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大家在為林書豪喝采的時候,內心有很深的痛,想到一樣是人,生活在不同的政治體制,受到不同的栽培和打壓,結果可能就天差地別了。 還好林書豪是生長在美國,他有信仰的力量成為他的中心線,有開明又有紀律的父母帶領他,加上他的努力不懈和環境的公平合理,才能成就今天籃壇的閃亮明星。 在此同時,中共卻用最大的力氣設防火牆,防堵人民接收外面的真實資訊,壓制千千萬萬想要出頭的人,只為了延續他虛假的統治,如此弱智人民,怎能成就真正的強國。不同對待人民的方式,一前一後差距何止千里,當別人在努力衝刺時,極權的黨國體制國家,卻花最大的力氣在防弊,罔顧最大的弊端、禍源是他自己。 中共當局一直封鎖包括推特、臉書和YouTube在內的網站,只要當局認為可能有反對政府內容的網站,以及在QQ、電子郵件、網上論壇或手機上使用了政治敏感詞,都會被屏蔽。 中國有很多的「御用文人」,只懂得服從掌權者的意志,為掌權者的專制統治辯護。這些防火牆就是「中國互聯網防火牆之父」方濱興的傑作,他為中共設下重重的阻擋,來壓制人民知的權利。 「國家」是全體國民的家,有多少人願意防火牆的存在?不是你一群權貴組成的「政府」說了算,不要混淆「國家」、「政府」、「人民」這些不同的概念,我們支持全中國人民擁有通訊、言論、思想的自由,我們沒有反對「中國」,是反對夾持國家而中飽私囊又壓抑民眾的既得利益者。 這樣的御用文人唯中共馬首是瞻,充斥於各個角落,言論常昧於事實,他們對民主改革的殺傷力很大: 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的潘維對中國現行政治體制給予高度評價,認為如果推行西方民主改革將帶來毀滅性結果。很難想像他在美國學到了甚麼? 北大經濟學家厲以寧曾說:「中國的貧富差距大嗎?中國的貧富差距還不夠大,只有拉大差距,社會才能進步,和諧社會才有希望。中國窮人為甚麼窮,因為他們都有仇富心理。」「中國不應該建成福利社會,否則人們便沒有危機感,不好好工作。我建議取消所謂的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熱情和能力。」看來厲教授,只緬懷封建主的奴隸制度,大概從來不知道機會平等是什麼?壓榨窮人到如此地步,心何以安? 對於言論自由,北大中文系教授孔慶東更有如此高論:「記者是中國的一大公害,要以法律武器打擊漢奸記者」,「全國人民應該起訴南方某報系等媒體,因為南方某報系天天在誣衊我們革命先烈,誣衊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誣衊全體中國人民」;「美國人民並不自由,而且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中國應當學習朝鮮」。 還有那個在四川地震後「含淚勸告全國人民」的余秋雨,對遇害學生的家長們說道:「你們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這種動人的氣氛保持下去,避免橫生枝節」。如果余秋雨也有孩子罹難,他也會如此「顧全大局」嗎? 古人有言:「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士是中國社會的中心,應該有最高的人生理想,應該能負起民族國家最大的責任,甚至要有犧牲精神。可是,在中共的洗腦和恐怖壓制下,越來越多的知識份子沒有了脊樑,人格扭曲的知識份子更成為了中共政權欺壓、欺騙世界和百姓的幫兇,其對社會、對人民的危害並不亞於中共。真不知道當中共垮台的那一天,這些知識份子該如何自處? 反觀台灣,我們雖沒有防火牆,但每個人心中也有一個警總,我們不敢做真正的自己,我們不敢揮灑,唯唯諾諾、囁囁嚅嚅,不敢表達心中的正義與嚮往,所以台灣的問題也很嚴重。讓我們從做最真的自己開始,監督政府停止一切的「妄」與「害」吧!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路只管篤定的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件事都是一個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