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讀「建國舵手黃昭堂」一書,看到一段非常感動的故事: 1962年,在日本發行的《台灣青年》月刊,開始收到署名「井上魯鈍」的定期捐款,當時月刊的訂費每年僅日幣一千二百圓,但是每次匯款卻是五千日圓或一萬日圓,接著就是三萬日圓,後來更是每次寄五萬日圓,如此經歷二十多年,從不間斷。 台灣青年社曾寫感謝函,卻因匿名獻金者使用假名假地址,而遭退回,台獨聯盟日本本部認為捐款者可能是一位曾住過台灣的日本老人。 1986年11月台獨聯盟日本本部,突然收到一百萬日圓的巨額匯票,通訊欄上簡單兩行字:「井上魯鈍突然死亡,為了尊重故人的願望──台灣獨立──今天寄上香奠的一部分!」署名:井上魯鈍之夫啟。 接到有住址的信和匯款後,黃昭堂與侯榮邦兩人立即依地址前往弔唁。她的遺體安置在濱松醫科大學,等待製成骨骼標本以供學生學習。黃、侯並且再三懇求「井上魯鈍」的丈夫多透露一些有關故人的事情。 原來,默默捐款二十多年的「井上魯鈍」是台南市醫師黃履鰲的千金黃聰美,1956年赴日留學,在東京女子醫科大學畢業,從事醫療工作的1962年起,就開始資助台灣獨立運動。後來她嫁給日本醫師丈夫。 黃聰美醫師是一位有愛心的基督徒,她和日籍醫師丈夫曾到尼帕爾從事偏遠地區的慈善醫療服務的奉獻工作達8年,可說是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無國境醫療團」的前身和先行者。 回到日本醫院當婦產科醫師的黃聰美女士,在得到丈夫的支持下,開始每月寄五萬日圓到「台獨聯盟」。但是身為六個孩子的母親,她自己竟過著近乎禁慾的儉樸生活,住在日本30年,從不添購化粧品,也沒花用過千圓以上的金錢,連身上穿的大衣,都是從尼帕爾回日本時,一位擔心她沒冬季大衣會受凍的護士所送的舊大衣。 黃聰美過世後,他的丈夫才透露她匿名捐款的心情:一位熱愛故鄉,盼望台灣能早日獨立的台灣女子,在嫁給日本丈夫後,必須負責六個子女的家庭重擔,自己卻不能自由自在地為台灣獨立盡一份心力而煩悶,每次想到為台灣獨立奔走的運動者或被關在黑牢的政治受難者,她總是坐立不安。因此,她用自己省吃儉用零用錢,捐給台獨聯盟。 她所使用的筆名「井上魯鈍」,則是紀念一位一輩子奉獻給台灣住民的「井上伊之助」而取的。而魯鈍則是取自蘇俄文學家契訶夫的名著《獃子伊凡》,隱喻著台灣諺語:「天公疼憨人」。 黃聰美醫師不但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也是自始至終主張非武力、非戰主義的團體──友和會的資深會員,同時也是國際特赦組織的熱心支持者。但當她和友人聚會,談到如果上帝說「只限一件事可以如願」的話題時,有人說:「完美的愛情。」也有人說:「願子女走上正義之路。」黃聰美卻毫不考慮地說出:「願台灣能獨立!」。 49歲那年,黃聰美醫師不幸在攀登富士山時摔落身亡,家屬依照故人生前的關懷與願望:(一)願所有病患得到安慰與照顧;(二)願台灣獨立與和平; (三)所有良心囚得以獲釋,因而遵照故人遺志,將香奠分成三部分,分別捐給:(一)日本基督教海外醫療協力會;(二)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三) 國際特赦組織各一百萬日圓。 聽到了「井上魯鈍」逝世的消息,以及她過世後才揭開她的神秘捐款者身份與故事後,日本台獨聯盟的每一位幹部都感動地哭了!黃聰美醫師過世後,她的丈夫──日本‧濱松醫科大學正教授伊藤邦幸(Ito Kuniyuki)──則繼續延用「井上魯鈍」的筆名援助台獨聯盟,後來伊藤醫生死後也是將自己的大體捐出做骨骼標本,而這兩位「井上魯鈍」旅居美國紐約的女兒Mika小姐在父親逝世後,至今仍然秉持母親的遺志,繼續捐款支持台獨聯盟,也是一次就捐出另一個一百萬日圓。 黃昭堂先生說:台獨運動能夠持續數十年,就是因為一直有許多出錢出力、默默付出不為人知的人投入,這正是台獨運動的特質與價值之所在。 補述一段黃醫師的生平:黃聰美醫師於1937年出生,父黃履鰲醫師、母楊金枝醫師是台南基督教世家。出生後不久就隨著父母到日本渡過人生的第一個10年。戰後不久她就又隨著雙親回到台灣來。在完成了中學教育之後,她就隻身重渡日本就讀於東京女子醫學大學。畢業後再進入京都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那時她結識了在同校攻讀哲學博士的日本男友伊藤邦幸。為了與黃聰美結婚,這位朋友竟然也同意黃聰美雙親的要求去就讀醫學。這對情侶終於在 1963 年的7月完成了終身大事。在1967年黃聰美取得博士學位的同時,她的夫婿也從醫學院畢業。 在家裡黃聰美有弟妹各兩位,兩位弟弟與她的年齡比較接近。她的雙親在日本的期間就對故鄉的種種表示了關懷,也常常把他們的家當為台灣人的宗教和政治活動的場所。戰後不久在東京的台灣人便在黃醫師的家裡成立了最早期的台灣同鄉會。回到台灣之後黃醫師也繼續把家門打開做為各種集會的場所。所以黃聰美和兩位弟弟從小就對台灣人的代誌很關心,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小小的心靈受到很大的衝擊。更有甚者,在1966年剛從台大醫學院畢業而在服役的二弟,突然從金門的軍隊裡傳來「黃聲義預官自殺」的噩訊 ! 究其因,必定是弟弟的秉直個性看到不義的事就會挺身指責,因而不能見容於長官所使然。可惜也可恨,一條才26歲的寶貴生命就這樣子被國民黨「畏罪自殺」 掉了。 (想來在15年後陳文成教授的遭遇竟然是黃聲義醫師命案不折不扣的翻版 !) 經過這個極其哀悽的切身之痛以後,黃聰美對台灣人不幸的命運有更深刻的了解並且暗自下了決心要盡一己之力參與從事改變台灣人命運的活動。 看完黃醫師的故事,淚如雨下,她的靈魂進入我的內心,我不能不為她而活,台灣要獨立自主,一定要創造台灣人的公平正義,這麼善良優秀的台灣人,一定要得到最好的環境和最大的自由與尊嚴。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古坑這座小森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落實普世價值的非國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