淨,師的深情呵護,將過去所有制約強加在我身上的沉重包袱,輕輕地提起,放下。在與師一來一往的對話中,過去生命裡,一直繞著男女關係打轉的那只陀螺,頓時失去了動力,停了下來。

    隨之而來的,是再清楚不過的抉擇:我要尋找真正的自己,真正的心。

    並不是說,我就此關上了男女關係的門,而是,體驗過了失真的痛,我下定決心,再也不要為了抓住一段關係,而出賣自己的靈魂了。身口意的至純至性、無藏無猜、最真最流動,是萬萬不容妥協的。

    一個星期後,正式皈依了師。

    皈依儀式上,摯友Mia獻唱了魯凱族傳統歌謠,小鬼湖之戀,那是個浪漫的愛情故事。頭目的女兒巴冷公主,愛上了住在小鬼湖裡的百步蛇阿達魯歐,兩人決定結合,婚禮中,送親的族人目送巴冷公主走入湖神的懷抱,直到她的百合花冠沒入湖中。

    感覺自己就像巴冷公主沒入真愛之湖,乍看,是一個需要勇氣的舉動,事實上,只需要認得自己的真。認得了,就永無退路。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麵包與愛情的背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縮脹不良的課堂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