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用自己的「我」去取角,有如走在單行道上,雖然較不會有橫向來車的問題,但碰到塞車一樣卡住。

    用「我」在喬事情,陷入意氣、自我封閉、自我安全感作祟,自以為選單行道上的馬路,比較單純,其實不然。

    像走鋼索的人,靠著一根竹竿,面對前方的路,面對身體的重量,整個人倒是像個十字架一樣,上帝從百會穴拎起筆直的身形與竹竿的平衡,如果身體的中心線不在,光有那根竹竿,也無法向前跨步。

    許許多多的「我」,裹覆在內心深處,可怕的欲望、雜念緊緊壓縮被冷藏在血管與血管的縫隙中,血液何其無辜,還要幫忙運送這些數十年累積沉澱下厚重的心垢,能清除的,還好,根已爛的無法清的,勢必會依附著心一起壯大。

    以「我」所看到的世間的苦的感覺來談苦,每個人都用自己看到的世間的苦在看苦。依照一止老師建議的方法,如果是念頭,可以試著記錄下來;如果是苦流進心裡,可以試著感覺苦的重量;如果是身體緊了,可以先安住,確確實實感受苦的來去,從頭頂到腳底,不斷地來回掃描,身心一緊,就記錄下來,認得這個「緊」,用認得自己的「真」去認識這個「緊」與「障礙」,緊來了,就是觀呼吸。

    宥娟分享的一吸和一呼中間的「止息」,感受苦的無形與無所不在,徹底在推拿血管壁上的心垢,來回的按摩,這個周末,練習了不再躲避與抗拒這個「緊」「擔心受怕」「對立」苦受的練習。

    當完全接納,心被打開,對準天地的那一刻,整個人身心輕盈。

    隨即坐到鋼琴前面,靈感湧現,竟似從血管壁中流出膿水,琴聲把這些污水換穿成美麗的新衣,注入活血,精準的力道,展現面對苦後像品嚐一杯甜美的甘露水一樣,不再擔心受怕,只有接受每個音符,奏出來自體內流出來的所有感受,憂鬱、壓抑、悲慟、看輕、孤單、偏見、欣賞、自信、喜悅、開放、希望、自在…

    活生生的一首「心靈聖詠」,從頭到腳被音符貫穿,下次如果走在單行路上,即使塞車,也要哼這一首「心靈聖詠」;如果有機會走鋼索,勢必要與天地交心交重,信任師交給師,更要把這一首「Spirito Chorale」獻給師。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表明了自己的底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只盼我們走在對的路