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跟同修邀請蕭錦文先生(今年86歲,二二八那年他22歲,是大明報的記者,參與現場採訪記錄),帶我們重回歷史現場,走一趟當天的遊行路線。

    1947227日在天馬茶房(今南京西路民樂街口),發生6名查緝私菸專賣局專員,拿走婦人林江邁的煙和現金,林婦抓住專員傅學通的腳希望返還現金(她說私菸違法,錢又沒有犯法),舉起槍托敲擊林婦,當場頭破血流,引起民眾不滿,群情激憤眾人喊打,6人落荒而逃,順著永樂市場竄逃到迪化街一無尾巷,情急掏槍對群眾射擊,打死無辜民眾陳文溪,繼續逃至永樂町派出所(民生西路民樂街口),後轉送台北憲兵隊(今遠東百貨)。

    今天實際走一趟,發現只有天馬茶房附近有一塊不起眼的碑文,其他地方都看不到一點痕跡,這麼重要的歷史事件現場,竟然如此被漠視,要如何記憶又如何反省呢?

    當天晚上廣播有報導此事,第二天一早永樂町(或四崁厝)里長帶著二三十人,用手推車敲鑼打鼓向專賣局台北分局出發(今重慶南路彰化銀行),要求究辦打死人的專員,分局人員避不見面,抗議群眾憤慨砸毀架上香菸和桌椅,走避不及的員工躲到前面水圳,群眾向他們丟擲石頭,此時群眾越聚越多,只好再向總局出發。

    沿著館前路、公園路,到常德街時看到有一阿山(外省人)坐人力車上,拖下來打,民眾到放送局(今二二八紀念館)廣播,要求大家一起出來聲援,群眾走到氣象局附近,有十幾名警察一字排開舉槍要求群眾解散,大家不得已趴下,有幾名婦女拿起腳上木屐敲打警員,民眾伺機去搶警察短槍,警察退守到小南門附近。

    抗議民眾繼續往南昌街專賣總局前進,抵達時大門深鎖,只剩警務處專員王民寧(後來擔任中國化學公司創辦人)接見,願意帶著大家去找陳儀「交涉」。


    到了長官公署(今行政院),三樓機槍早已架好,民眾來不及遞交陳情書,就已慘遭殺害,聽到槍響群眾倉皇逃到火車站附近,看到不會說台語或日語人士,就飽以老拳。當時傳言台北郵局附近抓到壞人,大家又蜂擁而至,沒想到三部警車轉向群眾從背後開槍,死傷慘重,一場無可避免的衝突終於到來。

    自從國民政府敗逃到台灣,一年多來的貪腐、民不聊生,人民的積怨已經沸騰,長官公署不願面對自己的無能,一直企圖掩飾,把民眾正常的不滿與陳情,無稽的嫁禍成共黨鼓吹的動亂,終於演變成腥風血雨的軍隊武力鎮壓,台灣人死亡失蹤人數超過二萬,政府不願讓真相大白,緊接著的白色恐怖死傷牽連更多,本省外省同胞只要不見容於當局,都會被莫須有的罪名關押殺害。

    今天的藍綠對壘,其實是政府為了保住政權刻意操弄出來的,今天台灣不公不義還天天在上演,國民黨的貪腐、顢頇、殘忍本質並沒有改變。看到自由廣場上還矗立著殺人魔王蔣介石的銅像,而二二八的史蹟卻如此不足,就知道殺人魔極力在掩飾滔天罪行,實在是痛心疾首,台灣的轉型正義沒做,社會的真實力量是很難出來的。

    蕭先生離開時很感性的說:目前台灣目擊現場又能帶著大家走的人,已經寥寥無幾了,他很感謝我們願意聽他說,他說歷史真相一定要還原,這是他唯一能為台灣做的,看著他的單純、善良、認真、浪漫與熱情,實在是非常敬佩。這就是台灣人的真精神、真性情!

    為了尋找阿公阿嬤時代的語言和記憶,走一趟當年祖先走過的路,每一幕都鮮明的在眼前重現,真實的接到了這個傳承,遙望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英靈,我們會將歷史真相告知更多人,國民精神一定要一代一代傳承下去,錯誤的歷史不能重演、祖先的血不能白流。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 站長的話:

    上午蕭老師帶著我們搭著9人座的車子,走過1947年2月27日和2月28日那天遊行的路線,27日在天馬茶房緝煙衝突地點、台北警察總局要求懲兇、28日上午去專賣局台北分局抗議、下午示威民眾至行政長官公署請願,遭衛兵開槍掃射,機關槍就是擺在三樓,…在他的解說之下到每一站,…。

    車子經過「中正廟」時,蕭老師說:「蔣介石就是殺人魔,很怕死,不敢直接來台灣,先到澎湖,讓陳誠先來台灣整頓之後,蔣介石才來…」每一個被槍決的人都必須拍照,讓他看過確定已經完成執行死刑,真不知到底是什麼心態?至今他的陰魂未散,繼續透過許許多多的「蔣介石」,用更多媒體包裝的司法手段凌遲反對公權力濫權瀆職的台灣人。

    導覽完,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目送1926年生的的蕭錦文老師走入台北捷運站,想請老師吃頓飯再回去,老師客氣地說:「不用,不用!」突然想到:「啊!剛才忘記把名片給妳們了。」於是他拿出幾張名片請我交給上午參加的同修。

    他住在林口,來台北至少要一個多小時,搭捷運換公車,是他16年來做二二八紀念館的志工,每週二必須經歷的過程。當年21歲的他,擔任《大明報》記者,在1947年2月27日和2月28日那天親自跟著遊行隊伍,體會到台灣人的辛酸歷史。

    從二二八紀念館成立至今,他一直有個使命感:「在有生之年要讓更多人知道二二八的歷史!」因為精通日文,這麼多年來有五千多個日本人聽他述說二二八歷史,甚至他還將二二八歷史翻譯成日文,讓更多日本人受惠。而他唯一的弟弟,在26歲時,則因為參加讀書會,被羅織罪名判處死刑,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蕭老師留下了弟弟槍決前後的相片,讓我們聽了都讓人不勝欷噓啊!(08-22-2012一逸)

上一篇:以對方為主體的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蕭錦文的二二八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