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個修行人的舉手投足,應該就像大自然,有土壤,有水分,有溫度,又有風度。如果只有觀念上的理解,會好像缺水的土壤,乾乾的,別人以為你被洗腦了,迷信教條。水分,確保情感流動,溫度,確保熱情洋溢,風度,確保靈活轉向、出入自在。地水火風俱足,才有生命力,也才有感染力。」

    閱讀一心文章《有四大的生命力》,當讀到這一段時,眼睛便跟著亮了起來。回觀方才的閱讀過程,每一個字都是以一心常用的說話口吻在心裡面默唸著,唸著、唸著,很自然就浮現出一心存在於自己心中的印象。眼睛會亮,是因為文字與心中對一心的取相完全契合,而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迴向。

    「真實的你,跟日記中的自述相符嗎?」

    曾經有人向我求證過這個問題,現在想想,這似乎在問我的迴向與日記的契合度,在問我的「真」。日記裡面的我,有真實(現實)的一面,也有理想的一面。沒有理想的現實,只會在鏡中看見醜醜的自己,少了現實的理想,只會在鏡中瞧見自欺欺人的虛偽,而寫日記的好處,就是在幫助我拉近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我是一個很真的人嗎?

    我是一個很自然的人嗎?

    當然還不是,但不代表我不嚮往成為這樣的人。在師的校正下,無論是認為自己很醜或自我感覺良好,都有機會在每天的日記中獲得重生,這就是讓我持續寫下去的動力與樂趣。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一仙布袋戲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嚴長壽提高了廚師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