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你明明知道我會不高興,為什麼當場不阻止你爸?還幫他忙!你就只想當一個孝順兒子!」

    「我不覺得把報紙鋪在菜園裡,有那麼嚴重啊!算我笨,沒知識,好不好?」

    「我就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我講了那麼多遍,你還是學不會!明明就是故意的!錯了又不肯承認。」

    「對!是我疏忽了,犯錯了,但我就是不喜歡妳的態度,妳只堅持自己的做事方式,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不在乎妳講話的語氣、表情,讓人很難堪耶。所以,就算妳說的都有道理,就算我做得全都錯了,我也不想承認!」

    「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害我要花更多的時間去清理!」

    「是妳自己放不下,做了還要抱怨,那塊地,妳明明可以不用管的啊!妳不是說想離家出走嗎?我真的很鼓勵妳,放下一切,自己去散散心,不要給自己那麼大負擔。」

    「離家,不過是逃避而已,我要留下來面對問題。」

    「我真的很不想這樣講,但是,妳學佛學到底學到哪裡去了?那麼執著,然後,跟家人互動,又那麼不好。」

    ….

    父親節的早晨,在鄰居家用早餐,卻意外目睹了一場夫妻大戰,空氣裡都是亂箭和砲灰,那隻愛睡覺、姿態雍容華貴的貓,早就不知道躲哪裡去了。

    等到戰火告一段落,王哥回到電腦前,回覆兒子跟女兒的臉書留言,我就輕輕問坐在身邊的王嫂說:「觸境的當下,師父說的法,有沒有進來?」

    她說很慚愧,完全沒有止住衝動的力道,其實,就在同一天,她也發生了其他跟家人的觸境,她看見自己升起比較心,處處計較,覺得好苦,但是,想蘊又停不下來。

    問她說:「既然看到了問題,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了嗎?」

    她答不出來。

    我問:「最近,是不是比較忙,沒有好好做定課?」

    她回憶了一下說:「對耶,已經兩個星期沒有去共修了。」

    我說:「沒去共修,自己也應該要每天做功課啊。光看到問題是不夠的,如果,沒有訂出修行的進度,是絕對不可能改善的。境界一來,還是一樣口行衝動,還是一樣心量狹窄。其實,每天的定課,就是為了淨空五蘊的囤積,如果身心不空,師父教的法,怎麼進得來?」她用力點頭。

    「每天早上,規定自己先做完三十分鐘的定課,再開始工作。一天之中任何時候,只要看到自己想蘊或口行衝動停不下來,就離境去禮佛,誠心懺悔,如果沒有地方禮佛,就全心全意地唸佛號。唸佛號,次數不用多,而是每一句,都要感動自己,發願時時刻刻用阿彌陀佛的心來看、來想。」

    知道了具體的方法,她的表情平靜多了,也增添了一分信心。

    「真正的唸佛,應該會讓自己全身充滿能量,心量無限廣大才對。如果沒有,代表我們唸錯了。知道自己的能量高低,是修行最基本的功課,做好身心管理,才能夠確保身口意的清淨迴向。當身心能量飽滿的時候,很多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

    她恍然大悟地說:「我想到了,那天的前一晚,我只睡了三個小時,開車時,幾次都不自覺睡著了。然後,一整天都好沒有耐心,情緒一直爆衝。」

    看到很多傳統的佛教徒,缺乏身心管理的方法,以及身心敏感度的訓練,用防堵的方式面對情緒,往往造成事後的爆衝,自我的批判和壓抑,也容易造成人際關係的不流動、不自然。明明嚮往解脫,卻對自己今生可以解脫沒有信心,更不相信別人有最真最美的佛性。

    其實,法,就是最真最美人性的自然流露。學法,就是發現,生命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我願以全心全身,活出飽滿的生命。

    一個修行人的舉手投足,應該就像大自然,有土壤,有水分,有溫度,又有風度。如果只有觀念上的理解,會好像缺水的土壤,乾乾的,別人以為你被洗腦了,迷信教條。水分,確保情感流動,溫度,確保熱情洋溢,風度,確保靈活轉向、出入自在。地水火風俱足,才有生命力,也才有感染力。

    如果我們給人的印象是:堅持己見,愁眉不展,缺乏活力,沒有自信,這樣的法,有吸引力嗎?會幫助我們圓滿和家人的關係嗎?

    與其懷疑法有沒有用,或與其怪自己做不到,不如回來照顧好自己的能量,能量低了就休息,能量飽滿時再分享,就從單純做好身心管理開始,做一個生命力豐沛的人。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業力牽引的記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法工並非次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