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到光點戲院看李靖惠導演的「麵包情人」,感到很慚愧,這是第一次這麼真實的看到外籍勞工的真性情,以前只覺得那是來台灣幫忙的「外人」,透過靖惠導演的鏡頭和主角的交心,才清楚看到他們的無奈、善良、熱情與幽默。

    他們都是大學畢業、英文講得通,卻因為政府的無能,需要到國外做最基層的勞動,還要被剝削,甚至失去尊嚴,誰敢說政治不重要、政府貪腐無能影響不到我。

    他們為了家人的生計和教育,遠離家鄉和親人,經過13年,孩子長大了、受完大學教育,卻又開始思索是否要到國外工作。看到的是「輪迴」,很可惜靖惠沒有帶出高度,沒有深入探討苦難的來源,整部片子調性比較軟,此時非常感恩三饒益的校正,全方位制高點的看問題,有了視野和角度,才可以透過畫面和語言文字表達出來,導演看不到就無法帶領觀眾看到。

    這部片子看到導演的用心,他說是用13年的青春、全部的生命來拍,也確實拍出一片很好看的記錄片,這是一部深入安養院和外籍看護工內心世界的片子,自有他的貢獻和價值,他說希望透過這部片子,讓更多人了解和幫忙外籍勞工,我想他設定的目標的確有達到,只是看完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可能因為缺乏視野和高度,所以看不到出路,整部片子充滿了「麵包」的聲音,卻沒有處理「愛情」,尤其是夫妻和親子的部分,看到的是小市民被社會和政局推著走的無奈,我們的社會已經有很多感人或悲情的故事,我們更需要的是反省、批判與指出方向的片子。

    用法的眼睛來看坊間的片子,就是覺得少了一些東西,沒打到核心也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說不定還會增加更多的嘆息聲,社會已經有太多的無奈與無力,所導致的「虛無」與隨波逐流,我們要看到什麼在輪迴,如何走出輪迴。

    記得當年「阿凡達」上演時,大家正在讚嘆導演高超的特效拍攝手法時,師提醒我們,這樣打敗地球人,地球人一定還會回來,比力氣、冤冤相報的輪迴並沒有被處理。當時印象很深刻。

    我們人類的科技一直推陳出新,可是人類處理衝突和煩惱的方式,並沒有太大的進步,最近好奇號上火星尋找生命的跡象,而人類卻天天在破壞地球的生命和生態,任由政治綁架公平與正義,把公民權交給擅長媒體與司法操弄的政客,總覺得很顛倒,我們方寸之間的心意識不去處理,卻一直希望在心外尋找幸福,簡單的公投權不拿回來,卻聽任黨國體制代理與擺佈,實在很虛妄。

    越來越了解師說的,宗教的眼光是走出輪迴、少苦離苦,用慈悲喜捨的心回向世間,帶出方向,好的片子一定會讓人更有力量,心更開。今天看完片子更篤定知道宗教的可貴,也感覺宗教的責任重大,一定要走在最前面,引導風潮。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 站長的話:

    「麵包情人」,是李靖惠導演關於在台菲傭生命故事的紀錄片。片中幾位離鄉背井的女人,懷著為改善家庭經濟的夢想,來到台灣的安養院照顧老人,忍辱負重過著奴隸般的生活。六年來,每天除了工作、睡覺,沒有其它的娛樂,更不可能有週休假期。她們說:耳聞台灣的風景很美,但直到要離開時,仍不知美麗的風景在哪,我們的生活就像奴隸一直工作…。這是這部電影讓自己最感辛酸的地方。慚愧台灣人是這樣在對待外勞的,我們為什麼不能將心比心,體會為我們服務的這些外勞隻身在國外的孤單,多給些溫暖?(其中貝比的母親往生,雇主也不給回去奔喪,因為簽約沒到期,不可中途離開。)人們說台灣人很善良,有時卻又看到很冷酷的一面。師說:「道路設計不良,交通易出亂子;制度與政策設計不良,人性易受扭曲。」如今更懂師的話了。(08-29-2012 一綸)

上一篇:真心之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無藏無猜的最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