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北同修分享禪修前在大寮幫忙切瓠瓜,有人切細,有人切粗,她就選中間路線,後來問大寮長,大寮長說:再粗一點就更好。哇,她的喜捨心好強,你不問,她就不去要求你。像一三切的一看就知道沒切過菜,可是她都不說話ㄟ,這讓我學習到寂靜回向。

    其實,在大寮當法工,是很不容易的禪修,也許同修們,對禪修法工有誤解,以為,無法當學員,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當法工。

    這真是非常錯誤的想法!

    以前古代的禪林道場,那些當執事的,絕不是簡單的人物。

    唐朝龍潭崇信禪師,跟隨天皇道悟禪師出家,數年之中,打柴炊爨,挑水作羹。之後得師應證,一時心解脫之悟,從此擔下砍材打水採購糧作的執事,只為了報眾生恩(慚愧心)與修行(開悟才能開始修行)。在禪宗語錄中,有關個人修行的記載,有諸多相關闡述。

    當禪修執事,在歷緣觸境中,體會《傳燈錄》說的挑水砍柴,無非妙道黃檗希運禪師也說:「語默動靜,一切聲色,盡是佛事。」只是,不如法的部份,師還沒有嚴格要求呢。

    《古尊宿語錄》卷四:臨濟義玄說:「如今學者不得,病在甚處?病在不自信處。你若自信不及,便茫茫地徇(環繞)一切境轉,被它萬境回換,不得自由。你若歇得念念馳求心,便與祖佛不別。你欲識得祖佛麼?只你面前聽法的是。有些人太刻意成佛念念向外馳求,忘失了自身「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的自然,根源即在缺乏自信。

    大寮的執事法工,在廚房工作,更容易產生不如法的身口意。

    比如,有時交代靖絨的工作,當她做對做好後,就會很開心,在開心之下,講話的聲音,就不自覺的提高了一些。

    大寮長提出糾正,也私下告訴我:你也要負一半的責任。

    面對大寮長的糾正,我是完全的接受,也當成下一次注意的工作。

    我想,僅僅這一個工作觸境,有多少同修能夠做好收縮膨脹呢!

    不容易喔!

    蟬娟講的觸境,只是大寮修行工作的一小部份。如果,當我看到法工對一些廚房工作的不熟悉,交出不完美的成品,如果我有負面的情緒反應,不如法的內心對話,那我還不夠資格當一個廚房法工!當我忙著炒菜出菜,不熟悉工作程序的法工,卻造成我工作上的阻力,如果我有抱怨,起了不可意,那我還不足以當一位大寮的廚師呢!

    沒錯!修行就是這樣。如果不注意自己身口意的迴向,當法工,卻很容易造業添障啊! (這也是個人不自知的反應,但,看到的同修(外身)又不能指正,只能等待,有信再開口囉)

    講到這方面,我就想到一個大漏,每天一大早進廚房,偶爾就會看到幾張緊繃的臉。同時也照見自己,要放鬆一點,不能因為工作,就讓臉色不好看啊!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有四大的生命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夏禪後第一次共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