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一早,與數十位同修,一起在永康禪堂,觀賞「遺忘與記憶」這記錄片。

    「當人類與強權對抗時,就是遺忘與記憶的對抗」這句話,為這部片,做了最好的註解。它是一部關於綠島政治犯的歷史見証及記錄片,時間就在去年的5月,剛好是綠島人權文化園區10年及火燒島60年的紀念,有許多的綠島政治犯相約在這天,一同再踏上這個將青春歲月埋葬在此的地方—火燒島,除感念過去的屈辱甘苦外,也讓沒有遭遇過政治迫害的後代子孫,留下一段歷史的見証。

     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大家都是年輕小伙子,現在再次回首,卻已是白髮斑斑的老人了,他們訴說起往事,臉上都看得出當時對民主自由的熱情依舊;每個人只有短短幾分鐘的訴說,故事不盡相同,共同點是語氣像是說笑,訴說的表情看似淡定,卻難掩那幾年、或甚至是那十幾年的折磨,已在他們心中,造成了揮不去的陰影。

    「這個門,把我的青春、把我的前途都磨掉了!全部都磨掉了!」一個台大應屆畢業生,原本對未來有著美好的憧憬,卻無故的被抓進來「感化教訓」,再出去時,人生黃金期已過;一位成大的僑生,在下課回宿舍的路上,有人問他是不是「xxx」,他說,我就是,然後,就被以「預備叛亂」的罪名起訴,在被押解的車上,他問軍官說,為什麼要抓我?軍官說:「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知道」;到後來,他才弄清楚,因為他在學校煽動異議言論,被人告密,彼時,他才大三…

    王幸男,是台灣最後一個走出綠島的政治犯,他與鄭南榕素昧平生,鄭南榕寄了一本書給他,書上寫「焚而不燬」,然後就在王幸男收到書後沒二個月,就聽說他為了要衝撞台灣的言論自由與司法對人身自由的迫害,自焚而死,當時,在綠島獄中的他,以無限期的絕食抗議,要送這志同道合的好友一程,直到鄭南榕入殮為止。出獄後的他,第一件事,就是請計程車司機,載他到一個看得到綠島、看得到海、看得到中央山脈的地方,他才發現,這麼漂亮的土地,值得我用生命去愛他。這些話,令人聽了動容。

    新生訓導處的外牆上,非常諷刺的寫著「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這八個字,這幾個大字應改為「迫害無邊,回頭是岸」。對政治受難者來說,是白色恐怖份子造成他們的「苦海」,而又要他們「回頭」什麼呢?有的人是無辜被牽連的、有的人是愛台灣的熱血青年,在結束「感訓」後,他們異口同聲的指出:歷史不能被扭曲、埋沒!唯有加害者承認自己的犯行,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做到原諒,不然,都只是強迫遺忘與對立,台灣永遠做不到真正的和諧與信任。

    這真的是一段你我共同的記憶,不論我們是否經歷,但要做到真正的原諒,也必須要有加害者出現,承認自己的錯誤,這社會才能真正的放下對立,走向進步,我們現在社會的繁榮,都只是個假相,唯有真正的轉型正義,台灣才能放下權貴與平民的對立,共同為這片土地來打拚。深深的感恩這些前輩們現身說法,讓我們站在高點來看台灣,一起為台灣的轉型正義,貢獻一份心力!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為什麼不好好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區隔你我的高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