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下午,<好國好民常識補給站>正式開課了!
    第一站:我是誰?
    一開始,先用靜坐來放鬆並沉澱身心,充飽電後,請大家用三個軸線來「定位」自己的座標~空間軸,時間軸,信仰軸。透過空間軸,我們跟生活週邊的地形、水文、自然景緻連結;透過時間軸,我們跟父母、甚至祖先遷徙的過程連結,也跟族群的未來連結;透過信仰軸,我們跟內心嚮往的價值連結。
    雖然,大部分的人,不曾這樣思考過自我的定位,但是,發言的氣氛非常流動、輕鬆,每個人甚至都能侃侃而談。信仰的部分,特別令自己感動~嚮往真善美,信仰自由,希望整個世界進入自己的心…。
    接著,跟大家介紹課程名稱「好國好民」,其實是出自台灣言論自由鬥士鄭南榕之筆,1987年2月23日,坐政治黑牢的他在日記中寫下:「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來自中國的正越不認識鄭南榕,就跟他廣告說:「四月七日聖脈舉辦的公民咖啡館,以鄭南榕和言論自由為主題,一定要來。」今年四月七日,是他殉道的23週年。
    2011年,陳麗貴導演完成並發表了一部探尋台灣國家認同的紀錄片,以《好國好民》為片名,影片介紹是這麼寫的:「我是誰?」,一個簡單的問題,對台灣人而言,卻從來沒有簡單的答案。就在禮佛伸展、身心更加鬆柔後,我們一起線上收看了《好國好民精彩篇》的前十分鐘。
    看完以後,大家自由發言,退休的國中理化老師佩玲說:雖然在大中華思想的教育中成長,也經歷過「蔣公很偉大」的階段,但,國中歷史老師曾對他們說過一句話,至今仍深植她心底:「大家都說漢武帝統一中國很偉大,但如果你是生活在邊陲地區的人,你會希望被中國統治嗎?」
    國民黨植入台灣人心中「反攻大陸、統一中國」的幻夢,為「祖國」犧牲一切的概念,造成了台灣人「住飯店」而不是「住家裡」的心態,讓台灣人只會做「私民(子民)」,而不懂得做「公民」。
    來自中國的大二交換學生正越說:其實,當我看到我的國家做了那麼多我無法認同的事,我就開始思考:我是誰?我要把我的生命,全權交給那些可能永遠不會見到我、認識我的政治人物的手裡嗎?現在的我會說,我是「文化」上的中國人,但是,在政治,或信仰上,我無法認同中國。
    聽到他的話,我其實蠻驚訝的,從沒想過,對一個中國人來說,身分認同,也是那麼的複雜,就像,我曾經羨慕我的美國好友Abigail,身為猶太人,有清楚的文化辨識度,她卻反過來羨慕我說,我的台灣人身分比她的美國人身分清楚多了。當我們從「他者」的角度來看待彼此,就容易忽略每個人的生命歷程所造就的獨特性,以及每個人文化、意志上的主體性。
    然而,既然每個人都是如此的獨特,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國家?正因為個人主體性不容侵犯啊,國家的存在,其實,是為了沒有國家。師開示過:「除了因應經濟需求而有的關稅談判,以及設置防止侵略的必要限制之外,一個以公民民族意識為基礎的無國界、無政府的大同世界是最好的世界狀態。縱有戰爭,也不是為了國家,而是為了普世價值。」
    具有「公民意識」的個體所組成的國家,才能確保每個個體的主體性以及其不受侵犯的尊嚴,以尊重為基準價值,對人權絕對保障,對公權力有限制,才能允許每個人做他的最真,也允許別人做他的最真啊。
    這樣一個落實普世價值的非國之國,不是虛無飄渺的幻夢,而是可以透過「公民教育」逐步形塑的國家願景。
    很感恩,今天下午,與<好國好民常識補給站>的學員們,一起踏上了「公民教育」第一站!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尊重故人的願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需要我們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