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做了一下瑜珈。剛進入肩立式的時候,整個手臂的血液好像都被堵住了,頓時癱軟無力,過幾秒鐘,血液就突破重圍,流了進去,突然之間可以體會,為什麼有些學生,一進入這個姿勢,就會痛得哇哇叫,然後,很害怕,大概是因為,不知如何面對這種癱瘓的感覺。

    然後做頭立式,剛開始,完全不用力,整個身體就像一根迴紋針,平衡在地板上,中心線好鮮明。但地基不穩,整個人突然傾斜,腳趾頭輕輕落地(掉下來的過程蠻刺激好玩的)。再次進入姿勢,手臂肌肉多用一點力氣向下扎根,並且啟動雙腿肌肉,不過,皮膚變緊了,呼吸不流動了,過頭了,再調回來,直到鬆緊合度,呼吸自然順暢,全身馬上就發熱了。

    發現,師隨念,就好比呼吸,需要時時刻刻微調身口意,直到師隨念的力道充滿全身,讓生命熱情有活力。

    晚上,覺得喉嚨癢癢,思緒不流動。起身做瑜珈,舉手後仰,哇,肚皮好緊,做了幾回合拜日式。然後,做了把自己撐起的大後彎輪式,感覺最強烈的部位,居然是肚子,以前都是胸口最有感覺,推究原因,大概是因為這幾天感冒畏寒,胃部肌肉收縮,造成肚皮很緊的結果。

    做單腳站立的平衡式,沒開燈,只憑著客廳傳來的光,所以,一開始,晃動嚴重,好像,所有的弱點都在黑暗中暴露了出來。只管繼續向上向下延伸中心線,很快地穩下來。由於不能倚賴視覺,雙眼徹底放鬆,身體彷彿變成了房間的中心線,支撐著它的寬度和高度,很奇妙。

    進一步把眼睛閉上,中心線的感覺更強了,再度張開眼時,又更穩定、輕鬆了。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那根「不信」的大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要學就要就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