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週末,在Space Yoga翻譯Basia Going老師的工作坊。Basia曾於20092010兩度來台,帶領密集的師資訓練課程,睽違了兩年後,今年第三度造訪,所以,這兩天的工作坊,擠滿了之前被老師教過、期待她回來的學生。

    前兩次,我都有擔任翻譯,所以,一進教室,看到好多熟面孔,像是在開同學會般,大家興奮地尖叫、擁抱。九點整,準時上工。一面專注聆聽老師,一面把自己空掉,變成活體翻譯機。

    整天下來,內容感覺都很熟悉,有些小故事,老師曾經講過了,大部分的概念,也是老師一直以來所強調的,然而,從嘴裡說出來的每個字、每句話,對自己來說,卻都是全新的體驗,是當下聆聽、吸收、轉換之後,前所未有的創造。

    比較特別的是,今天月經第一天,下午開始上課時,腹部疼痛。既然沒辦法躺下、好好休息,只能在工作中放鬆。細細體會痛,是來自子宮肌一收一放的能量,放鬆的時候,這股能量的脈動正好從子宮往外擴散,傳遍全身。運用這樣的能量來說話,就很省力,好像根本不是我在說話。

    下午後半段,發現自己累了,聽到重複的概念,會有一點點不耐煩,提醒自己:「每一次聽,都是第一次聽。」圓滿達成任務。

    下課後,跟Basia一起吃晚餐,她之前就邀請我翻譯明年度的課程,我email回絕後,有答應會當面解釋。簡單地告訴她,我生活的重心改變了,不再以舞蹈和瑜珈為主,而是全心投入中心的法務,生命與師完全交融,就好像是結婚了。她說:「只要妳幸福。」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揚,露出幸福的微笑。

    回到家,已經晚上八點多,真是累趴了。

    回觀這一天,跟這麼多久久未見的人互動,感覺很奇妙,正因為平常生活也沒什麼交集,談話內容,大部分都只能以過去的經驗為參考值,所以,每個人的眼睛,彷彿都是一扇窗,通往某個過去的片段,以及過去經驗所建構的彼此。

    聽到我現在的名字是一心Basia說,她也經歷過從BasiaLukmini的階段,但最後,她還是決定回到Basia。我沒有機會跟她解釋,其實別人要不要叫我一心,我並不在意,只是,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是生生世世皈依師的承諾,在我心底,沒有退轉的可能性。感覺上,我們的關係仍是過去的重演,沒有一同創造未來的因緣,也因此覺得無需進一步解釋了。

    這些互動,讓我突然好珍惜和師的互動,師的雙眸也是窗,但不只是通向過去、更是通向未來的自己。當我從師的雙眸凝視著自己時,我看到的,不是過去的受想,而是從過去的受想重生的可能性。我看到的,不是我這一個人,而是整個世界的憂悲惱患在我身上的縮影,透過點滴的念力與願力,苦難有了全面瓦解的可能。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如果綁匪是公權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開心的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