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很難入眠,好像「白色恐怖」找到頭緒,體內就是有股力量要出來,但是,身體的感覺又變得有些粗重。今天定課後,試著規劃一下,既然有「二二八歷史現場導覽」,可不可以也來個「白色恐怖歷史現場導覽」(從青島東路三號到馬場町刑場)?

    今天的角色有點多元,一方面是真的把1947年2月27、28兩天的行程,在三小時內走完,另外又要將自己抽離現場,「如何轉換成可以接引大眾的課程與路線?」

    蕭錦文老先生86歲,當年參加遊行時21歲,在他的導覽下,從227的衝突點天馬茶房開始,民眾圍追緝私員到永樂座旁的死巷,緝私員無路可逃,轉身開槍射殺圍觀民眾陳文溪,到憤怒民眾包圍永樂町派出所(現已變成空屋)。

    雖然,蕭老先生一再強調,「當時我不在現場,是聽晚間的放送,放送說得很詳細」;但是,聽著當代人的口述,再加上又是親臨現場,就站在當年的死巷(現在還是死巷),「陳文溪就是倒在這裡」,當下的感覺,就是回到當年的時空。

    228當天的請願遊行路線,是從大稻埕、專賣局台北分局、專賣總局、再走到氣象局與女師範門口,最後繞過南門到長官公署,士兵開槍射殺民眾。

    「我是聽到打鼓聲,趕快穿衣準備,抄小徑,從現在的開封街穿過,跟上隊伍,我不是一開始就參加;剛開始人不多,在專賣局台北分局時,大概三四十人,都是後來慢慢跟上,(台北分局前的)火燒車不是我們做的,是後來的人做的。」

    第一個衝突點是專賣局台北分局,帶二個對峙點是公園街氣象局跟女師範前,有十多個警察拿著短槍,擋在路口,「大家馬上趴倒,很緊張,約三十秒,都沒有動靜,後來是因為這時隊伍裡有查某有囝仔,他們就用木屐攻擊警察的頭部,我們男人就搶警察的槍;那些警察要保護頭部又要保護腰部,他們就散開,我們就繼續往前走......」

    在蕭老先生的描繪下,當時的畫面,很生動的浮現腦海,好像也能感受那群在街頭遊走的人們,累積了一股無處宣洩的激憤,一站一站的走著,他們的抗議與陳情,無處投遞,無人受理,最後到長官公署......。

    「這些人是烏合之眾都是跟著大鼓走的。」

    「我要講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祕密,沒有一本二二八的書籍有寫到這個人,我是親身參與,才知道。」

    「有一個人叫王民寧,等一下會經過中國化學製藥廠,他就是創辦人,是他出來帶隊,把隊伍帶到長官公署。」(猜測蕭老先生因為是記者,他對人面比較熟識)

    「長官公署我常去(因為採訪新聞),在樓頂上架著一挺機關槍,我每次走進去公署,抬頭就會看到,我是早知道有槍。」

    「遊行隊伍走進公署,前面推大鼓敲大鼓的沒事,是頭前較後面的人被殺,聽到槍聲,大家都往車站的方向跑,『阿山殺人、阿山殺人......』」

    「你問我死多少人,說實在,我不知,那時,大家都趕快跑......」(蕭老先生幾乎全程用台語說明,覺得他講得很有味道)

    228那天,大家真的走好長的一段路(用開車就感覺道路還真遠),然後,迎接的是冷血無情的槍殺,更重要的是,65年來,這個政權從來沒有改變過,大埔案、華隆案,比比皆是。

    到長官公署時,已是中午,太陽很大,四周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不復當年;但是,聽了老先生的口述後,可以想像當年槍響後四周的凝重與安靜,台灣人的心,沈落谷底,因為,接下來是無盡的黑暗與深淵。就如同出發前,曾訪問老先生對二二八的想法,他說「這聲慘了!這個國家這麼野蠻,台灣人要被關進監牢了。」

    結束後,蕭老先生說「你們這些年輕人讓我很感動,這是我第一次實地講解二二八,我很感動現在還有人關心這件事」,「活到這個年歲,還有人願意聽我講這件事,我會盡量講,就算是為台灣做功德」,這段話,老先生講了好幾次。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 站長的話:

    王民寧台北樹林人,1905年生,1922年台灣商工學校畢業後,入北京大學學習經濟,3年後投筆從戎,再赴日本士官學校就讀工兵科,1929年畢業,旋回北京投效國民黨,1932128淞滬戰役立戰功,1938年陸軍工兵團上校團長,1941年少將團長,還參加過3次長沙會戰。離台23年後王民寧搖身一變,成為1945年10月5日中國接收台灣的第二號人物官拜警總少將副官處長,1947228後調任警務處長(接替胡福相)、總統府中將參軍,194738日晚上八點,王民寧在電台向民眾廣播,暗指處委會「要在台的國軍解除武裝,這種荒謬的意見,簡直是國家的叛徒!」七天來,這是官方公然對台灣人以「叛徒」相加的第一人。1947~86開南商工董事長,1954年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北市長,但卻以13千多票敗給黨外的高玉樹。

    228事件發生時,根據台北市文化局所屬228紀念館網頁資料,學生抗議隊伍由專賣局台北分局轉向總局後,王民寧乘車來建議群眾到長官公署抗議,但民眾到長官公署前圓環,卻被長官公署屋頂上的兵用的機槍掃射。

    228事件後,陳儀任命王民寧為警務處長,令他搜查逮捕「奸匪暴徒」,以後官拜中將參軍,並膺選為國大代表。

    高玉樹也指出,王民寧剛回台灣時,有次眼睛患結膜炎,到台大附屬醫院眼科求診。他不按次序排隊,要求主治的林醫師先看,林醫師不予同意,看他穿軍裝,以為他不懂日語,就在日人茂木教授面前用日語罵他,王民寧很生氣,狀告院長杜聰明,杜院長先賠罪,再陪他到眼科,林醫師不知道王的來頭,再罵他「我藍教比你卡大了」。

    杜院長看事情鬧大了,事後帶著眼科邱林淵主任、小提琴家胡乃元之父胡鑫麟醫師和林醫師到警總去向王賠罪。結果,王將胡鑫麟留置一天,將林醫師留置數日,才釋放回去。

    等到1950228之後的白色恐怖,已升任眼科主任的胡鑫麟有天就在院長辦公室當場被捕,被關在綠島長達10年,邱林淵則是及時逃離台灣前往中國,後來改名為李辰,成為中國眼科界的先驅,1950年初期就成功地做了角膜移植,對中國的眼科學很有貢獻。

    示威群眾原先前往專賣局台北分局與專賣局總局抗議,中午過後轉往行政長官公署,至行政長官公署請願時,遭到行政長官公署衛兵開槍,導致衝突擴大。致使整起事件惡化的主因,在於行政長官公署衛兵對群眾開槍造成傷亡。因此是誰將抗議隊伍帶往行政長官公署?其目的與動機何在?王民寧就是蕭錦文眼中的關鍵人物!

上一篇:蕭錦文的二二八導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媒體不在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